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大谱! 肯尼亚银行小额纸钞被取光了,竟是被政客贿赂平民买选票去了??

【新西兰生活网】这周三,肯尼亚的内政部长弗雷德·玛坦基(Fred Matiang’i)爆出一件离谱事。肯尼亚银行所有面值100先令和200先令的小额钞票用完了,原因是政客们在竞选集会上疯狂给选民送钱,想用小恩小惠换取选票。

玛坦基在“洗钱与恐怖主义”简报会上对记者说:“你们可以看到很多人把钱装到袋子里,然后沿着队伍分发给老百姓,一人给200。”

“很多人都没有工作,他们眼巴巴地站在路旁,就是为了从这些洗钱者手里拿到那200先令。”

玛坦基没有说政客的名字,但他表示这么做的人非常多,他们除了送钱外,还送小赠品。

得到消息后,很多老百姓闻风出动,像赶集一样去各个竞选集会转悠。
在几轮大撒币后,银行的小额钞票就不足了。

向选民行贿是犯罪行为,根据肯尼亚法律,违法者最高可判6年监禁,200万先令的罚款(约人民币11.3万)。

但很明显,高调的政客们根本不怕,因为腐败在这里实在太常见了。

肯尼亚会在下个月举行大选,除了选新总统外,还有选数百名议员和上千名县级官员。

在目前的竞选人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有腐败和刑事犯罪记录,神奇的是,这完全不妨碍他们参选。

来自锡里西亚市的议员约翰·沃卢克(John Waluke)之前伪造政府采购玉米的文件,被判处67年监禁和700万美元的罚款。

他现在处于保释状态,但仍然参选了,竞选现场有一群人为他吹喇叭呐喊,不知道是不是收了钱。

(约翰·沃卢克)

恩布县的县长莉莲·奥莫洛(Lilian Omollo)也参与竞选。
她曾经担任公共服务、青年和性别事务部的首席秘书长,在她的管理下,政府有470万美元不翼而飞,大概率是被她私吞。

2020年4月,法院要求她交出银行账户中可疑的10.5万美元和220万肯尼亚先令,她一分都不肯给,说这是她靠自己卖菜赚到的。

因为案子还在审理中,奥莫洛没有入狱,能轻松参选。

(莉莲·奥莫洛)

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道德与反腐败委员会”呼吁“竞选委员会”取消241个竞选者的资格,他们要么是学历造假、要么是没有辞去公职,违反竞选要求。

名单里,还有55个竞选者被控刑事犯罪,3人已被定罪,11人正在接受调查。

但竞选委员会最终只取消了5人的参选资格,因为宪法规定除非被定罪的人用尽所有的上诉手段,否则不能拒绝其参选。

(前内罗毕市长被拒绝参选,他说这违反了他的人权。图为被捕照)

这看上去像是一个漏洞,但道德与反腐败委员会的副主任说,这是故意留下来的。

“制定宪法的政客们想确保给自己留扇后门。” 菲利普·卡古西亚(Philip Kagucia)讲道,“这个后门很容易让我们被不道德的领导人控制。”

从写宪法时起就为贪腐铺路,确实令人咂舌,
不过肯尼亚人都已经习惯了,腐败就像空气,在这片土地上稀松平常……

肯尼亚第一起广为人知的腐败案,是1965年的“玉米丑闻”。

保罗·尼(Paul Ngei)是反殖民主义的肯尼亚英雄,1963年肯尼亚从英国独立出去后,他当上营销合作部的部长,之后全国出现一场奇怪的玉米短缺事件。

当时,法律规定人们不能从农民手里直接购买玉米,而是通过“玉米和农产品委员会”。这个委员会负责储备重要粮食,调配粮食供应,老百姓能否吃上饭就靠它了。

但委员会上上下下找了半天,都找不到足够的玉米,只好靠美国进口。那年的气候明明很正常。

一番调查后,政府发现是保罗·尼的妻子买下了全国的玉米。她成立了一家公司,在没有付款的情况下从农民手里拿来大量玉米,希望在黑市卖出去。

这当然是违法的,保罗·尼因此事被停职,不过第二年,他的职位又恢复了。

(保罗·尼)

第一起腐败案,没有人收到应有的惩罚。
这似乎给了后来人勇气,之后的贪腐案一个比一个夸张。

在肯尼亚最有名的贪腐案,当属“戈登堡丑闻”。

上世纪90年代,肯尼亚政府为了鼓励国际贸易,给本地出口商给予补贴。只要他们能赚到外汇,把钱放到肯尼亚中央银行里后,能获得等值的肯尼亚先令,外加20%的现金奖励。

政策推出后,有人成立了戈登堡国际公司,把肯尼亚的黄金出口到国外。

这家公司出口的黄金量很大,给肯尼亚创造的外汇也很多,看上去是好事。但一位叫大卫·慕尼亚基(David Munyakei)的银行员工调查后发现,戈登堡国际公司的黄金不是从本国开采的,因为本地金矿特别少。

实际上,那些黄金是肯尼亚人从刚果走私进来的,伪装成本土黄金再出口。

戈登堡国际公司的目的是为了骗取补贴,政府也特别“配合”,给它的补贴高达35%,总花费占肯尼亚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的10%!

大卫冒险举报此事,有23个政府高层官员卷入其中。2006年,换了新政府后,之前的官员才辞职接受调查。

“英国公司丑闻”也是一起大案。

1997年,肯尼亚政府想更新护照打印设备。这个技术需要去国外买,他们先是和一家法国公司谈好,对方要价600万欧元。

肯尼亚政府拒绝了,转而以3000万欧元的价格购买了英国公司Anglo Leasing Finance的服务。

这家英国公司把工作外包给上面的法国公司,一点活没干,白赚了2400万欧元。

这个招标过程没有公开,但一位初级公务员觉得情况很不对劲,把事情透露给媒体。

2006年,新政府调查后发现,Anglo Leasing Finance是个虚构的公司。

肯尼亚政府还虚构了很多其他外国公司,以采购物资的名义敛财。

有两名官员辞职,等待全面调查。

最近的一起大案,是2019年的“大坝丑闻”。

肯尼亚想在西部的一座县城建两座水坝,财政部长亨利·罗迪奇(Henry Rotich)以6.08亿美元的价格,和意大利建筑公司签好合同。

这两座大坝建了很久都没建完,调查人员检查后发现,大坝的成本被严重夸大了,其中有1.55亿美元是多出来的。

这些钱被罗迪奇和手下们瓜分,2019年7月22日,这位财政部长被逮捕,他也是肯尼亚首位因腐败被捕的在任部长。

(亨利·罗迪奇)

反腐机构统计,自1963年独立以来,肯尼亚因腐败损失了660亿美元。

多年的腐败,让老百姓失去信心。有活动家呼吁不要继续用“腐败”这个软绵绵的词,要用“暴力抢劫”,因为这些钱都是从老百姓那里抢来的。

肯尼亚流行歌手朱利安尼(Juliani)甚至说,既然腐败已经深入骨髓,索性重新定义它,把它合法化好了。人们可以公开腐败,但至少要说清楚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朱利安尼)

今年的大选,很多人也心灰意懒,不打算投票,选民登记数量是1992年来最低水平。

不过,肯尼亚也不是全然没有希望。

2017年,非政府组织“国际透明”发布的全球清廉指数显示,肯尼亚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43。

2021年,这个排名提升到第128位,进步显著。

为了遏制腐败,肯尼亚政府在中小学设立诚信俱乐部,从小给他们灌输反腐败知识。
他们还组织了流动的反腐败法律咨询诊所,提高偏远农村的认知,第一年内,他们就收到4000多个村民的举报。

虽然今年的大选,很多人仍然堂而皇之地贿赂选民,
但肯尼亚总归是有进步的,这个并不富裕的国家,没那么多钱可以挥霍……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1055105/Kenyan-banks-run-small-banknotes-politicians-bribing-people.html
https://nation.africa/lifestyle/dn2/Ngei-suspended-over-maize-scam/957860-1922204-f7io0tz/index.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09_Kenyan_Maize_Scanda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rruption_in_Kenya#:~:text=It%20is%20observed%20that%20in,to%20be%20arrested%20for%20corrupti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glo-Leasing_scanda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oldenberg_scand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