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奋战记(中)

宇嫣

孩子满月了之后,我却病了,为了怕感染给她,我只好把孩子抱去跟婆婆睡,每当我三更半夜硬撑着身体爬起来,带好口罩去敲婆婆的们说要喂奶时,她每次却都告诉我已经喂好了……于是我常常又得带着湿透了的胸衣到浴室去搓洗才能再去睡觉。

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但是我自己是喝母奶长大的,我这一生很少生病也从不过敏,相对于外子易过敏跟气喘的体质,我觉得再难也该试着喂孩子半年母奶,这是我对她的责任呀!

结果等我病好了,这孩子也愈来愈精了,从她回到我身边的那一刻起,她就不愿意再离开我,才三十五天大,她就不在我怀里就不睡觉,婆婆试了好几次都抱不走之后,也就不再坚持了,从此后,这孩子的喂奶量终于可以由我全权控制了。

我起初慢慢调整到五分之三是喂母奶的量来养她,后来到她两个月大已经调整到大约三分之二的母奶量来养她,我觉得这大概已经到我的极限了,偏偏这个小婴儿又有她自己的主见了,她开始抗拒喝奶瓶罐中的牛奶,甚至连我因为每次单边喂乳难免另一侧漏奶而接起来装在奶瓶罐中另外喂她的母乳,她也不要了。

我心急的只好拿来喂药器的滴管,将那些弃之可惜的母奶用喂药的方法喂她;可是我发现她一直在扭动身体,甚至于到了最后她用呕吐的方法将这几口好不容易喂进去的母奶都吐出来了!

她大声哭了,我拍着她在我肩膀上那小小的身体,我也快哭了,她才两个月多一点点,为什么会这么固执呢?这样下去,我们母子又该如何是好呢?

从此之后,她只喝奶瓶罐中开水跟果汁,颜色一不对,她就不喝,她因为吃不饱,所以也不允许我离开她的身边,她哭的很多,睡的很少;她的奶奶跟外婆都来了,但还是没人能喂的进去牛奶,所以大家最后都看着我说「这只能靠妳啰!」。

偏偏我是那种吃什么鱼汤、排骨汤、猪脚花生、麻油鸡都对我没有效果的产妇,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是我知道我要好好抱着她,虽然她每天只吃到约一半的食量,她应该也不至于会死吧!

我主义打定了之后,为了怕她夜哭会影响一家老小,我把我自己当成了安抚奶嘴,就把饥饿的她贴在我怀里让她含着睡,后来,没天没日的跟这小东西周旋的第五天,也就是在她刚好满两个半月的那一天。

我已经破损跟脱皮的奶头却分泌出了大量的乳汁……,就在这将近十天孩子都没吃饱的状况下,她终于吃饱了还打了一个嗝,并且满脸都是奶的在我怀里睡着了,我终于可以将她放下并且深深的伸了个腰,但我不知道她下一顿还有没有得吃饱。

两天之后,我打电话给我乡下的妈妈,跟她说我的泌奶量确定已经跟上娃娃要吃的食量了的时候,我妈在电话的那一头听的是有点要哭了,还说要是把人家的孙养的不好,叫她以后怎么还有脸见亲家!

说我怎么可能孩子都这么大了,母奶量还会变化,说她那天从台北回来就操心的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下,现在听到这消息觉得是太好了,太好了……;我不知道我妈养我究竟是费了多少苦心,但是「养儿方知父母恩」,我现在已经知道了,闻言泣不成声的我已经是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