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被各路水獭占领!新加坡人在这场水獭“战争”里,愁坏了….

【新西兰生活网】最近,新加坡政府在面对一场隐秘的战争,那不是金融战,和军事也毫无关系,他们的对手是……额……一群水獭。

新加坡是一个高度发达的现代城市,但这几年,它被上百只大胆的野生水獭占领。
从医院到小区到公园到街道,水獭的身影无处不在,很多人类被它们可爱的外表迷惑,结果惨遭被咬……

水獭和这座城市国家的“孽缘”,得从上世纪60年代说起。

原本,江獭和小爪水獭是新加坡的本土水獭,它们畅行在河道和雨林间。60年代,因为新加坡大规模开发土地,导致森林面积剧减,河水污染严重,当地的水獭消失了。

很多水獭是死了,还有一些进入马来西亚的森林生活。

1977年,为了不让污染继续恶化,新加坡政府开展“清洁河流运动”。这个项目很成功,环境在之后的十年渐渐恢复,到1998年,水獭游过柔佛海峡,从马来西亚重返新加坡。

一开始,这种娇小的、敏捷的动物没有太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2015年后,人们猛地发现市中心到处都是它们。

没错,虽然水獭是野生动物,但它们无惧于人类,完全把人类城市当自己的家。

新加坡有一款叫Otter Spotter的应用程序,可以让人们上传水獭目击地点。

有人在高档社区的游泳池里发现了水獭,它们悠哉游哉地戏水,还有一只叼着鱼。

在酒店门口的喷泉池里,水獭无视众人围观,快快乐乐地游泳。

当地医院里,水獭突然乱入其中,让人幻视《侏罗纪公园》。

马路、天桥、植物园就更不用说了,水獭们自由奔跑,除了不守交通规则,其他和人类差不多。

有的水獭特别适应城市生活,甚至学会了如何爬梯子离开水库。

这……为啥胆子这么大呢?

大概和英国的鸽子一样,新加坡的水獭对人类已经非常熟悉,知道对方不会伤害自己。既然性命无忧,加上缺少天敌(新加坡的鳄鱼会吃水獭,但是数量少),到哪里都敢横冲直撞。

和鸽子一样,乱跑的水獭也很麻烦。

2016年,新加坡在举办马拉松比赛的时候,一个水獭家族突然跑了进来。志愿者们一路对它们进行定位,警告参赛者它们的目前位置,让人们避开这里。

今年3月,另一群水獭堵住了总统府外的街道,警察只好拦住车流,让水獭先过去。

堵路也就算了,更糟糕的是它们偷吃鱼。

很多新加坡人养鲤鱼当宠物,一养就是好多年。那些漂亮的锦鲤在水獭眼里是可口的午餐,经常溜进人们家里去偷。

2016年,在圣淘沙湾的一个小区,多个居民说他们养的数百条鲤鱼和罗非鱼被水獭吃了。水獭偷袭社区20多次,次次得手。

“大部分鱼的尸体没被吃掉,水獭就咬了一口,然后把鱼尸留在地上。”受害居民Chin先生告诉媒体,“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都被现场的残暴惊呆了。”

“没人来帮助我们,我们真的很绝望。我们只想和水獭和平共处来着。”

Chin说,他们在鱼塘周围安装了带刺的铁丝网、感应灯和带电围栏,但没什么用。水獭是很聪明的动物,总能找到空子钻进去。

居民Lynette Foo在后院池塘里养了40多条锦鲤,全部被水獭吃了,其中一些她岳父养了几十年。

“它们就像在吃自助餐一样,毫不客气。”Lynette Foo说,“成年水獭会先用爪子把鱼弄瞎,然后让幼崽去吃。它们正在变成讨厌的动物。”

去年5月,水獭冲进圣特蕾莎教堂,吃掉近100条鲤鱼,教会和园丁养它们超过15年。

附近一个60岁老人的鲤鱼也被吃了。他说自己从小养这些鲤鱼,每天早晚喂它们,看到陪伴自己多年的朋友被吃,心都碎了。

自2019年以来,新加坡水獭的数量翻了一倍多,有大约17个水獭家族在城市里生活,总共有170只。

和568万的人口相比,170只水獭显得不多,但拥挤的空间让它们频繁接触人类,出现更多暴力事件。

2017年,一个5岁女孩在滨海湾花园被水獭咬伤。

2021年5月,一个77岁的老大爷在加冷河边锻炼,遇到20只水獭。大爷觉得它们挺有趣,没有避开,结果一只成年水獭跑到他左腿旁,张嘴就来了一口。

去年底,英国人Graham Spencer被一群水獭撕咬,以为自己要死了。

他告诉新加坡媒体,自己清晨在植物园散步,看到有20只水獭穿过面前的一条小路,距离他4米远的样子。

他遵循专家的告诫,没有接近它们,但旁边出现一个晨跑的人,他一直跑到水獭旁边,然后马上转弯跑远。

“那个男人跑过去后,水獭就像发疯了一样!” Graham Spencer说,“显然,它们以为我是那个晨跑者,冲着我跑过来。一些水獭咬住了我的脚踝,我脸朝下摔倒了。然后它们又去咬我的腿和屁股,还有一只在啃我的手指。”

“我以为我会死掉,它们是要杀了我。我在10秒内被咬了26次,如果不是我朋友在旁边,我觉得今天我不会坐在这里。我真的会死。”

Graham Spencer的朋友把水獭赶走,拉着他跑向游客中心。可怕的水獭还在后面猛追,一直跟到人多的地方。

去了三次医院后,水獭留下的伤口才处理好。

种种混乱引发了民间抗议,有政治评论员给媒体写公开信,呼吁政府用子弹射杀这些麻烦的动物。

另一个人写文章,认为政府应该阻止水獭进入城市。“我们从来不鼓励野猪进入市区,同理,我们不能因为水獭看起来可爱,就让它们进来。”

在脸书上,热门的建议是“往河里丢几条鳄鱼,试试效果”。

不过,大部分市民支持共存,因为水獭出现是证明城市的绿化做得好,符合新加坡“大自然里的城市”愿景。

演员Jazeel Low养了数百条观赏鱼,被水獭捕杀殆尽。她说虽然很伤心,但水獭也需要生存。

“我觉得,让水獭因为这种事而死是不对的。我们需要找到一种和它们共存的方法。杀死它们是最简单的手段,但那不是正确的出路。和它们共存很难,可我们只需要学习如何去做。”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发话了,他在脸书上说,新加坡人“必须想办法与我们的本土动植物一起共存,一起成长。”

嗯,想法很好,只可惜很难实现。毕竟,水獭可看不懂帖子,该惹事的时候还是会惹事。

新加坡人也有些受不了了,上周,国家公园委员会、野生动物专家、水獭观察爱好者组成队伍,完成第一批水獭转移工作。

他们从人行道底下的一个洞里,引诱出6只水獭,把它们送到一个有着充足自然资源的秘密地点。

新加坡的国家发展部长在脸书上说,整个行动顺利进行。未来,岛上其他水獭也会用这个办法转移,但没说它们转移后的地方有没有围栏,会不会重新跑进人类活动区域。

这个工作组除了安置水獭外,还帮助物业经理搭建围栏、填水獭洞穴,还有从居民房里移走鱼等。

这些举措,会让市里的水獭大大减少。
虽然对动物爱好者来说,是个让人失望的消息,但对所有人的安全有好处。

以人类目前的发展水平,和野生动物达成近距离共存还是太难了。
而且,动物应该生活在大自然里,而不是钢铁森林里……

r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22/oct/23/slippery-hungry-sometimes-angry-singapore-struggles-with-unparalleled-otter-boom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1/dec/10/i-thought-i-was-going-to-die-otters-attack-british-man-in-singapore-park
https://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environment/i-actually-thought-i-was-going-to-die-man-who-was-attacked-by-otters-at
https://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otters-prey-on-fish-at-sentosa-cove-homes-desperate-residents-put-up-fences-motion-sensor
https://www.insider.com/singapore-otters-killing-thousands-of-dollars-of-koi-fish-2021-9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animals/article/urban-otters-singapore-wildlife?irgwc=1&irclickid=Tx1xf7z2CzL2WEs3Kb1g-WtEUkDVLaSw9Vp52U0&cmpid=org%3Dngp%3A%3Amc%3Daffiliate%3A%3Asrc%3Daffiliate%3A%3Acmp%3Dsubs_aff%3A%3Aadd%3DSkimbit%20Ltd.

——————–

卡洛神奇生物图鉴:风向还是变了吗,早些年一直说是友好共存的。不过野生动物和人类太近了确实不好,新加坡有地方安置这些獭子吗……

廌棨:水獭的破坏能力比起野猫野狗小多了好吧……咬一口就不吃了很过分吗,猫不都是这么吃野生动物的?为啥水獭成了新闻猫狗却不是新闻呢,猫狗也是入侵物种来着呢,标准的入侵物种

To_涛:全部捉起来做绝育手术就好…

乱步奇譚丶:新加坡不是连苍蝇蚊子都没有吗,怎么可能有水獭[doge]

午觉醒来夕阳余晖正好一一一一:本就是人类的活动占了本土动植物的栖息地,学会与本土动植物共存也是人必修的课

一只努力学法学的瓦片:好喜欢水獭,可以抓一两只送给我吗[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