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

0
401
微谈NZ-新西兰邻居网

本文授权于公众号: 英国那些事儿
微信号 :hereinuk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每年秋天,中国都会掀起一股吃大闸蟹的热潮。

吃货们一手拿醋一手抓蟹,吃得满嘴流油的时候也忍不住心疼钱包。

毕竟,大闸蟹都是论个儿卖,想吃痛快真的很贵啊……

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

(示意图)

中国吃货们为大闸蟹太贵犯愁的同时,不吃大闸蟹的比利时人,也望着境内的运河默默流下了眼泪:

这特么……怎么到处都是大闸蟹?!

太多了啊喂!!!

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

比利时的大闸蟹多到什么地步呢?

赫罗本东克(Grobbendonk,比利时的一座城市)为了捕捉大闸蟹特地设下了陷阱。

今年以来,光其中一个陷阱就抓到了71.5万只大闸蟹……

那可是71.5万只大闸蟹!拆出来的蟹肉蟹黄那得多大一堆啊!!!

吃货们估计想想都觉得羡慕嫉妒恨,但当地人却对着这些大闸蟹犯了愁。

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

(媒体报道)

他们欣赏不来这种动物的美味,所以,对于这些捕捉到的大闸蟹,他们一般都直接杀死了事。

但是,每年捕捉到的大闸蟹越来越多,弄死它们处理尸体的成本因此也水涨船高。

这特喵的可如何是好?!

抓吧,抓起来还得想法弄死,关键是弄死还得花掉一大笔钱;

不抓吧,这些原本生活在中国沿海河口地区的小东西,在比利时完全没有天敌,它们在河道里横行霸道,给当地人惹了不少麻烦。

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

(比利时的河道)

首先,它们和本土物种抢食物,威胁到本土物种的生存;

其次,这些大闸蟹几乎什么都吃,河道上的植物、小鱼小虾几乎都遭到它们荼毒;

再者,大闸蟹具有穴居性,当地人好不容易修建的堤坝被它们破坏,排水系统也被密密麻麻的大闸蟹堵塞,河道也被挖得乱七八糟…

正是因为大闸蟹作恶多端,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物种存续委员会的入侵物种专家小组(ISSG)把它列为世界百大外来入侵种。

比利时人看着这些泛滥成灾的入侵物种,愁都快愁死了。

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

(示意图)

没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

既然它们来自中国,中国人也好这一口,那就把它们送回中国吧。

这样一来,当地的危机得以解除,中国吃货也享受了美味……

不过,想法虽好,但这目前也仅仅是个想法而已。

想要落实,估计还要花很多功夫、很长时间。

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

(示意图)

等待比利时的大闸蟹们被遣送回国的同时,大家可能难免也觉得疑惑,这种原产于中国的蟹类是如何跨越大洋,来到比利时的呢?

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

欧洲有记载的大闸蟹身影,最早出现在1912年的德国。

据学者猜测,这些大闸蟹应该是跟随轮船到达德国的。

轮船为了维持空载时船只中心的稳定度,以免轻易翻船,会汲取海水、河水或者湖水到船舱内,以增加船只的重量。

这些被装到船舱内的水,被形象地称之为【压舱水】

装载好货物时,这些水就用不上了,于是会被排出船舱。

当初汲取海水、河水或湖水时,里面难免会夹杂小螃蟹小鱼小草等东西。

抵达后把它们就地排出,这些小螃蟹就会顺势进入当地水域。

它们在这里没有天敌,生活无忧无虑,所以繁殖得超级迅速,还会顺着水体往其他地方蔓延,数目越来越大。

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

(示意图)

到如今,来自中国的大闸蟹已经成为德国唯一的淡水蟹……

德国因大闸蟹造成的堤坝、管道以及路堤等方面的损失累计高达8000万欧元。

与此同时,大闸蟹也顺着欧洲密密麻麻的河道四处蔓延。

除了德国,欧洲的丹麦、波兰、瑞典、芬兰、爱沙尼亚等国家都出现了大闸蟹的身影。

就连与欧洲大陆隔着英吉利海峡的英国也未能幸免。

1935年,泰晤士河第一次发现大闸蟹;

1995年,格林威治附近的泰晤士河里出现了大闸蟹的身影;

2014年,苏格兰的克莱德河里也发现了大闸蟹。

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

(示意图)

据猜测,它们应该是通过压舱水,或者附着在轮船底部前往英国的。

英国境内目前究竟有多少大闸蟹?就连生物专家也搞不清楚……

相关机构一直在号召民众,一旦发现大闸蟹的身影就要立刻上报(居然不是立刻吃掉-。-?),以免它们泛滥成灾。

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

(示意图)

大闸蟹泛滥的话题在中国网友看来简直如同段子一般,认为这根本不是事儿……

但正在经历这一切的比利时却无比头疼,也无比渴望能真正解决问题。

我们虽然磨刀霍霍的吃货千千万,但难免鞭长莫及远水接不了近渴。

生物入侵造成的威胁,真的忽视不得啊……

Ref:

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2019/06/17/chinese-mitten-crabs-invade-canals-bruges/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3%93%E8%89%99%E6%B0%B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8%8F%AF%E7%B5%A8%E8%9E%AF%E8%9F%B9

https://www.researchgate.net/figure/European-distribution-of-the-Chinese-mitten-crab-Eriocheir-sinensis-note-are-for_fig2_230710504

————————————–

一个在野设计师的日常:不如把我们运过去吧,蟹逅之旅

朱一龙的第十八房小妾:发现亚洲物种生存能力都特别强,日本虎杖,亚洲鲤鱼,比利时大闸蟹

上了岸的鱼1982:开玩笑!不强的都被吃光了!能活到现在的都是强的

顾惜之:可能是有重金属污染 不好吃吧…

SHUT–_–UP:大闸蟹水很重要,饲料也很重要,这种在排水系统自由生长的没有肥美的蟹膏还吃个啥

隔壁常叔叔:清蒸后 蘸点醋加姜末 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如同鱼QAQ:生物入侵真的不是能用吃解决的事,虽然我们平时开玩笑去北欧吃生蚝啊什么的

哥哥小的怒愤很:如果把吃算作技术移民,全球什么外来物种都不算事儿!中国人都能搞定。

…………………………

中国大闸蟹在比利时泛滥成灾,当地政府无比头疼:要不送回中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