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最恐怖女杀手,靠一己之力毒杀上百人,只为了开心?!

【新西兰生活网】1883年12月,荷兰莱顿市阴雨交加,寒风凛冽。

在最贫困的格罗内斯特格街上,弗兰克海森一家全生病了。

母亲玛丽亚刚刚生下孩子,母子俩出现严重的霍乱症状,两人上吐下泻,不出两天都死了。

父亲亨迪利也病了,他绝望地拖着身体,向亲戚求助。亲戚们四处寻找愿意来贫民区的医生,他们运气不错,找到罗格斯·范德洛夫医生。

(曾经的莱顿市)

范德洛夫医生对治霍乱很熟悉,毕竟这是莱顿市的常见病。
但他仔细瞧了亨迪利的症状后,发现情况不太对……

四肢麻木、呼吸困难、眼睛刺痛流泪,这看上去像砷中毒!

范德洛夫医生回想起来,就在几天前,他在这条街上遇到另一名患者,其症状和亨迪利一模一样。

这是贫民区出现一种新型传染病,还是说……
有人在投毒贫民区的住户?!

(记录霍乱时期,每家死人的地图)

医生把此事报告给莱顿警察,11天后,亨迪利在医院病死,警方的调查正式开启。

他们把亨迪利、玛丽亚和孩子的尸体交给莱顿大学的教授们。解剖学教授切出可能有中毒迹象的器官,包括肠、肝、胃、肾,把它们交给病理学家。

病理学家通过各种化学实验,发现这家人确实死于砷中毒。

所谓的砷,就是砒霜,摄入它的人会在几分钟内剧烈呕吐,并且出现持续几天的腹泻。它损害人的大脑、肠胃、心脏和肾脏,最终人因器官衰竭而死,也有些人死于脱水。

(砒霜)

警方收集了格罗内斯特格街的死亡情况,发现这里的死亡率比其他地方更高。虽然死亡报告上记录的都是霍乱,但很多人的症状更像砒霜中毒,数量达上百人。

看时间,这样的死亡报告已经出现5、6年,说明凶手的作案时间很长。

之所以到现在才发现,主要是因为莱顿市的穷人很少有钱看病,医生也不愿意进贫民区。他们死后也没人做尸检,就被草草下出“霍乱而死”的定论。

(19世纪,描绘霍乱的图)

当莱顿警方发现死亡规模之大时,他们都惊了。

是谁犯下如此滔天大罪?
如此大量的砒霜又是怎么来的?

他们很快解决了第二个问题:砒霜在莱顿市根本不罕见,药店能轻易买到。

当荷兰人家里闹害虫时,经常去买一种叫operment的灭虫药。这种药粉里含有砒霜,人们把它和涂墙用的白色颜料一起搅拌,在虫子多的地方刷几回,虫子就不见了。

因为毒性极大,荷兰政府限制人们购买灭虫药,但现实中,药剂师们根本不关心。

(砒霜粉)

警方派两名卧底去药店试探,发现药剂师同意直接卖砒霜,只花10分钱就买来能毒死一百人的砒霜。

好吧,看来药店就是砒霜出现的源头。
但在药店里进进出出的人那么多,谁才是凶手?

警方画出所有死者的关系网,最终找出一个看上去很不可能的嫌疑人——
44岁的玛利亚·斯旺伯格。

(斯旺伯格)

斯旺伯格在格罗内斯特格街的名声极好,她特别热心肠,常帮邻居们看孩子、洗衣服、照顾孤寡老人和久卧在床的病人。
大家都信任她,家里有麻烦了第一时间想到找她解决。

因为她的善心和热忱,居民们把斯旺伯格称作“好心的梅”(Goeie Mie)。

当警方冲进斯旺伯格的家时,居民们都懵了,看到他们逮捕她后,人们沿街大骂警察是“蠢货”和“混蛋”。

警方这么做是有理由的:
大部分死者都和斯旺伯格认识,且在临死前几天有过接触。其中有很多人是她的亲戚。

(警方逮捕斯旺伯格的场景)

1880年,斯旺伯格的母亲约翰娜死了,此后不久,父亲克莱门斯也死了。

1881年5月,嫂子科尼莉亚死了,7月表弟威廉死了,11月弟弟阿伦德死了。

1883年12月,妯娌玛丽亚死了,小叔子亨迪利死了,小侄子也死了……

有100多人的死亡和斯旺伯格有关,光是她的亲戚就有16人!

警方把斯旺伯格的家上上下下搜了个遍,发现角落里有一张丧葬保险单,上面写着亨迪利的名字,但买保险的人是斯旺伯格。

看样子,斯旺伯格在亨迪利死前买了份保险,在他死后得到保险金。

丧葬保险在当时的荷兰挺普遍。穷人们没钱办葬礼,但又希望自己走得体面,所以会在身体不佳的时候买丧葬保险。

死了以后,家里人能拿到保险金办葬礼。如果担心钱不够,还能多买几份丧葬保险,一些用来支付丧葬费,一些用来支撑家庭开销。

(现代,以斯旺伯格命名的酒)

奇怪的是,当时的法律没有禁止给别人购买丧葬保险。
哪怕毫无血缘关系,且毫不认识的人,都可以给他们买保险,且不会告知他们。等这些人死后,保险金会到购保人手上。

在斯旺伯格的家里,警方找到大量丧葬保险单,全是已死之人的名字。
看样子,她是靠杀人骗保赚钱。

具体的谋杀手段并不复杂。因为人们信任斯旺伯格,经常请她去家里干活,她有大量机会接触受害者的食物和饮用水。

她把砒霜放到粥和酒里,人们只会觉得味道怪怪的,根本没人细想。
等他们开始上吐下泻后,斯旺伯格早就离开了。

(画家绘制的斯旺伯格投毒画面)

邻居们渐渐想起,死亡事件发生之前,斯旺伯格都会独自去死者家里,没人知道她全程干了什么。

他们告诉警方,自己家族里也有人离奇死亡,可能和斯旺伯格有关。

在莱顿墓地,警方挖出16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发现其中14具里含有砒霜。这些死去多年的人,也是被毒死的。

(警方开棺查验)

1885年4月23日,斯旺伯格出庭受审。

那场审判的资料在二战中被毁,细节不得而知,但从当时的媒体报道看,斯旺伯格承认了部分罪行。

斯旺伯格从小生活极度贫苦,父母生了11个孩子,只有5个活下来。
12岁的时候,因为父亲拖欠房租,全家人被迫搬到莱顿市最穷的街区,女孩们整日织衣服赚钱,足不出户。

28岁那年,斯旺伯格和一个男人生下孩子,后来嫁给了他。

婚后不久,她的两个女儿都因为霍乱而死,她似乎精神崩溃,先是酗酒发疯,之后开始下毒杀人。

最初,斯旺伯格明显是为了钱杀人。她杀死债主,杀死把自己写进遗嘱的亲人(但并没有证据表明她杀了父母),还杀人骗保。

靠着不断杀人,斯旺伯格攒了自己的小金库。不知道她的丈夫有没有参与罪行。

(斯旺伯格的雕像)

到后面,她杀人似乎是为了自己开心。

曾有人请斯旺伯格照看一对姐妹,会给保姆费,但斯旺伯格选择把小女孩杀了,这样报酬也没了。

更可怕的是,在姐妹俩的哀悼会上,斯旺伯格把砒霜放进咖啡里,企图杀死在场的所有人。

她没有给他们买丧葬保险,杀人拿不到一分钱,但她就是这么做了。

法庭上,斯旺伯格承认自己给65人下毒,杀死23人。警方怀疑她实际谋杀了上百人。

(法庭上的斯旺伯格)

她被判无期徒刑(当时荷兰已经取消死刑),在霍恩根市的女子监狱度过20多年,并于1915年在狱中去世。

斯旺伯格的罪行是恐怖的,到现在她都是荷兰最可怕的连环杀手之一。她甚至被记在吉尼斯世界纪录里,名号叫“最强大的投毒者”。

(斯旺伯格入狱后,她的家成为旅游景点)

“好心的梅”这个名字,成为漂浮在莱顿市上空的诅咒。
似乎有一个血腥的怨灵不断在此回荡,提醒人们曾经出现过的惨案。

到21世纪,记得斯旺伯格的人已经不多了,有荷兰作家最近为她写了本书,让她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连环女杀手、投毒、砒霜、尸体,
如此戏剧性的组合,发生在现实中……

ref:

‘Goeie Mie’ (1839-1915) – Gifmengster uit Leiden


https://whatshernamepodcast.com/goeie-mi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