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官被年入600亿美元的贩毒集团追杀25年…如今终于等到这场反击!!

【新西兰生活网】要问南意大利安保等级最高的人物,检察官Nicola Gratteri一定榜上有名。

这位年满64岁的检察官,每次都要出行坐在坚固的防弹车里,有至少5辆警车跟随,平日里几乎不回家,记者采访都得去他某间十分隐秘的办公室。

一切只因为,他是年入600亿美元的黑帮集团“光荣会”的头号暗杀目标,已经被追杀整整25年了…

媒体眼中,他是对抗庞大贩毒集团的孤胆英雄,但在Gratteri自己看来,他更像是一位复仇者:

从小目睹“光荣会”的残忍暴行,见证众多前辈检察官被“光荣会”杀害,Gratteri发誓用毕生的精力扳倒这个庞大的犯罪集团,为无辜牺牲者伸张正义。

如今,梦想在一步步变为现实…

Nicola Gratteri出生在意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亚地区的一个小镇,打记事起,“光荣会”(Ndrangheta)这个名字就伴随着他。

“光荣会”是当地一个庞大的黑帮组织,19世纪就在当地成立。

他们以宗族势力为基本盘不断发展壮大,控制了一个又一个山头的村落,最终发展成为了独霸一方的庞大犯罪集团。

不仅如此,多年来,随着西西里黑手党在警方的打击下式微,“光荣会”趁机崛起,夺取了原本由西西里黑手党控制的广大地盘,大肆从事贩毒贸易,成长为意大利新一代的黑帮巨头。

从学生时代开始,Gratteri就对“光荣会”的暴行恨之入骨:

他们在社区勒索诈骗,收保护费,欺压百姓,甚至杀人放火。帮派成员的子女也在学校里作威作福。

最让Gratteri无比愤慨的是,“光荣会”的行事没有底线,只要谁得罪了他们或者挡了他们的财路,收到的将是枪杀,汽车炸弹等一系列恐怖的报复…

70年代,Gratteri还在上中学的时候,就见证了“光荣会”的残暴事迹:

“光荣会”在罗马绑架了美国石油大亨John Paul Getty年仅16岁的孙子,勒索1700万美元。

因为Getty一开始不愿意交赎金,“光荣会”直接切掉了Getty孙子的一只耳朵,把照片刊在报纸上,扬言再不交钱,就把Getty的孙子切成片。

最后,吝啬的Getty愣是只交了200万美元,赎回了只剩一只耳朵的孙子…

在亲眼目睹了“光荣会”的暴行之后,Gratteri定下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学习法律,将来拿下法律武器,亲手扳倒这个残暴的黑帮。

带着这样的梦想,Gratteri从法学院毕业后,着手开始调查“光荣会”。

这时的他再次意识到,比起年少时,扳倒“光荣会”这项任务变得更加凶险和艰难。

彼时的“光荣会”和黑手党更加猖狂,年轻的检察官Gratteri,眼看着向黑帮开战的同僚一个个被暗杀——

1992年,知名检察官Giovanni Falcone在西西里被黑手党的汽车炸弹炸死。

两个月后,他的同事同样被一颗装在汽车里的炸弹夺去了性命。

被害的检察官

卡拉布里亚当局意识到形势的凶险,为Gratteri配备了高规格的安保。

就这样,从90年代开始,Gratteri身边就有了一群荷枪实弹的保镖。

这样凶险的环境下,Gratteri仍义无反顾地举起了向“光荣会”宣战的大旗。

为了保护家人,Gratteri几乎没有回过家,完全错过了子女的成长。平日出行也时常改变计划,为的就是防止“光荣会”的暗杀。

90年代以后,“光荣会”成功压倒黑手党,一跃成为意大利境内的头号黑帮集团。

他们还同时发展成为欧洲最大的贩毒集团之一,从南美毒枭那里进口可卡因到欧洲,又贩卖到澳洲,亚洲,世界各地,年收入高达600亿美元…

向这样一个庞大的犯罪集团开战,谈何容易。

然而,Gratteri认准了自己的目标,他坚持调查,搜集情报,要用无可辩驳的证据,将犯罪分子一个个送进监狱。

事实证明,这是一场复杂而凶险的持久战,还没有拿到“光荣会”成员的关键证据,Gratteri已经面临被暗杀的风险。

“光荣会”对Gratteri的追杀,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为了吓退Gratteri的行动,“光荣会”对警方和检方的人进行了各种残忍的报复。

2012年,6名“光荣会”成员绑架并枪杀了一名内部成员的女友,只因这位女友向警方泄露了他们生意上的秘密。

他们将成员的女友折磨致死,还将她的身体泡在一个强酸桶里整整三天,直到尸体分解…

还有另外两名做了警方线人的“光荣会”成员的女眷,被活活灌下强酸疼痛而死。

更令人发指的是,2014年,他们将3岁的小男孩Campolongo一枪爆头,只因Campolongo的爷爷向警方泄露了帮会的信息。

2018年,他们更是将无辜青年Matteo当街炸死,只因Matteo和“光荣会”的一名成员为彼此院子的边界起了点小争执…

种种骇人听闻的杀戮,也曾令Gratteri一度退缩,但他最终战胜了恐惧:

“我常谈到死,学会了理性地看待它并继续前行。否则,我也不会选择这份工作了。”

25年来,Gratteri就是这样在“光荣会”的持续追杀下,坚持继续调查“光荣会”的贩毒罪行。终于在几年前找到了撕开“光荣会”的突破口:

“光荣会”的一位名叫Mancuso的年轻成员,他所在的Mancuso家族是“光荣会”150个权贵家族之一,他本人则是其中一位教父的儿子。

在Gratteri的不断争取下,Mancuso透露了自己愿意做卧底,向警方提供情报的意愿。

最终,在Mancuso的帮助下,Gratteri拿到了“光荣会”高层的名单和资料,将核心成员一一锁定。

此外,Gratteri还秘密联络多个国家的执法系统,布局了一场庞大的跨国抓捕行动。

2019年,意大利,瑞士,德国,保加利亚多国警方一起行动,逮捕了335名“光荣会”成员,成为欧洲史上少有的大规模跨国抓捕行动。

为了庭审逮捕的300多人,当局把法庭设在一个占地3000平方米的呼叫中心,600名律师,900名证人同时出庭。

这是Gratteri职业生涯里最大规模的庭审,Gratteri丝毫没有乱阵脚。

他潜心学法,调查搜集证据20多年,数次躲避暗杀,就为了这来之不易的一天…

他带着精心准备的厚厚资料,对出场的大人物挨个指控和举证,最终法庭将70多人判了刑。

这次庭审后,Mancuso家族也被一网打尽。

Gratteri丝毫没有停下脚步,他表示,完成了这一系列审判后,他会把目标瞄准下一个家族,直到所有“光荣会”大家族被铲除为止。

Gratteri也承认,为了扳倒“光荣会”,他早已失去了个人生活:

有时候,为了去咖啡厅,他要和保镖团队谈论半天,通常是有人先进去付钱,随后其他人再进去喝。

一旦去洗手间,就要停止谈论任何工作话题,免得暴露。

因为“光荣会”契而不舍的追杀,整整25年,Gratteri没有去过一次电影院和餐厅。

想要理发,都是把信得过的师傅偷偷带到办公室来。

至于家人,Gratteri更是表示,一年到头难得见上一次。

可以说,Gratteri的生活几乎没有自由,但他认为,这样的代价是值得的。

“为了那些被‘光荣会’害死的无辜者,我不能停下脚步,我做的事非常重要,决不能辜负了他们。”

“虽然生活中没有自由,但在心里,我是完全自由的!”

但愿有一天,无畏的检察官Gratteri,能迎来属于他的真正自由。

Ref:

https://www.journalismfestival.com/speaker/nicola-gratteri#:~:text=Nicola%20Gratteri%20is%20Public%20Prosecutor,under%20armed%20guard%20since%201989.

https://www.unilad.com/news/nicola-gratteri-italy-mafia-target-446502-202301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