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推特假账号的一句假话,让大药厂损失上百亿?马斯克这下尴尬了…

【新西兰生活网】之前我们说过,马斯克为了改善推特的财务状况,推出“8美元小蓝勾”功能。

曾经,想要获得一个小蓝勾,需要用户拥有一定社会地位和个人成就,或者隶属于官方机构,经过层层身份核验后才能得到。

但为了填补广告流失后的资金缺口,马斯克选择杀鸡取卵。

他推出平民版小蓝勾,不验证用户身份,也不需要任何成就,只要给8美元就能拿。它的外观还和名人小蓝勾一模一样。

这么一搞,推特的环境算是彻底乱了。

有人警告马斯克,平民版小蓝勾很容易假扮权威,误导民众。

他当时不以为意,在推特上回了“哈哈”两个字。

到上周四,他笑不出来了,

因为有人用小蓝勾假扮他的广告金主,

导致金主公司市值蒸发了150亿美元……

马斯克的这个倒霉金主,是美国大型制药公司礼来公司。

礼来公司是全球三大胰岛素制造商之一,它和赛诺菲、诺和诺德共同把持着90%的胰岛素市场,生产对1型和2型糖尿病患者最关键的药物。

因为制造商稀少,胰岛素的价格很高,这也是礼来制药最为人诟病之处。

1923年,医学家弗雷德里克·班廷(Frederick Banting)、詹姆斯·科利普(James Collip)和查尔斯·比斯特(Charles Best)共同发明出胰岛素。

(弗雷德里克·班廷)

他们深知这种药对糖尿病患者的重要性,希望每个人都能用上它,于是以1加元的象征性价格将专利卖给多伦多大学。

一百年过去,胰岛素的价格没有便宜,反而越来越贵。

因为礼来公司在班廷三人的基础上,研制出新型胰岛素,获得了新的专利。他们声称生产新型胰岛素很耗钱,所以价格也要提高。

美国平价药物提倡组织计算显示,自1996年起,礼来公司生产的胰岛素价格上涨了1200%。

与此同时,胰岛素的制造成本在下降。美国药物研究与制造商协会研究发现,目前最常用的胰岛素的平均成本比2007年低20%。

为了延长专利期,礼来制药还在配方上搞花头,每过一段时间进行微调,声称那是一种新药。

这导致胰岛素的价格永远降不下来。

因为缺乏医保,美国的情况尤为夸张。
当其他国家的胰岛素免费或者平价时(加拿大20美元一盒),美国一盒要卖300美元,对很多糖尿病家庭来说负担太重。

这样的背景下,有人想整礼来公司,就比较好理解了。

11月10日,一个帐号名和ID都是“礼来公司”,且带有小蓝勾的推特账号写道:
“今天,我们很高兴地宣布胰岛素以后将免费了。”

这个推文一发出来就火了,大家盼星星盼月亮,就指望着胰岛素降价,现在竟然能免费?!

糖尿病人呼朋唤友地转发推文、为它点赞,没人意识到这个账号有问题。
毕竟,它的头像、名字都和官方的一样,还有认证身份的小蓝勾,不会想到怀疑啊。

就在大家感叹苍天有眼,资本家有情的时候,礼来公司的领导们急了:
这不是我们的账号啊,该怎么停止这条虚假信息??

礼来公司的工作人员赶紧联系推特,想让他们删除假账号。

然而过了五个小时,假账号还活得好好的,胰岛素免费的推文仍然挂在那里。

原因很简单:马斯克把推特的沟通部门炒鱿鱼了。

推特的沟通部门原本有上百名员工,处理投诉还算及时,但在马斯克的“裁员大剿杀”后,只剩下个位数的员工。

这几个员工处理政府投诉都来不及,谁还有空管制药公司呀。

胰岛素免费的消息越传越广,很快,美国的股票市场感知到了。

一天之内,礼来公司的股价从368美元跌到346美元,市值蒸发150亿美元。

这个消息影响了其他制药公司,生产胰岛素的赛诺菲和诺和诺德公司也跌了。

礼来公司的领导们心拔凉拔凉,他们在官方帐号上向民众道歉,说大家看到的是假信息。

“我们向所有收到虚假信息的人们道歉。那是假的礼来公司账号,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是@LillyPad。”

闹剧到这里还没有停止,因为其他人也开始假扮礼来公司,讽刺它涨价。

“我们向所有收到虚假信息的人们道歉。Humalog(礼来公司生产的胰岛素)现在的价格是400美元。我们想涨多少价就涨多少价,你们管不着。滚蛋吧。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是@LillyPadCo。”

“不高兴?那就500美元。你们还想让我们继续涨吗?”

几个小时后,推特终于把假的礼来账号都封禁了。

人们跑到真礼来的账号下阴阳怪气,故意问它为什么不免费送药。

“你宣传它是免费的啦,那就该做到。”

“你凭啥说那是个假账号?这条推文是认证(蓝勾)账号发出来的。你是在向我们撒谎吗?”

“我告诉你,那条信息就是真的,因为它已经被推特认证过了。”

“没事,你降价的话那条推文就不算虚假信息了。反正你这个药成本低到几乎没有,还要让想活命的人花数千美元去买。”

“反正你生产胰岛素几乎不花钱,为啥不免费送呢?”

“啊,我们更喜欢假的礼来公司。”

“你不应该为320美元一瓶的胰岛素道歉吗?”

礼来公司股价大跌的消息传到推特上,人们出了一口恶气。

“有个英雄花了8美元,就让礼来公司的市值丧失上百亿。埃隆的小蓝勾真是历史上最有用的反抗资本主义的利器啊。”

“不管是谁买了礼来公司的小蓝勾,他都应该在现代人类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他可是花了现代人类史上最高效的8美元啊。”

“不是所有的英雄都穿披风。”

“《假推特账号以一己之力让礼来、赛诺菲、诺和诺德股价大跌》
这可真是太棒惹。”

连政界元老桑德斯都加入这个话题,说礼来公司应该为高价道歉:

“让我们讲清楚。礼来公司的胰岛素从1996年至今涨了1200%,价格是275美元。但它的生产成本不到10美元。胰岛素的发明者在1923年以1加元的价格卖掉专利,是为了拯救苍生,可不是为了让礼来的CEO暴富。”

事情发展到这里,马斯克也听说了。

他似乎颇为尴尬,尽力为礼来公司说话,说生产新型胰岛素确实要花不少钱。

然而,礼来公司已经不想理他了,闹剧的第二天,它停止在推特上投放广告。

礼来公司的前高级媒体总监艾米·奥康纳(Amy O’Connor)告诉媒体,礼来每年在美国的电视和数字广告上花费超过1亿美元,

这次停掉推特广告,对推特和马斯克来说都是一大打击。

“推特就为了那8美元,丧失了数百、数千万美元的广告收入。” 奥康纳说, “推特现在的环境太不稳定了,留在上面继续投广告,对公司来说有什么好处?当患者的信任和健康会被影响时,根本不值得去冒险。”

对马斯克来说,这可真是雪上加霜。

也许是意识到8美元小蓝勾的危害,他在上周五停止了小蓝勾会员服务,同时给官方机构免费送小灰勾,它附带“官方”字样。

但马斯克又没有完全死心,他说付费小蓝勾会在这周结束之前回来。

看来,他应该是还没太搞清楚怎么用推特赚钱。

这事儿他估计还要琢磨很久,推特的生态有得乱了。

++++++++++++++++++++++

隔壁大王🐭(来自江苏):史上最值8美元名不虚传,狠狠打击了资本主义

哆啦A毛(来自北京):分颜色啊!!!怎么就不会向wb继续学习,名人用红的,企业用蓝的,大v用黄的,想用vvip用金色的hhhhhh

Ellen(来自河南):说真的,胰岛素确实不应该这么贵

干饭唐团子(来自北京):投上亿美元的广告费 却不肯降低药价 这也是迷之操作了

JYF(来自甘肃):马斯克不应该反手买下制药厂吗?

橙子味(来自广东):抢买命钱,真够恶心的🤮

林上人〰(来自浙江):哦我可太喜欢这样的故事了

Sherlock Kang(来自黑龙江):有没有一种可能,那个马斯克的推特蓝标也是假的[旺柴][旺柴][旺柴]

ref:

https://gizmodo.com/twitter-eli-lilly-elon-musk-insulin-1849779323
https://www.forbes.com/sites/brucelee/2022/11/12/fake-eli-lilly-twitter-account-claims-insulin-is-free-stock-falls-43/?sh=46467f4a41a3
https://www.vox.com/2019/4/3/18293950/why-is-insulin-so-expensiv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22/11/14/twitter-fake-eli-lilly/?outputType=am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