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Dress Smart

本文授权于公众号: 英国那些事儿
微信号 :hereinuk

【新西兰生活网】>迪拜豪华酒店客房内躺着一具尸体,房门从里面锁着,屋里却有搏斗的痕迹。

一名伊朗核科学家正在跟妻子一起等红绿灯,突然被一名路过的摩托车手用机关枪打死。

一名巴勒斯坦的恐怖分子头目因为一种怪病在痛苦中死去。

这些看似没有关联的案子,背后都有同一个嫌疑人——摩萨德。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国家下令的法外谋杀,高科技的毁灭手段,致命的武器,激烈的街头枪战,这些我们以为在007电影中才会看到的场面,对摩萨德来说就是日常工作。

作为以色列的情报和特殊使命局,摩萨德被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它是以色列国家安全行动的关键,被赋予了极大的权力。

因为前几天的一场暗杀,它的名字再次被媒体提起。

一个多星期前,伊朗秘密核武器项目的“灵魂人物”Mohsen Fakhrizadeh当街遭到暗杀。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伊朗人表示:“又是摩萨德干的!”对此,情报界没有人表示质疑。

关于这场暗杀,现在流传着好几个版本。

有伊朗媒体称,这场暗杀由“卫星远程操控的武器”执行,并没有杀手到达现场。

不过,批评者认为,这个版本不过是伊朗政府没有抓到杀手找的借口而已。

另一个来自伊朗记者的版本似乎更现实:

载有Fakhrizadeh和保镖的车队在德黑兰40英里外的一个转盘遭到埋伏。

当Fakhrizadeh车队经过时,藏在一辆皮卡上的自动机关枪开始扫射,随后皮卡上的炸药被引爆。

抢手从附近另一辆车上下来,其他人开着摩托车冲到现场,十几个人拿着狙击步枪对着Fakhrizadeh车队开火。

路边的监控摄像头早已被切断,最近的医院也停电了。

最后Fakhrizadeh只能被送到德黑兰的医院。

但等他到达医院,已经死亡了。

一名目击者称:当时就像好莱坞动作片中的场景。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摩萨德的行动常常很像好莱坞电影,而在里面伊朗一般扮演“反派”。伊朗是以色列最痛恨的敌人之一,在以色列眼里,伊朗的核武器计划, 已经威胁到以色列的存在。

摩萨德负责暗杀的“刺刀部门”在过去10多年一直在追踪暗杀伊朗核武器相关的科学家,摧毁他们的设备。

虽然摩萨德从来没承认过,但有一系列伊朗研究者的意外死亡,都被认为跟他们有关。

其中一名研究员被毒死杀死,一名粒子物理学家被藏在家门外的摩托车上的炸弹炸死。

还有两名伊朗科学家被路过的摩托车手在车门上贴上了帽贝水雷而死。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不仅对伊朗核科学家如此,自从70年前成立以来,摩萨德以同样冷酷的手段执行针对巴勒斯坦极端分子,什叶派武装组织真主党,纳粹的逃亡分子的暗杀行动。

以色列记者Ronen Bergman写过一本关于摩萨德的书《先起后杀》,在其中,他表示,摩萨德和以色列其他安全机构,在建国后,至少执行了2700次暗杀行动。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每年有将近20亿英镑的预算,大约7000名成员,摩萨德被认为是继美国CIA之后全世界第二大情报机构。

摩萨德高度依赖定点清除,为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这种方式效率很高,但也引起了不少争议。批评者认为摩萨德危险又傲慢,而普通以色列人对摩萨德行为感到的巨大自豪感更加剧了这种傲慢。

他们认为,这种以暴制暴的手段,不仅无法结束中东的冲突,反而进一步加剧了冲突。

当然,有些定点清除行动败得很惨,但即便那些成功的任务,最终也往往给以色列产生反作用,引发可怕的报复,让盟友疏远它,或者干脆让对手变得更恐怖。

但摩萨德的支持者认为,他们之所以这么心狠手辣,是由于一种受困心态,因为以色列在地理上被敌人包围,持续在处于战争或靠近战争,有强烈的不安全感。

他们经常引用犹太法典中的一句话:如果一个人要过来杀你,你早点下手,先杀了他。

作者Ronen Bergman认为,说到摩萨德,就要考虑到大屠杀。

犹太人大屠杀后,以色列人下定决心要用尽一切手段阻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之前一名摩萨德的头儿,每次在特工启程去执行任务前,都会给他们看一张他祖父的照片,照片中,他的祖父惊恐地跪着,几分钟后,便被纳粹士兵杀死了。

“他们相信,如果他们不保护以色列,没有人会。

如果他们现在不消灭敌人,那么明天自己人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根据Bergman所接触的特工,他没有发现有任何一个摩萨德特工有忏悔,后悔的表现。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在现实中,暗杀行动比的电视上表现得更复杂。一次摩萨德的行动,最多时会有500名特工参加,杀手小组会不断换衣服,乔装打扮自己。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摩萨德第一次打出名号是在1960年,

当时,他们抓到了犹太人大屠杀的主要组织者之一阿道夫·艾希曼,以绑架的方式,把他带回以色列进行审判,最后把他绞死。

当时,他们还没有用暗杀的手段。

一直到1972年,摩萨德才开始直接用暗杀的方式消灭敌人。

1972年,11名以色列运动员在慕尼黑奥运会遭到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杀害。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之后的20年,摩萨德在欧洲消灭了11个跟这起恐袭惨案有关的嫌疑人。

1973年,他们把一名摩洛哥服务员误认为是奥运会恐袭的幕后主谋,直接把人杀了,当时在国际上引发了舆论的强烈谴责…

6年后,一名英国的摩萨德特工在贝鲁特发现了真正的主谋,他接近他,取得他的信任,成了他的朋友,然后找准时机引爆了炸弹。

那一次,主谋确实是被炸死了,但同时也炸死了另外8个不相关的人,其中包括一名德国修女和一名英国的秘书。

这是摩萨德历史上多次无辜平民受到波及的事件之一。

有时候,据说摩萨德甚至会为了抓到敌人故意制造死亡。

有一次,摩萨德炸死了一名贝鲁特的店主和另外3个人,因为他们想要找到店主的兄弟,希望炸死店主,他兄弟会来参加他的葬礼,从而引蛇出洞。

摩萨德杀人的方式当然不止是直接用炸弹。

1978年,一名摩萨德的卧底接近了恩德培劫机事件的主谋Wadie Haddad。(这起劫机事件发生在1976年,当时被劫持的大部分是以色列乘客。)

卧底偷偷用一支外观一样,但有毒的牙膏调换了Wadie Haddad日常用的牙膏。

每当Haddad刷牙,微量的毒素就会穿透口腔粘膜进入他的血液。两个月后,他在东德医院里痛苦地尖叫着死去。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摩萨德喜欢用毒,但并不是每次都万无一失。

1997年,一个摩萨德小组用假的加拿大护照飞往约旦,准备刺杀巴勒斯坦武装团体哈马斯的领导Khaled Mashal。

计划是这样的:特工会在大街上走到Mashal身后,朝他脖子喷致命毒药。

这个小毒药瓶藏在一名特工的手腕上,在他喷的时候,另一名特工会开可乐罐头,假装是不小心把饮料喷到被刺者身上。

不过,这次行动并不顺利,

在喷毒药的时候,Mashal动了一下,毒药喷到了他耳朵里面。他们喷毒的过程也被抓了个正着。

在跟Mashal保镖一番打斗后,几个摩萨德特工被抓。

这事引发了约旦和以色列的外交冲突,在各方施压下,也为了救出特工,以色列最后同意给Mashal提供解药。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Yahya Ayyash是哈马斯的炸弹专家,被称为“发动机”,曾制造了无数起自杀式袭击中的炸弹。也一直是摩萨德想要重点清除的对象。

1996年,以色列国家安全局发现他藏在加沙地带。

Ayyash对用电话十分警惕,但他每周都会去一个叔叔家打电话给自己父亲。

特工最后用一个装了爆炸物的手机替换了他叔叔的手机,当他们一听到他在使用手机,立即远程引爆了手机,当场将他炸死。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摩萨德的历史上,失误也并不少。

1968年,受冷战小说《谍网迷魂》的启发,摩萨德招募了一名瑞典出生的心理学家对一名巴勒斯坦囚犯进行洗脑,想让他去谋杀巴拉斯坦解放组织主席Yasser Arafat。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3个月时间里,这名囚犯被催眠,被不断重复一句话:Arafat是坏人,必须被清除。

还训练他对着Arafat的照片射击。

几个月的训练后,摩萨德自认为已经将这名囚犯成功洗脑成杀手,把他带过约旦河,然后释放他去完成任务。

谁知道,这名“杀手”直接去了巴勒斯坦的警察局,说出了一切被以色列人洗脑的经历。

摩萨德有个铁律——不求助其他国家的帮助,

但2008年,为了追捕他们最难以捉摸的猎物——武装组织真主党的军事指挥官Imad Mughniyeh,他们打破了这条铁律。

当时摩萨德只有一张Mughniyeh很久以前的照片,找了他30年,最后终于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发现了他的踪影。

以色列发现,在大马士革行动极其困难,于是寻求CIA的帮助。

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表示,只要不伤及其他人,就愿意帮忙。

最后,他们在美国的配合下完成了这次行动。

他们发现Mughniyeh经常去3个女人的住处,据说是当地东道主为他找到“放松”的地方。

一个远程遥控炸弹被安装在Mughniyeh的SUV备胎中。

有一天晚上,在Mughniyeh去其中一个女人家的路上,摩萨德引爆了这个炸弹。

为了最大程度羞辱敌人,他们还故意等车开到叙利亚情报总部前门才进行引爆。

6个月之内,以色列再次羞辱了叙利亚政府。

2008年8月1日,叙利亚高级将领Muhammad Suleiman在家宴请朋友后遭到以色列两名狙击手暗杀。

在被人发现之前,杀手就坐橡皮艇逃走了。

但至少有一次,摩萨德的行动被摄像头记录了下来。

2010年,哈马斯高级领导人和武器牵线人Mahmoud al-Mabhouh在迪拜酒店房间被3名摩萨德特工杀死。

特工杀他的手段非常隐秘。

他们用一个超声波仪器向他脖子内注入药物,用这种方式,甚至都不会在他皮肤上留下任何注射痕迹。

这种药物会让负责呼吸的肌肉无法工作,最终让人窒息而亡。

这些特工开锁进来,最后成功在完事后将锁从屋内重新锁上,制造出人是自然死亡的样子。

但这最后还是没有骗过警方,警方在屋内发现了打斗的痕迹,在被杀者脸上发现了伤痕。

而且这场暗杀行动的一部分都被酒店的摄像头记录了下来。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摄像头记录到一共有27名特工,穿着游客的衣服,其中两人还背着网球装备,手里拿着球拍。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更让以色列尴尬的是,这些特工是用假的欧盟护照飞去暗杀的。

最后,这次行动给以色列造成了不小的外交风波,在伦敦的摩萨德首领也被驱逐,不过风波最后还是渐渐平息。

以色列的情报专家说,同盟会在公共场合抗议,在私下支持摩萨德,毕竟摩萨德其实是在帮西方干脏活。

尽管暗杀有时会弄巧成拙,伤及无辜,甚至直接是犯罪行为,但内部人士称,摩萨德在感觉有必要时,还是会行动,并且可以不用承担任何后果。

毕竟,在特工的世界,并没有什么道德准则。
————-
ChuHao:犹太复国主义又要出来了。印象中那个伊朗核科学家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负责新冠疫苗研发的顶级专家。

Zw. Laitino: 报复摩萨德?还记得前几年到处都有人体炸弹么?那些被“72个处女”骗得五迷三道蠢猪到处和无辜的人同归于尽制造恐怖气氛,但为什么以色列,作为暴风眼的中心却几乎没有人弹?因为摩萨德会报复,你搞一次针对以色列的恐袭,摩萨德就会把你的上级、你的眼线、你的家人统统纳入报复名单,还记得那个开车撞以色列士兵的恐怖分子么?摩萨德不仅干掉了他的同伙,还找到他家,把他母亲赶出去后拆毁了她的房子。正是这种以暴制暴的手段才真正吓住了那些恐怖分子,毕竟你去找“72个处女”去了,你的家人还在人间,还要面对摩萨德的报复,这也是为什么处在恐怖分子发源地的以色列却很少遭到人弹之类的恐袭。对于恐怖分子,暴力,赤裸裸的,针对他上级和家人的暴力是他唯一听的懂的语言。

zhjiwe:如果你的邻居整天在马路上叫嚣要杀你全家,警察又不管,正常人都会先下手为强、而不是坐以待毙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024341/TOM-LEONARD-Israels-secret-service-perfected-art-assassination.html

…………………………

牙膏下毒,手机爆炸,超声波刺杀...以色列摩萨德手里,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