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奋战记(下)

Dress Smart

宇嫣

三年后生了老二,因为涨奶高烧与乳腺发炎的痛苦这些对我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也就不谈了,只是很不寻常的是,这老二的食量远远超过她当时的姐姐,所以我虽然泌乳量无虞,却胸部摸出来好几个明显的硬块,不但如此,连续一两个月触痛到上大臂根本举不起来的程度。

我只好延医治疗;无论是妇产科的医生或乳房外科的医生可能因为没看过类似的,也都不能确定我那些硬块是什么,有的建议我打退奶针,认为就直接暂停哺乳对我跟小孩会比较好,也有的建议我安排时间用长探针的超音波机器抽取检体送验,我选择了后者,因为我想确定我的状况是不是还可以哺乳。

我看见那银色金属的探针很长,也看见诊疗台边超音波的仪器窗口中确实反映了我双侧乳房中都有好几个黑黑的不明区块,我看到局部麻醉针打过了之后,长长的探针每一管取出来的检体液看起来都像是白白的乳汁,就这样胸部有了五六个当时有点渗血的伤口,后来操作的医师虽然告诉我过几日要回来看检体报告,但也有点松了一口气的跟我说:「这位太太,那些看起来都像是「牛奶」耶!」。

是呀,原来人体是这样的奇妙,检验证明那每一个硬块都是我的胸部为了储存乳汁而另外自动辟建出来的储藏室,化验的结果全部都是干净的乳汁,没有别的。我想是因为我平板的胸部原本天生的乳腺设计是不敷使用了,而偏偏这个巨婴又吃的太凶了,才会变成这样吧!

现在,我的孩子都进入了学龄,两个都长的活泼健康,乖巧贴心,我很高兴生下她们,也几乎完全不记得当时涨奶时度日如年的痛苦了,我很庆幸我当时总算是坚持过用母乳来养育她们;所以如果您有志于用母乳来哺喂您的下一代的话,您可要勇敢而努力的坚持下去喔!因为孩子体质跟人格的基础,其实有一部分是掌握在您的手里的呀!您说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