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悔过书(1):高三儿子的爆炸宣言

0
48

作者:李柳南

我们家的家训是「父母说什么就做什么」。

「妈妈叫你做就做,哪来这么多话?妈妈为了你们都打听好了,给我照做就是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我用这样的方式强迫孩子服从命令,因此我们家就像是恐怖的军队组织一样。

丈夫和我个性完全不同,我是积极、活泼、开朗,行动派的 O 型,丈夫则是谨慎、敏感、纤细,完美主义的 A 型。丈夫的个性可能太过文雅,总是像蒙着一层纱一样,无法好好表达他心里的话,和这样闷到快爆炸的丈夫相处,唯一合得来的只有一项,那就是管教小孩。

只要我一骂小孩,丈夫总会火力支持。别的情况还不见得会站在我这边,但只要骂小孩就会和我连手,让我火发得更气势猛烈。

可怕的妈妈、总是站在妈妈那边的爸爸,在这样的父母底下成长的孩子,就像是要他死就装死的乖乖牌一样。我的儿子一直是别人口中所谓的「完美儿子」,不但拿到全校一、二名,包揽各种比赛的奖项,还当选学生会长。

大家总是羡慕的说:「他们家的孩子不但一表人才又会念书、口才又好,简直是完美。」每听到这种话,我就会十分得意,自觉真的把孩子教得很好,以为我的孩子会永远一帆风顺。

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样的教养方式是有期限的,有效期限到什么时候呢?最近的孩子像我这样教的话,很难撑过小学五、六年级。

我家小孩出生于1980年代后期和1990年代,那个时期的孩子还可以撑到中学二、三年级,不过我们家小孩稍微又比别人撑了久一点。为什么呢?我们学校的学生帮我取了一个外号,叫「双刀流」。

意思是两手都拿着刀的女人。因为妈妈如此恐怖,两个孩子中学时期平安无事的结束了。儿子高一结束要升高二时,感觉开始有点浮动,但我和丈夫连手平定了下来,顺利到达了高三。

高三的学生在三月时会有一场模拟考试,儿子在那次的模拟考试中,挤进了全国前一百名,成绩维持在最好的等级,继续这样下去,进入名门大学已是胜券在握。

我掐着指头等待大学入学考试的那一天,大考结束后,写着我亲爱儿子名字的红布条会挂在学校门口吧?我一直幻想着那天的到来。

高三儿子的爆炸宣言

然而就在某个充满紫丁香香气的四月春日,那样优秀且听话的儿子,抓着下班的我对我说:

「妈,我有话要说。」

「要说什么?」

「妳先坐好。」

「你忙我也忙,简单说重点。」

在我的催促下,儿子有点不耐烦,音调也高了起来:「妳先坐好,我要说的话很长。」

「你现在哪有时间说这么长的话?还不快进去写习题,我很忙快点说,你是要用网络上课吗?还是要再多上一个补习班?不然的话是要买讲义吗?」

无论何时我老是说:「快!快点!我忙!」如果没有这么说,我是无法说话的。

我连瞧都不瞧儿子一眼,只催促着他快点说话。儿子对着我的后脑勺说:「我实在无法去学校了,我能不能先休学,以后再去考学力鉴定考试?」从儿子口中说出来的话太令人震惊了,当时已经是四月底了。

各位会对这么说的孩子讲些什么呢?是啊,人生很长,休学后去做想做的事吧!会这么说吗?

我说出口的第一句话是:「你疯了吗?你以为你在上幼儿园吗?你去对全国的高三生做问卷调查看看,哪有不觉得辛苦的高三学生,你给我好好打起精神,现在是最重要的时候,稍有疏忽的话就前功尽弃,没剩几个月了,再忍耐一下。」

那天我为了要让儿子清醒,骂了他三十分钟以上,丈夫知道这件事后,和过往一样和我同个鼻孔出气也骂了他,儿子砰砰关上门进了房间,我又把儿子叫了出来,再进行三十分钟以上的礼貌教育。

「怎么可以在父母面前甩门呢?你从哪里学会这么做的?」儿子的泪珠一颗颗落下,进了房间把门锁了起来。

隔天开始儿子就不再提不去学校的事了,但是早上起床的时间却越来越晚,这辈子未曾有过的迟到也开始了。我好说歹说勉强把他送到学校后,他也会用头痛、肚子痛等各种理由早退。回到家之后,家教、补习班都不去,就只是躲在房间里。

接下来五月、六月、七月,我们家简直就是战场,和地狱没有两样。从来没有顶过一次嘴的乖乖牌,某天开始变得会顶嘴,每句话后面都像加调味料一样加个「靠」字。还有不知从何开始,这辈子我压根从没听儿子说过的「我操、干你娘」都冒了出来。

我简直快要疯了。我和儿子因为愤怒彼此相互吼叫的日子持续着,当中到底发生了多少事呢?和孩子间永无止尽的战争,那无数的事件要如何一一用言语表达?

先撇开那些事件不提,那年的8月31日,儿子最终还是在自愿退学书上盖了章。以高三生的身分在8月31日休学的孩子,全世界只有我儿子了。在学校名列前茅,担任全校干部,曾是学校希望之星的模范生,为何会突然休学,没有人能理解。

「你有什么比不上人的!」不管我再怎么追问着,回复我的只有儿子紧紧关上的房门而已。

(待续)

本文节录自【妈妈的悔过书:我是最成功的老师,却是最失败的母亲,一位校长妈妈沉痛的真实自白。】

 

阿里郞离子水龙头

你是不是特想发表下高见?

请写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