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诈、煽动暴力、非法交易…优步12万份秘密文件泄露,连马克龙都收买了?

【新西兰生活网】今天,成立于美国旧金山的优步(Uber)公司,忽然占据了各大新闻的头版。

一场媒体伏击突然发动,把这家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公司打得措手不及。事情的起因,是《卫报》获得了124000份优步的内部资料,他们把它叫做“优步文件”。

这些文件包含高层领导之间的邮件、聊天记录、备忘录、简报和演示文稿等,覆盖40个国家和地区,时间跨度从2013年到2017年。

在仔细检查文件后,《卫报》发现优步犯下了很多违法的事。

秘密游说官员修改法律、欺骗警方和监管机构、让司机遭受袭击以引导舆论……这家庞大的公司就像在全球织了一张金钱与权利之网,按自己的心意改变世界。

法国总统马克龙、欧盟网络政策官员、奥巴马的前手下,一个个都被牵扯其中。

今天,我们来说说“优步文件”具体讲了什么……

优步最大的问题,就是它的商业模式在很多国家是违法的。

有车的人在空闲时间载人赚外快,听上去很不错,但这意味着司机可能不受传统出租车行业的监管,也不用接受任何培训。

在重视工人权利的国家,优步模式更是一种诅咒。它造成大规模的劳动力临时化,开车的司机不被视为雇员,没有工会,更没有保障。

(伦敦出租车司机抗议优步,用车阻塞交通)

在捷克、南非、西班牙、法国、德国、瑞典等国家,优步的商业模式都属于非法,这一点高管们在内部文件中承认了。

“我们实际上就是一群海盗。” 一名高管在优步的“避免违规”政策下评论。

优步的全球传播主管在2014年告诉同事,他们之所以关闭在印度和泰国的公司,“简单地讲,我们他妈的就是违法了,所以总是遇到问题。”

(巴黎街头的抗议)

优步知道各国法律不欢迎它,但它还是想开拓市场,于是搞出很多奇怪的办法。

比如,在优步公司内部,有一个叫“紧急停止开关”的东西。

在很多国家,警察、交通官员和监管机构都会突击检查优步办公室。

突击发生时,高管会向IT员工发出指示,启动“紧急停止开关”。

这个开关按下后,主要数据系统就无法被访问,自然也找不到证据了。

泄露的文件显示,在法国、荷兰、比利时、印度、匈牙利和罗马尼亚的办公室,他们用过至少12次“紧急停止开关”,每次都蒙混过关。

这明显是违规操作,优步今天说他们在2017年认识到错误,当年就停用了。

除了欺骗警方外,优步还故意把自家司机引入险境,靠司机被打收获舆论同情。

因为利益冲突,优步每进入一个国家,都会遭受当地出租车行业的猛烈攻击,而优步司机首当其冲。

(法国出租者司机纵火抗议)

2015年,法国出租车司机引发的抗议活动,导致80人被打,数十辆车被毁。
在意大利和西班牙,每个月都有优步司机被打,公司主管在公开场合讲话还要带保镖。

南非、巴西、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等地,甚至出现出租车司机杀死优步司机的案件。

(墨西哥的优步司机遇害后,出现大规模游行)

但神奇的是,当年优步的老大、联合创始人之一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并不在乎。

优步进入印度市场时,卡兰尼克告诉高管们,只管推动增长就好,哪怕“火焰开始燃烧”。

“这是优步业务的正常组成部分。我们要拥抱混乱。越混乱,说明你做的事真的有意义。” 泄露的聊天记录里说。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

在巴黎的出租车司机骚乱中,卡兰尼克鼓励优步司机走上街头,和抗议者们来一场面对面的反抗议活动。

“他们在破坏我们公司的业务,无论如何,整个项目必须推进!”

有人提到这对优步司机来说很危险,卡兰尼克说不用担心。

“我认为这是值得的……暴力能保证成功。而且那些家伙必须被抵制,不是吗?当然,我同意要考虑好对抗的地点和时间。”

(卡兰尼克的短信)

在优步公司的策划下,优步司机们“自发”组织了一场反对出租车司机的活动,他们还“自发”登报写信,告诉法国总统和总理这份工作有多重要。

还好,没几个优步司机真的上街,最后只去了几百人。

当然,如果优步司机被打,这对公司来说是喜闻乐见的,因为可以加强他们的舆论优势。

泄漏的电子邮件标明,在意大利、比利时、西班牙、瑞士和荷兰,反复出现相同的“剧本”:
优步司机被出租车司机打伤,优步领导把消息传给该国媒体,扩大声势;
优步指责出租车行业是卡塔尔(指垄断联盟),媒体采用了这套叙事,进行反出租车宣传,赢得社会支持;
在伤人事件发生后,优步的游说者利用它与官员见面,推动网约车的合法化。

一名前高官告诉《卫报》,公司确实做过将司机送到混乱的抗议前线的事,这是“把司机当枪使”,“利用针对他们的暴力让争议升级”。

2015年3月,在一个蒙面人(据说是出租车司机)打了一个优步司机后,优步告诉荷兰报纸De Telegraaf:“趁还没录指纹的时候,先把这个新闻放到明天的头版上。”

“在给出解决方案前,我们要让这个暴力故事持续几天。”

泄露的文件中,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优步公司和各国官员们之间的暧昧关系。

文件表明,优步特别擅长通过非官方途径(比如朋友和中间人),在私密场合与政客会面。

官方记录中不存在这些会面,法律上这也是违规的。

各色官员中,马克龙是目前级别最高的。

当年他担任法国的经济部长,优步进入法国时,马克龙多次秘密帮助他们,允许他们直接联系自己。

(马克龙是优步的坚实后盾)

公开记录上,马克龙只和卡兰尼克见过一次面,但实际是四次。
马克龙还和优步的高管有过近50次电话、邮件和面对面会议,这些都没被记录在案。

优步似乎把马克龙当作在法国的最强后台,出事情后,第一反应是私下找他。

2015年7月,政府突击优步的巴黎办公室时,优步高管发短信说,“已经告诉马克龙让这些人离开。”

10月,马赛市政府禁止优步的网约车业务,高管请求马克隆帮助自己。
马克龙说:“我会亲自查这件事。把所有消息都发给我,我们会在今晚做出决定。现在,我们先保持冷静。”

两天后,马赛官员取消了之前的政策,高管兴高采烈地感谢马克龙,说他们“进行了良好的合作。”

当优步的商业模式在政府高层被否决时,马克龙甚至告诉高管,他已经和“内阁里的反对者达成了一项秘密交易”,能保证优步顺利进入市场。

官员私下帮助商业公司,无论放哪国都是违法的,

马克龙当上总统后,这些更是大丑闻。

目前,修改政策的马赛官员说,他们当年没受到来自马克龙的压力,马克龙也没有和他们进行任何交流。

但情况真有那么巧吗?

谁知道呢。

因为文件中没提及马克龙得到的好处,不清楚他是否受贿。

但在其他国家,优步是真的行过贿。

《卫报》发现,进入意大利、俄罗斯和德国市场时,优步向当地的权势人物提供了公司股份,让他们成为“战略投资人”,以换取官场上游说的资格。

欧盟的前互联网政策最高官员,尼莉·克罗斯(Neelie Kroes),也在卸任后不久担任优步的顾问,每年获得20万美元报酬。

(尼莉·克罗斯)

根据欧盟的规定,官员卸任后需要有18个月的“冷静期”,也就是不能担任工作,减少利益冲突。

克罗斯的冷静期从2014年11月到2016年5月,但时间没到,她就当上了优步顾问,以这个身份和荷兰高层官员沟通。

当优步在阿姆斯特丹的办公室被突击检查时,克罗斯“骚扰”了一名高级公务员,让他把监管机构的人赶走。

克罗斯还帮助优步和荷兰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见面。

(马克·吕特)

奥巴马的前助手戴维·普洛夫(David Plouffe)和吉米·梅西那(Jim Messina)也爆出类似丑闻。

他们成为优步的游说人,依靠曾经在官场和商界的人脉,帮公司联系到很多官员和外交官。

(戴维·普洛夫和吉米·梅西那)

也许是人脉极强,优步有时显得非常狂妄。

时任德国汉堡市市长的奥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如今是德国总理)曾经批评优步,要求他们给司机们发最低工资,

对此,优步一名高管戏称他是“真正的喜剧演员”。

当年还是副总统的拜登,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和卡兰尼克见面迟到。

卡兰尼克给另一个同事发信息:“我已经让我的人告诉他了,他每迟到一分钟,和我呆一起的时间就少一分钟。”

(卡兰尼克的短信)

和卡兰尼克见面后,拜登似乎修改了准备好的稿子,在会上不断赞美这位创始人,说他让数百万人“随心所欲地工作和生活”。

欺骗监管机构、煽动暴力、秘密游说官员……优步的形象在内部文件泄露后,一下子变成了大反派。

在今天的回应里,优步公司说这一切主要是卡兰尼克在任时发生的,自2017年新的首席执行官上任后,情况好了很多。

“我们不会为过去明显不符合我们当前价值观的行为找借口。同时,我们希望公众能根据过去五年,以及未来几年我们要做的事,来评判我们。”

(优步公司的回应)

能认错是好事,但已经犯下的错,总要受到惩罚。

未来几天,其他媒体也会陆续跟进“优步文件”,优步公司可能被起诉,陷入漫长的法律战争。

而牵涉其中的官员,特别是马克龙,要倒大霉了。

前不久刚连任的马克龙,突然被绊了一脚,爆出这么大的丑闻,之后的执政之路恐怕不会顺利。

目前,法国网友已经在推特上刷起了Uber相关的tag,等待马克龙的解释,热度惊人。

解释得好,还能继续当总统,

解释得不好,或许,又将是一场风波的开头……

r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news/series/uber-fi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