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币圈天才”沦为国际通缉犯!“韩国马斯克”风光不再……

【新西兰生活网】从5月份起,韩国上上下下都在寻找一个人,他以一己之力拖垮全球加密货币市场,让20万韩国投资者失去毕生积蓄。

这个人就是31岁的“疯子之王”权道亨(Do Kwon)。

曾经是币圈大佬、科技新贵的他,在自己创建的加密货币崩盘后就不知所踪。

韩国已经对他下达逮捕令,同时让外交部吊销他的护照。

上周日,国际刑警组织对权道亨发出红色通缉令,要求全球执法部门找到并逮捕他。

事情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疯狂、狂妄、贪婪,他的故事一如币圈的缩影……

权道亨出生于1991年,高中就读于首尔的一所顶尖外国语学校,毕业后他进入斯坦福大学,专业是计算机科学。

不可否认,权道亨是很聪明的人。

他在苹果和微软当了三个月程序员后,很快认识到自己的潜力不至于此,于是回到韩国创业。

他做的第一个项目就和加密货币有关,因为经验不足,很快就失败了。

2018年,权道亨创立Terraform Labs,这是一个经营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公司。他同时建立了两种加密货币,一个叫作Luna,一个叫作Terra。

嗯,Luna,听上去有点耳熟?

没错,就是6月底逼韩国一家三口自杀的加密货币。(回顾)

这两种货币刚一出道,就很受币圈硬核玩家的欢迎,因为价格非常稳定,同时又能实现完全的“去中心化”。

权道亨创建的Terra币是一款稳定币,和美元进行一对一挂钩。
所谓的稳定币,就是通过复杂的底层机制,维持货币稳定的价值,免受加密市场剧烈波动的影响。

在Terra问世前,类似的稳定币已经不少了,它们的发行人都通过持有现实中以美元计价的储备资产(如商业票据、国库劵)来实现一对一的美元挂钩。

但权道亨不想这么做。
他说自己的原教旨主义者,不能接受中心化机构参与其中,用国库劵之类的东西稳定价格简直是对币圈价值观的背叛。

权道亨给出的解决办法,是通过一套算法,将稳定币Terra和会波动的加密货币Luna相关联,通过两者的关系来维持和美元的挂钩。

每创建一个稳定币,Luna币中相同价值的部分就会被嵌入式算法代码销毁,以此保证稳定币约等于1美元。

权道亨对自己设计出的算法非常得意,他说算法能把加密货币“保持在难以置信的稳定”,而Luna将是“加密货币时代最大的去中心化货币”。

“现在,向国王鞠躬吧。” 权道亨在推特上写道。

虽然看懂算法的人很少,投资公司们还是纷纷对他下注。

创业前三年,阿灵顿资本、银河数字等大型投资公司对Terraform Labs投了3亿美元。

不错的市场表现,让权道亨入选“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和新闻网CoinDesk的“加密领域最具影响力人物名单”。

但不是所有人都对权道亨如此看好。

很多加密专家不相信权道亨能让两种货币保持稳定,因为它们不和现实中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产生连接。基本上,这相当于用一个空中楼阁维持另一个空中楼阁。

分析师赛勒斯·尤尼斯(Cyrus Younessi)在2018年说:“如果Luna币的价格暴跌,那么稳定币也会暴跌,整个项目会进入死亡螺旋。这简直太疯狂了,显然是行不通的。”

对冲基金经理凯文·周(Kevin Zhou)多次预测两种货币将会崩盘,警告权道亨不要拉全球加密货币市场下水。

区块链公司Paxos的创始人怀疑Luna币的底层技术不可靠,另一个英国经济学家对算法稳定币模型提出质疑。

面对反对的声音,权道亨的态度是:
“你们都是穷人。你们不懂技术!”

媒体说他是“韩国马斯克”,这不是瞎说的。

权道亨很喜欢写推特,风格和马斯克一样粗鲁傲慢。

他把质疑自己的人称为“穷鬼”和“蟑螂”,如果对方是同行,就说他们居心叵测,“XX币就是屎”。

“我不喜欢在推特上和穷人辩论。而且,抱歉,我对她的观点没有任何改变。” 这是他对英国经济学家的回复。

权道亨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疑问,神奇的是,市场也不是很在乎这一点。

2021年12月,Luna币的价格开始开始上涨,一大原因是权道亨推出一个加密货币存款APP。

他说只要在上面存Terra币和Luna币,就可以得到19.5%的年化收益。

19.5%的收益,这不是白捡钱吗?

之后几个月,Luna币的价格飞速上涨,从5美元涨到今年4月的116美元。

权道亨多了一帮自称“疯子”(Lunatics)的粉丝,他们把权道亨称为“疯子之王”,赞美他精妙的算法设计和大胆的运营手段。

而他的嘴臭、傲慢,也变成一种“魅力”,因为“疯子”们的王需要用强悍的态度才能守住宝贵的货币。

甚至,连数字银河的首席执行官迈克·诺沃格拉茨(Mike Novogratz)都成为他的粉丝。他在胳膊上纹了个全彩文身,上面画着“Luna”和一匹狼。

“我正式成为了疯子!!” 他在推特上说。

权道亨对这些赞美非常受用,他把刚出生的女儿取名叫“Luna”,说:“我用我最完美的发明,给我最亲爱的创造物取名!”

这确实……非常自恋……

有些网民还保有冷静的头脑,问权道亨这19.5%的收益他是怎么拿出来的。

权道亨不屑地回答:“显而易见,这钱来自你妈。”

一个快速增长的加密货币,能有如此高的收益,这看上去很像庞氏骗局。

权道亨的几个前手下后来告诉媒体,他们也知道有风险,但是不敢说。

“我们内部的工程师都知道,维持近20%的收益率会造成很大风险,这是不可持续的。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它。”

“但没有人敢向权道亨提出担忧,他经常忽略不符合他想法的观点。”

不靠谱的稳定币,激进的增长模式,
终于,5月9日,隐藏已久的地雷爆炸了……

那天,一个新的加密货币地址突然抛售价值8400万美元的Terra币,引发市场恐慌。
紧接着,人们接连撤走上亿美元的Terra币,引发价格暴跌。

权道亨想通过出售储备的比特币和以太币挽回市场信心,但效果微弱。

第二天,Terra币的局面已经无法控制,不能再与美元挂钩,它也将Luna币的价格从近120美元拉低到0.00017美元。

这种惊恐蔓延到其他加密货币,投资者又撤走数十亿美元,导致比特币价格暴跌。

短短几天内,全球加密货币市场损失了3000亿美元,Luna币和Terra币的购买者损失420亿美元。

辛辛苦苦好多年,一朝金钱变白纸……投资者们的心都凉了……

受伤最多的当然是韩国投资者,Terra币爆雷后,韩网上“首尔麻浦大桥”的搜索量暴增。

那是一个著名的自杀地点,媒体猜测两件事之间有联系。

韩国警方宣布加强对大桥的巡逻。

一个损失240万美元的投资者愤怒地找到权道亨的家,要求他向所有人道歉。

这个化名叫Chancers的人说,他感觉自己快死了,实际上,他身边已经有亲友自杀了。

“我就想问问,他对Luna币是怎么想的?我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我得和他当面谈!”

权道亨的妻子说他不在家,最后Chancers被警方带走了。

很多人赔光自己的所有积蓄。

一个匿名人在韩国区块链社区Bitman上写道:“我在短短两天内失去自己的全部积蓄。我反复亏本卖出Luna,又想买更多以降低损失,结果最后还是亏本。我辛辛苦苦赚的1亿韩元全没了,现在不想吃也不想睡,我恨我自己。“

可怜的赵友娜小朋友,也是在这场灾难中,被自己的绝望父母带走淹死了。

7月,Luna币的投资者对权道亨提起集体诉讼,指控他的公司人为抬高货币价格,最后抛售赚钱。

权道亨说自己没从中赚到一分钱,但他的言行非常奇怪。在爆雷前几天,他已经飞到新加坡,还在推特上说“我喜欢混乱”。

“95%的加密币会消亡。但目睹公司消亡也是一种乐趣。” 这是他最后写的几句话。

9月14日,韩国检察官对权道亨及另外5人发出逮捕令,认为他们实施金融欺诈,违反了韩国的《资本市场法》。

新加坡警方说他们不知道权道亨已经到本国,也不清楚他的具体在哪里。

韩国检察官向国际刑警组织求助,就有了开头的这一幕。

今天,权道亨在推特上辩称自己没有逃跑,还说他非常配合政府,自己没什么好藏的。

但问题是,他仍然不说自己到底在哪里,而且他的律师告诉检察官,他拒绝出庭接受讯问。

不知道他会在国际上流亡多久,被抓是迟早的事。

“我从来没想过,如果失败的话会发生什么。” 权道亨在爆雷后的第一次采访中说,语气非常迷茫,

“我下了很大的赌注,但我想,我还是输了。”

拿金钱玩危险的游戏,
不光会引火烧身,还会伤害其他人……

ref:

https://www.thedailybeast.com/how-terraform-labs-founder-do-kwon-became-an-international-fugitive-on-interpols-red-list?ref=wrap

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61552030
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63033262
https://www.ft.com/content/c46f767c-c8e3-47cf-b0a3-46d3b84498c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