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我父母的人,留給我父母的是悲慘的餘生!

▼安裝【紐西蘭生活網App】

【紐西蘭生活網】今天的文章我希望朋友們都能分享出去,先給你們看一組數據,中國每年失蹤兒童達20萬,找回率僅為0.1%,也就是說中國每年有199800戶家庭將從此籠罩在「失子」的陰霾中,而被拐的孩子更是將陷入絕境。為什麼我總是說,人販子是比殺人犯更嚴重的罪行,因為你可能殺死的是一家人。作為全網最大的女性組織,HUGO有義務和責任去幫助更多的女性和孩子,也許,相比於別的國家,我們國內已經算是安全的環境,但是人販子依然很猖獗,可能你一個不留神,就會終生痛苦。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昨晚失眠,又看了一遍那部劉德華主演的《失孤》。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影片里華仔扮演的那位丟失了孩子的父親,跨越了大半個中國,只為找到自己的兒子。他放棄了全部,從一個小有所成的商人,變成了一無所有、衣衫襤褸、低三下四地給每個路人發尋人啟事的中年男人。這個過程中,他受盡冷眼,甚至還要被人質疑,被毆打責罵,讓他險些喪命。就算是食不果腹,連個正經睡覺的地方都沒有,他也要鐵了心地走在尋子的路上,生怕錯過了一次和孩子相認的機會。
他說:「安穩的生活只會令他愧疚和不安。」可每一次,他都是失望收場。

最終,也沒有如願找到自己的孩子。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這難免讓我記恨於編劇的殘忍,可這個故事本身就來自於一個真實的案例。

主人公不過是無數被拐孩子的父母的縮影,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的餘生都只會像劇中情節這樣活著,甚至更辛酸。

他們要不停地尋找,等待,內疚。

當孩子被拐走的那一刻,就是家破人亡的時候。

這部電影,直觀陳述了這種社會現狀,讓人無奈到無法反駁,只能讓我對那些殘忍的人販子,恨得咬牙切齒。

拐賣兒童,近在咫尺,手段之卑劣常人無法想像。

就在前幾天,網上還流傳著下面的新聞視頻。

 

哥哥領著還蹣跚學步的弟弟走在大街上,一個閑逛的男子順手就拽著弟弟的衣領,平靜地往遠處走。

顯然他是要帶走這個小孩兒,幸好被及時發現,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人販子想偷孩子,除了是在家長沒有防備的時候,把孩子偷偷抱走。還有很多,是在光天化日里,當著眾人的面,直接把孩子搶走。

下圖中,穿著藍色短袖的父親正領著孩子出來散步。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突然從他的身後,走過來一個陌生女人,想要把孩子抱走。

這位父親立刻警惕起來,斷定這個人就是想搶孩子的人販子。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正當他想奮力從人販子手裡,奪回孩子的時候,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一旁的路人,突然全都湧向他,像是商量好的,可他們並不是來幫這位父親的。

他們是人販子的同夥。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這些人把畫面中可憐求救的父親撲倒在地,毆打他,並且大聲地叫喊著:

「抓壞人啦,壞人搶孩子啦!」

他們輕鬆地把這個想要保護自己孩子的爸爸污衊成了人販子,這樣就不會有人來幫他脫困了。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最後這一幫可怕的人販子,合力把這個小孩兒從他親生父親手裡奪走,帶上了一輛藍色轎車,從此不知去向。

只留下一個叫天天不應的男人,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孩子被搶走。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這場人販子設的局,其實是他們的慣用伎倆。

劉濤曾演過一個劇,裡面就有一段,詳細地演繹了人販子是如何一步步讓家長失去戒心,再利用群眾對實情的不了解,最後成功地把孩子擄走的。

這段情節也同樣是真人真事改編的。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心如毒蠍的人販子扮演著熱心腸的老奶奶,然後一臉慈愛地要幫手忙家亂的劉濤抱抱孩子。

然而一眨眼的功夫,壞人就帶著孩子不見蹤影了。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找到孩子的劉濤想要把孩子搶過來,卻被一個陌生男人攔住。

接著這個男人配合著那個搶孩子的老女人,扮演起了孩子的父親和奶奶。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他們不停地向劉濤潑髒水,讓圍觀的群眾以為這是一場家庭糾紛,而不是犯罪現場。

結果真的是,沒有一個人走上來幫忙。

劉濤就眼睜睜地看著這兩個人販子把自己的孩子給搶走了。

這些事例任誰看了不會脊背發涼,假若人販子人多勢眾,並且每一場搶奪他們都算好了不會有人幫忙。

那麼我們的孩子,真的時刻都活在危險之下。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除了有計謀有組織的搶奪,還有很多人販子,他們掐中的是孩子的軟肋和天性。

這幫禽獸通過哄騙,讓無知的孩子上鉤,然後順利把他們帶走。

曾有外國志願者做過如下的實驗。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即使孩子的家長胸有成竹地說:

對孩子的安全教育幾近完善,孩子絕不可能被人販子誘拐成功。

可當志願者仔細觀察了下圖中的女孩兒,並且準確地猜出了這孩子的喜好。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他僅僅是牽了一條小狗過去,便很快俘獲了這孩子的信任,沒過一會兒,孩子就拉著他的手,和他一塊兒走了。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同樣的,這名志願者用相同的辦法,對許多孩子進行了實驗,結果都出奇的一致。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只要能準確地抓住孩子的喜好,就能輕鬆地和他們建立信任,然後自由地擺布他們。

這個實驗結果,讓很多自以為對孩子進行過安全教育的父母瞠目結舌,倍感絕望。

假若領走孩子的不是志願者,而是一個真正的人販子,那就意味著,他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就輕鬆地毀掉了好幾個家庭。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類似的實驗,國內也有人做過。

大部分的孩子,都難逃人販子精心布局的誘惑陷阱。

50個孩子歷經測試,42個孩子被成功拐走。

這個數據,讓每個家長都膽顫心驚不知所措。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利用孩子的軟肋和喜好,便是另一個我們最常見的,人販子熱衷使用的套路。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我搜集了一些網友的親身經歷,他們都遇到過十惡不赦的人販子。
然而每一個版本,每一個人販子,為了想要達成目的,所使用的手段,表現得無恥,都一遍遍地刷低著我的三觀。1、「上個星期天下午,我和寶寶在家,拿些積木讓他在餐桌上玩,自己躺在客廳沙發上戴著耳機聽音樂,聽著聽著就迷糊了。餐廳靠門口,客廳和門之間有個玄關。我迷迷糊糊地聽到一個男人說話的聲音『小朋友,我們是肯德基宅急送的』,然後就聽到『砰』的一聲關門聲。我家的門,開門基本沒聲音。出於一個母親特有的警惕,我立即沖了出去。孩子已走到電梯門跟前,電梯里有一隻胳膊還伸在外面,似乎想拉我家寶寶。我大喊『寶,你去哪?』,寶停下來看我,我趕緊跑過去抱起寶寶,電梯門『呼哧』一聲關了。問寶寶,大概了解事情的經過:寶寶聽到敲門聲,開了門,看到一個肯德基叔叔,說是送媽媽訂的全家桶的,又說可樂落在車上了,讓寶跟著去取。但是我根本沒有訂過全家桶!回想起來,遲一步後果就不堪設想,到現在都心有餘悸。」@網友橘子FREE

扮成外賣員,說自己是來送孩子最喜歡吃的炸雞的,然後編了個謊言,就順利把人領走了。

此刻我想把這個人炸了的心都有。

2、「我帶9個月朋寶在樓下玩,小傢伙坐在小車上,周圍是好幾個本樓的老太太帶著孫女或孫子玩。

突然又走來一個大約50歲出頭的婦女, 收拾得乾淨利索,笑嘻嘻地逗我家寶寶,小傢伙開心地回應。

然後她就要抱寶寶,我急忙說,『別抱吧,怪熱的,小傢伙怕生!』

雖然我上前阻攔,但她還是把寶寶抱起來了,寶寶也伸出小手讓她抱。這個人並沒有像其他抱孩子的人一樣湊在一起,而是轉身走向附近停放的一輛汽車,嘴裡說著『寶寶看看大汽車』。

我下意識地攔住她,堅持把寶寶搶了過來。」

@網友端寶

通常人們不會對衣著整潔的中老年人起疑心,可大多數人販子,都恰好是這一撥人,並且非常清楚自己不會被懷疑。

於是明目張胆地把孩子抱走,平靜地送上車,是人販子們最常用的辦法。就在這極短的時間裡,你根本沒有機會抵抗和求助。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3、「前兩天電視上看到,一個小女孩被人販子抱走,全程被電子眼拍到。小女孩過馬路時只不過落後了一點,兩個女人立刻就盯上,接著就抱走了。

真可怕!這麼一個偶然的事情,就能碰到人販子,現在的壞人可真多呀!跟孩子外出,一定要牽好孩子,不要跟孩子分開走。」

@佳夢

隨處可見的人販子,一旦盯上你的孩子,只需要你慌神幾秒,就能立刻得手,把孩子永遠地從你身邊奪走。

4、「我生孩子以後在醫院住院,頭一天沒想什麼,也不覺得怎麼樣,第二天就聽說在本市的另一家醫院有剛出生的小嬰兒被偷的事兒。

晚上醫生來查房的時候就說一定要兩個人陪護,一個人護理產婦,一個人看好孩子,而且要把病房的門鎖好。

回家後不長時間,就看到新聞里說,小夫妻和公公婆婆帶孩子在醫院,第二天,一位穿著白大褂的人就來到病房說給孩子打卡介苗,這四個人就放心地讓這個人把孩子抱走了,結果就再也沒回來,想想真的好後怕呀!」

@小魚

人販子何止只會出現在大街上,醫院也是他們的獵場,趁家長不在意,就立刻抓住機會,抱走還在襁褓中的嬰兒,簡直易如反掌。

5、「周末,我帶孩子去買菜,一陌生男人上前打了我一巴掌,嘴裡說『孩子生病,你還帶出來』。

然後一老女人抱起兒童車裡面的孩子,說孩子病得厲害要去看醫生,旁人還以為是家庭矛盾,看了幾眼就走了。

然後那個老女人和陌生男人抱起我的孩子就塞進旁邊的車裡,車門關上,一下子就開走了。虧當時我大聲喊叫,菜市場又有點堵車,幾個好心的店主幫我攔住了那輛車,不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琪寶寶

這個例子和上面的那兩個很像。人販子演起戲來,你根本不知道如何求助,假若身邊沒有熟人。

那麼真的就是,人販子說什麼,大伙兒就信什麼。

6、「她當時去樓上晒衣服,然後透過窗戶看孩子。發現有人靠近孩子就趕緊下樓,結果到了樓下孩子已經沒有了。

孩子在失蹤的時候是5歲,在十年間她沒有停止過尋找,最後她在大街上看到了被雙腿截肢,頭被割掉的女兒。」

@濤濤媽媽

這位網友分享的,是最令我痛心的,她講述了自己朋友的故事。

也告訴了我們,那些被拐走的孩子,他們大多會身陷何處,會有怎樣的遭遇。

一個不留神,孩子就從此丟失十幾年,再見到他,已經被人弄成了殘疾。

寫到這兒,我實在難以忍受悲哀,我咒所有的人販子祖祖輩輩家中老小的不得好死。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當我們看到這些悲劇,這些讓人驚魂未定的事實,我們必須得知道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誰。

在《透明人》中,寶貝回家的創始人張寶艷說過下面的話。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那些買主才是罪惡的根源,才是人販子樂此不疲、經營著這門生意,喪失人性、從中謀取暴利的推動者。

看看下面的這個聊天群,還有數不盡的,為了想要個孩子,根本不顧及自己是否會給別人的家庭帶來痛苦的畜生。

他們花錢買的,是數不盡的,另一群父母,悲慘的餘生。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張寶艷說的另外一些話,也讓人心痛之餘,印象深刻。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丟孩子的父母,他們大多一生都不得安寧,因為他們無法想像自己的孩子正經歷著什麼樣的苦難,這些人根本沒法好好地過完餘生。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更悲慘的是,孩子丟了就意味著孩子的記憶也會被抹去,他們會遺忘自己的親人,這才是真正的悲劇吧,相見卻無法相認。

看到下面的圖我越發絕望,眼眶濕潤,許多孩子一旦被奪走,那真的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而處於我國大多數封閉地區,還處在極嚴重的重男輕女意識里,所以很多孩子,他們被拐賣後的經歷大致能分成如下兩類。

而一些人販子賣不出手的,他們口中的殘次品,大多會被弄成殘疾,命令這些孩子沿街乞討,去換取同情。

總之,被拐賣的孩子,能完好無損,平安長大的,少之又少。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下面我想放一段,一篇在網上流傳的記者與人販子的採訪對話:

「你為什麼要販賣兒童?」

「錢來得快又比較簡單。」

「你不知道是犯罪嗎?」

「不就是一個小孩嗎?他們可以再生唄!」

「你參與過多少次販賣兒童的犯罪行為?最多一次拐了幾個?」

「記不清了,每個月都賣好幾個。最多一次好像拐了3—4個,記不清了。」

「被販賣的兒童的去向?」

「全國各地都有,有專門的人賣的,我就負責拐。上面人不允許我知道孩子下落,說是怕警察查到他們。」

「你的作案手法?」

「哄得聽的就騙,太機靈的就搶,不聽話的就打暈帶走,大人不留神就下手了。」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那些孩子會怎樣你想過嗎?」

「我也不知道是賣到哪裡,我只是負責拐的。城市農村指不定的,我也不知道,哪有要的就賣哪裡去。」

「你是不是瞄準了一些兒童作案的?」

「看著健康的就留意一下,穿著漂亮的也留意,質量好的才能賣個好錢,就算是有錢人的小孩也賣不了多幾個錢。」

「拐賣過程中你是否曾殺害兒童? 」

(沉默了一會,點頭)

「那娃哭聲太大,差點把人招來,和我一夥的怕事,就把娃丟河裡了。這是他乾的,不是我!」

沒錯,上述就是大多人販子的內心狀態,以及他們十惡不赦的嘴臉。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寫到這兒,如果要我抑制悲傷,強加一個結尾,我想在此懇請大家:

未來,在兒童被拐這件事上,盡量不做一個冷漠的局外人。

我相信大多數人都心存善良,可我絲毫不敢低估,人販子的詭計多端。

他們正是利用完群眾,又去利誘小孩兒,才能一次次得逞。

最後,通過文章中的案例,我也希望家長們能明白一個道理,所有的育兒方法,都在於讓孩子的意識和認知更完善。

但絕不要以為這是一勞永逸,不要試圖只通過教育這一種辦法,讓孩子安全地成長。

任何安全教育,都離不開父母的陪伴和關注。

假若你過去,對孩子在這方面的指導有待加強,請立刻行動起來。

如果你曾經也無數次,把孩子置於自己的盲點中,忽略了他們的安全。

請在看到這篇文章以後,盡量別再這麼做。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用那些志願者們的話來講:

丟失的孩子,也許一百年都找不完。

可此刻我們願意努力,去通過遏制,關注,舉報,來預防該類事件的發生。

也請大家積極轉發這篇文章,讓更多人意識到,人販子就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虎視眈眈地盯著我們心愛的、身邊的每一個孩子,正預謀著用各種辦法,把一個個家庭給毀掉和拖垮。

下圖是一張在孩子丟失後,必須遵守的尋找策略,希望大家時刻謹記,但能永遠不要用上。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冒充我媽的人,割我舌頭,砍我雙腿

作者: 鄭鄭,來源時尚女榴芒,一邊時尚,一邊認真耍流氓。微信公眾號:時尚女榴芒(id:shounnn)。轉載請聯繫作者授權,圖片來源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