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财阀离婚案落幕!丈夫自曝出轨,女方隐忍4年绝地反击,分手费666亿韩元!

【新西兰生活网】前几天,南韩第三大财阀SK集团会长和前总统女儿的离婚诉讼案终于告一段落,迎来大结局…

这场轰动全国、耗时长达7年的离婚斗争的最终判决——

男方不光要分割出665亿韩元的财产,还要支付1亿韩元的精神损失赔偿费,成就了除三星李在镕之外的“南韩第二贵”离婚案。

据说,因为人物关系错综复杂,涉及金额较大,还被改编成了电视剧,《夏娃》的故事原型就是二人的离婚事件…

在离婚案开讲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双方的身份。

这起离婚案的被告是韩国第三大跨国企业、全韩最大的电信公司的SK集团会长崔泰源。

诉讼开始时,他是SK Corporation和SK Telecom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名下个人资产有33亿美元加3.8万亿韩元,是货真价实的财阀家族企业掌门人。

离婚案的原告卢素英是前总统卢泰愚的女儿,手握多所名校硕士学位。

父亲是农民家庭出身,毫无家族背景,纯靠自己努力和贵人扶持实现阶层跨越,当选了1988年的韩国总统。

这对前夫妻的初次相识是在上世纪80年代,当年,崔泰源还是SK集团的“预备继承人”,卢素英的父亲还是仅次于总统的二号人物。

崔泰源从高丽大学毕业之后前往芝加哥大学留学读博,在上学期间,他和同校读硕的卢素英因为打网球偶然认识,随后开始恋爱交往。

到了1988年,也就是卢素英的父亲卢泰愚上任为韩国总统的那一年,崔泰源和卢素英宣布结婚,两人在青瓦台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婚礼主持人还是当时的国务总理李贤宰。

当时SK集团还特意对外说明——二人结婚和“政商联姻”毫无关系,纯粹是自由恋爱。

婚后,崔泰源正式接手SK,在总统卢泰愚的支持下一路顺风顺水,凭借内部利好消息和独为他开的绿灯,不光把SK从韩国第五大财阀企业发展为第三大顶级财阀,鼎盛时期几乎和三星平起平坐,他本人也冲进了韩国富豪榜前10名。

而此时的卢素英,虽然手拿多个名校硕士学位,还是选择退居在崔泰源身后,先后生下三个孩子,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

但好景不长,1993年卢泰愚满5年任期卸任后被人举报贪污受贿,因涉嫌叛乱、贪污受贿入狱,被判17年,罚款2628亿韩元,虽然获得特赦,但已经不再有任何影响力。

而崔泰源也被卷入了卢泰愚的案子里,多亏了多年积累的顶级财阀势力,勉强躲过牢狱之灾。

2003年,卢素英的小儿子被查出糖尿病,就在她带着孩子每天出入医院治病时,丈夫那边也出了事,崔泰源因经济案件被判三年徒刑。

卢素英只能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四处打点关系,终于让崔泰源获得特赦,只被关了几个月就提前出狱。

可出狱之后的崔泰源依旧过着我行我素的生活,还在四处交际时认识了自己的“一生真爱”——当时已婚的美籍韩裔金熙英。

两人交往之后,崔泰源不仅斥巨资为她买豪宅,还为她成立慈善财团T&C(名字取自二人的英文名缩写),全力支持金熙英开展自己的公益事业,比如支援忠南地区的低收入学生,为学生提供援助奖学金等等…

而金熙英为了表忠心也直接和当时的丈夫办了离婚,把6岁的儿子留给前夫净身出户,住进了崔泰源为她在首尔富人区汉南洞置办的639平豪宅里,从此收获了“汉南洞夫人”的称号。

这段恋爱几乎谈到了全集团人尽皆知的程度,当然也包括卢素英…

就在崔泰源和金熙英热恋期间,2013年,崔泰源再次因为经济案件入狱,他被举报涉嫌挪用公款450亿韩元为金熙英买豪宅,被判4年徒刑。

崔泰源出事之后,卢素英再次出面为丈夫找关系打点,使得崔泰源只被关了两年就又获得特赦,在2015年提前出狱…

没想到出狱之后的崔泰源并没有感恩妻子,反而被金熙英的不离不弃所感动。

他联系了媒体,直接在《南韩日报》上向全国人民自曝和卢素英相处不和长达十几年,并向大家介绍了他婚内出轨将近十年的情人金熙英和一个9岁的私生女,请求大家的原谅,还表示自己准备用离婚来对单纯的真爱金熙英和私生女负责…

在自白书里,他情真意切地感慨:“我一直学习如何生存,如何多赚钱,心里空荡荡的。但是后来我遇到了截然相反的人,那个人对钱一点都不感兴趣,根本不在乎钱,只注重人。”

明晃晃暗示自己和卢素英的婚姻全是为了生意…

随后他就搬去和金熙英一起生活,让情人以正牌夫人的身份出席各大公众活动,并多次喊话卢素英让出“集团夫人”的位置,甚至对外评价她“性格强势”,还单方面向法院提交了离婚申请。

金熙英也早就开始在ins上po她和崔会长的幸福小日子…

面对多次公开羞辱,卢素英这边却悄无声息地“忍”了下去…

在崔泰源自曝当天夜里,卢素英只给媒体发了一条短信作为回复,字里行间透着“卑微”:“一切都怪我,我将保护我的家庭。我的丈夫是受害者,我未能感知他的情绪并且伤害了他。我甚至考虑亲自抚养崔的私生女。”

言下之意自己不想离婚,三个孩子也都反对父母离婚,还自己包揽了所有的问题,为崔泰源开脱。

面对崔泰源提交的离婚调解和诉讼,她坚决反对,无论崔泰源和金熙英如何高调羞辱,她都不为所动…

不过回头看,卢素英这次的隐忍大概率已经不是在等丈夫回心转意,而是她当时的处境逼她只能“忍耐”。

2015年的卢素英处于绝对弱势,多年退居幕后,她只接手了婆婆的艺术生意,对丈夫财产一无所知,如果当时同意离婚,她几乎拿不到什么。而她的三个儿女也都在读书阶段,并没有进入SK集团,未来接任企业无望…

关键是,崔泰源选择公开情人的时间点,也正好掐在韩国废除“反通奸法”之后。原本依照反通奸法,崔泰源会因婚内出轨吃2年牢饭,但废除之后,他不会因出轨受到任何受罚。

假设崔泰源如愿离婚,他能带着几乎全部的财产全身而退,和“真爱”双宿双飞…

所以卢素英只能辛苦忍耐,发帖:

“忍耐、宽恕和等待,是父亲的座右铭。这必是一条艰辛的路。”

终于,2019年,在遭受丈夫和情人肆意羞辱四年后,卢素英请来了全韩最优秀的离婚律师团队,提出了离婚诉讼以及一个崔泰源无法接受的财产分配方案——要求拿到SK股权的42.29%(1.37万亿韩元)。

提出诉讼同时,她还率先发表一封声明主导了舆论风向:“在饱受屈辱的时候,我也始终抱着一线希望,想要等待光明,但现在这线希望已彻底消失…我觉得是时候放手,让丈夫去追求他心心念念的所谓的幸福了…至于我,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回报社会。”

而这一年,她的三个儿女也都进入了SK公司工作,大女儿从2017年进入SK制药公司,已经成为掌握实权的集团高层。

二女儿也在当年空降进SK电讯旗下的子公司,小儿子也进入了年盈利数千亿的SK E&S。

此时才想到转移财产的崔泰源已经晚了一大步…今年四月,这场离婚官司在首尔法院开打,法院正式裁定在离婚财产分割前崔泰源不得操作自己持有的任何SK股份。

虽然这场诉讼的最终结局,崔泰源以“股份源于父亲赠与或继承所得的SK关联公司股份,不属于财产分割对象”为由,守住了他在SK的股份,但仍然付出了666亿韩元“追寻真爱”的代价。

而卢素英也完成了从隐忍贤妻到清醒反击的转变,为自己和子女赢得了保障…

ref:

https://www.gynews.kr/news/articleView.html?idxno=205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