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整个村子家家拿着几十个手机搞诈骗??印度,成了全球裸聊诈骗之都….

【新西兰生活网】2021年12月,印度北部城市罗赫塔克,30岁男子Rahul打开脸书,收到了一位化名Payal女士的私信。

Rahul原本对网上的陌生人无感,但这位Payal女士却让他倍感亲近:

她的头像很漂亮,和Rahul有相似的爱好标签,有很多共同话题,没多久,Rahul就和Payal聊得相当热络了。

不仅如此,这位Payal女士在性话题上也开放,愿意跟Rahul聊私密的内容,这让Rahul异常兴奋。

他和Payal女士的“网恋”进展相当迅速,几天后,两人发展到互发私密照片。

再后来,两人干脆裸聊了起来,女士借机问了Rahul一些私人问题:

他住在哪里,什么职业,婚姻情况…

Rahul一一如实回答。

正当Rahul沉浸在奔现的憧憬中,情况却风云突变:

Payal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冷冷地发来一条信息,要他立刻转2000卢比(人民币168元)。

Rahul吃了一惊,他意识到事情不妙,便匆匆挂断了视频软件。

没想到几个小时后,一个陌生人又给Rahul发来一段短视频,里面正是Rahul私聊时的截图,还有一堆露骨的照片。

后面还附了一条信息:

如果不转5000卢比(人民币420元)过来,就把会他网聊的那些信息,露骨照片,都发给Rahul的朋友,妻子,家人。

陌生人还贴心地在后面附上了Rahul的朋友,妻子,亲友的电话和社媒账号…

那一刻,Rahul终于反应过来,他碰上了传说中的“网络性勒索”,为了不让裸聊的丑事败露,Rahul只好给对方转过去5000卢比。

没想到几天后,又有人联系过来,表示自己是一个记者。说有个姑娘给举报说自己被他强奸了。 记者打算报道这件事情。除非他付5000卢比。

Rahul又付了…

没想到,刚付完1个小时之后,他又收到一个电话,说对方是一个YouTube博主。有他的各种视频,如果不付给他2000卢比的话,就会全部上传到YouTube。

这下Rahul没办法了…

只能表示,你要传就传吧,我已经没钱了。你们爱咋咋。然后把对方的号码拉黑。

就这样,对方才停了下来。至此,他已经一共付出了12000卢比。

Rahul并不知道,他只是印度各地遭遇网络性勒索的典型受害者之一。

他更不知道,这几年里,网络性勒索的受害人已经从成年女性转向了成年男性,又转向印度的青少年。

网络性勒索犯罪,已悄然成为了印度的重要社会问题之一。

【规模庞大的产业】

新冠疫情这两年,网络性勒索在印度越发猖獗,据国家犯罪统计部门的数据,仅2020年一年,印度全国处理的网络性勒索犯罪有2440起,但许多专家都认为,这个数字还不到实际犯罪数的0.5%。

有媒体直言到,如果按实际数字来算,新冠疫情这两年,印度已然加冕成为“世界性勒索之都”!

这话并非危言耸听,因为印度执法部门的调查报告显示:

新冠这两年,70%的网络性勒索犯罪分子几乎都来自印度西北部拉贾斯坦邦的三个县。

在拉贾斯坦邦的梅瓦特,阿尔瓦尔,巴拉特浦这三个县,网络性勒索已经发展成为当地一项规模庞大的产业,说这三个县是印度的“性勒索大本营”丝毫不为过。

三个县里,又以阿尔瓦尔县的性勒索犯罪最为出名。

阿尔瓦尔县地处新德里以南180公里,人口不到50万,短短几年却冒出了60多个网络性勒索犯罪团伙。

有人暗访阿尔瓦尔,发现当地从事网络性勒索犯罪的人简直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在阿尔瓦尔一个只有1500人的村子里,随处可见用简易木材搭建成的“工作室”,村里大部分家里都留着女人种地,男人则跑去村里的工作室上班。工作室里的活,便是网络性勒索。

一个名叫Mustkeen的男性村民,每天骑着摩托车去工作室上班,他走进一个简陋的工作室,里面几个男人已经忙开了,每人身边放了数十部手机,男人们盯着手机,认真地和印度某个地方的受害人互发着信息…

据Mustkeen介绍,这几年,当地的网络性勒索经过发展,已经升级了几个版本。

最初的网络性勒索,受害人基本都是女性,犯罪通过网聊取得女性信任,之后诱骗对方发大尺度照片,然后威胁要在网上公布照片,以此敲诈勒索女性的钱财。

而这两年,随着社媒的普及,网络性勒索也升级到了2.0版本。

如今的网络性勒索主要瞄准成年男性,勒索团伙通常会招募或假扮成有姿色的女性,在脸书等社媒上私聊一些成年男子,骗取他们的信任后,诱骗他们发大尺度的照片和视频,再适当套取一些私人信息。

除了负责诈骗的人,还有技术型黑客打辅助,通过技术搞到受害人的亲友,家人的联系方式。

最后威胁受害人,以向亲友公布他的黑料为由,持续勒索钱财…

本文开头的受害男子Rahul,便是中了当下最流行的这套网络性勒索手法。

平日里,Mustkeen看上去和普通的村民没什么两样,但到了岗位上,他便成了熟练的性勒索犯罪高手。

当地另一位村民Azad则是另一间工作室的头儿,Azad以前是卡车司机,自打四年前投身网络性勒索行业,赚翻了。

盖了大房子,买了好几辆豪车,手下带着100多个小弟。

平日里他亲自对这些人进行培训,教学,俨然成了网络性勒索团伙的老大。

当地人把Azad看成致富天才,甚至有村民把家里10多岁的小孩送到这里来当学徒…

对于网络性勒索,Azad也有一套自己的心得:

他不招女员工,一般是在脸书上建假账户,用其他女性的照片做头像,假扮成女性,在网上向中年男子私信发送交友请求。

一旦获得通过后,便要求对方转战聊天软件。

Azad和他手下的小弟会多种方言,应付印度各地的男人不在话下,如果对方要求发语言,他们也有一套逃避的借口。

如果对方询问个人背景,Azad则会用自己的妹妹或其他女性好友的信息来伪装。

总之,无论遇到什么试探,Azad和小弟都有一套应对策略。

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

想法设法让受害男子发大尺度的照片和视频,拿到之后,便可以顺利实施了下一步的勒索了。

为了不被追踪到来源,Azad和小弟们全都使用的外地手机号,工作室附近也装了很多监控摄像头,还有专人负责望风,方便随时逃跑。

对Azad和Mustkeen这样的本地人来说,网络性勒索就是他们的日常工作,也是当地最流行的谋生手段之一。

Azad毫不掩饰地说:

“我们没有杀人,只是小小地骗了一下人,所以我们永远不会在监狱里蹲太久…”

【执法困难】

因为悄然发展成了规模庞大的“地区性产业”,拉贾斯坦邦在打击网络性勒索犯罪上一直头疼不已。

今年1月,13名当地和外地的警察联合突袭了阿尔瓦尔的一个村庄,抓获了一名网络性勒索犯罪头目。

却没想到执法的关头,13名警察居然被当地人团团包围,村里几十名男女老幼齐上阵,对13名警察疯狂围殴。

要不是其中一名警察急中生智开车救走了其余警察,执法人员差点交代在村里…

(阿尔瓦尔被捕的网络性勒索罪犯)

毫不夸张地说,在网络性勒索成为拉贾斯坦邦三大县的“主要产业”后,这些乡村大有当年金三角制毒村的架势…

据当地村民介绍,在应对警察方面,当地人也有详细的分工。

一旦警察进村抓人,望风的人会提前传递消息,男人会迅速躲到地里,女人则负责出面跟警察周旋,把警察引得越远越好。

一名村长颇为自豪地说:

“警察经常夜里搞突袭,但基本没抓到过人。”

一方面是犯罪形成了本地化,规模化,产业化,导致了当地警方执法困难,扫清犯罪的阻力重重。

加上印度的立法机构在网络犯罪这一块还迟迟跟不上时代。

有时候,警察在抓到网络性勒索罪犯后,会因为罪犯使用了更为先进的技术,导致他们无法规可依,不得不放人了事。

几方面的原因,造就了如今拉贾斯坦邦网络性勒索犯罪的猖獗,个别从业者甚至毫不掩饰地说:

“现在,是我们(网络性勒索犯罪)的黄金时代!”

犯罪分子感受到的黄金时代,却是普通受害民众的痛苦时期。

如今,印度网络性勒索犯罪已不满足于勒索成年人,他们开始活跃在年轻人用的社交软件上,悄然开始对未成年人实施性勒索…

面对严峻的形势,印度官方也在两方面加大力度,一方面加大执法力度,尽力扫清拉贾斯坦邦的地方犯罪。

另一方面加大宣传力度,号召人们不要轻信网络上的陌生人,谨防诈骗勒索。

但愿这一剂猛药下去,能在未来降低印度的网络性勒索犯罪…

Ref:

https://restofworld.org/2022/sex-scam-village-india/

https://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blogs/voices/india-becoming-sextortion-capital-of-the-world/

https://www.indiatoday.in/india/story/rajasthan-village-sextortion-what-does-it-sextortion-mean-2301792-2022-11-25

——————–

童言Lean:裸聊勒索已经发展到全球性了?

新年争取拿高分赚大钱:我们班群时不时发一些近期被骗的案例 让我们注意点安全 记得学校里就有人裸聊被骗十万

要讲好云乂乂的故事:男人不自爱,被人当韭菜。

掌灯飞蛾:只要有自信让大家见识你的身材,就不会被勒索了(不是

百日屠:印度冒充客服在美国的诈骗金额好像到达印度的军费水平了

超合金鲨鱼钻头:b站up波斯顿圆脸拍过视频,印度的诈骗行业很发达来着,想了解更详细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