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抗议者私闯占领寡头豪宅,宣布欢迎难民…伦敦市长:警察为啥要管? 啊?

【新西兰生活网】前两天,我们刚刚讲过,有英国政要放话称,要没收所有遭制裁俄罗斯寡头在英国的豪宅,用来安置逃离战火的乌克兰难民。

这样的说法虽然得到了很多民众的支持,

但也有人指出,这只是政客们的噱头,在法律上不可能实施。(回顾)

上周四,7位与普京关系密切的俄罗斯寡头登上了欧美多国的制裁名单,

其中不乏切尔西老板阿布(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俄石油公司总裁伊戈尔·谢钦,以及俄铝老总奥列格·杰里帕斯卡这样的政商界名流。

他们在海外的豪车、豪宅、游艇,以及上百亿的资产均遭到冻结,

正在等待下一步的处理。

阿布的上亿英镑豪宅

不过,还没等到官方动手,

英国的民众们,就先坐不住了…..

周一凌晨1点左右,

一群抗议者闯进了位于伦敦贝尔格雷夫广场5号的豪宅之中,

他们就地宣布:这里“属于乌克兰难民”。

这栋房子的主人正是遭到制裁的俄铝老总奥列格·杰里帕斯卡,

此人身家23亿英镑,在英国有着几栋千万级别的房产,

被抗议者占领的贝尔格雷夫广场5号,是整个伦敦最贵的排屋之一,

里面有着7个卧室,还有家庭影院、健身房、蒸汽浴室和酒窖,价值5000万英镑(约合4.1亿元)。

虽然房子无比豪华,但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空置状态,杰里帕斯卡本人每年往往只会来这里住上几天。

杰里帕斯卡

几个抗议者一闯进来,就马不停蹄地开始了“表演”,

他们先是跑到二楼的阳台上去,挂上了一红一蓝两条标语,

红色的用来咒骂普京,

蓝色的标语上,则用大字写着“这栋房产已被解放”,

然后,他们又跑去三楼阳台,悬挂起一面乌克兰国旗。

这些人自称是伦敦的马赫诺夫主义者(来自于乌克兰无政府主义领导者内斯托尔·马赫诺),

借着占领这座豪宅,他们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对乌克兰人民,以及不支持开战的俄罗斯人民表示声援,

还放话说:“你们占领了乌克兰,我们就要占领你们的地盘”,

而且,贝尔格雷夫广场这栋豪宅只是第一步,他们会把这里当作“难民支持中心”,然后不断发展其他豪宅作为据点….

不过,在抒发雄心壮志的同时,这几个人也不忘享受一把难得的豪宅生活,

他们喝着威士忌和冰茶,又唱又跳,哼着电影《辣身舞》(Dirty Dancing)里面的歌曲,

对在隔壁窗户前围观的人喊道:

“我们是你们的新邻居,明天我会带些牛肉过来!”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几个人没在豪宅里发现任何吃的,

他们抱怨,这个杀千刀的寡头地下室里到处都是酒,但是一点食物都没有,

几个人带了所有需要的物品,唯独忘了食物,

如果其他人愿意给他们一些吃的,他们将非常感激,

但他们不可以出楼,只能用绳子把食物从楼下拉上来。

可能是因为太过嚣张,

到了白天,楼下已经来了不少凑热闹的路人和记者,

路过的Ivan看到有人如此勇敢,恨不得举双手支持,

他的家乡是乌克兰西部的利沃夫,这些俄罗斯寡头,早就让他痛恨欲绝:

“这么做真是太棒了。这是杰里帕斯卡的房子,他和普京是朋友。

我的同胞们正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需要帮助。”

Ivan

在英国制裁领域工作的Charles Delingpole也支持这样的抗议行动,

他觉得:“英国在制裁俄罗斯寡头上也太慢了一点,而且并不是因为程序才那么慢,就是因为他们不敢去做。”、

不过他也承认,这里面还涉及到法律的问题,“与怪物战斗并不意味着我们自己也得变成怪物。”

Charles Delingpole

围观的人们向几个抗议者抛来了许多问题,

当被问到究竟是怎么跑进豪宅里时,

他们打哈哈说,一切都是“魔法”,需要一定的攀爬技巧,但绝对没有强行闯入,

自己所做的,无非是利用人权进行抗议,

“我们在这里抗议一个俄罗斯寡头和一个军火贩的财产,

他们的行为不仅违法,还没有道德,这笔财产应当属于乌克兰难民。”

然后又对英国内政大臣普丽蒂·帕特尔喊话:

“不用担心,帕特尔,我们替你做了你该做的工作,找房子欢迎难民。

我们打算留在这里,直到普京停战再走,他要对那些失去家园和土地的人们负责,制裁是远远不够的,我们的政府行动太慢了,他们在耍我们。”

“我们在免费帮政府做他们该做的工作,希望到了4月底,我的税单上能有很大一笔减免。”

当被问到豪宅里长什么样时,

一个抗议者自嘲道:“我反正是配不上,当然没有人能配得上,这里太豪华了,可能有两百个房间,还有一种龌龊的花哨感(filthy fancy),里面有许多普通人永远用不到的东西”,

旁边的人补充道,他在里面迷了很多次路,因为房间实在是太多了….

他们告诉围观的人群,

除了几个先到的探路人以外,之后,还会有另外一大波“援兵”来到这里,

他们已经做了主,要把这栋楼开放给所有乌克兰难民和其他国家的难民居住。

贝尔格雷夫广场距离白金汉宫只有一步之遥,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当然引来了警察,

凌晨时分,当抗议者们刚刚占据豪宅时,警方就已经接到了报案,并前往事发地点,

但警方到达时,这些人已经进到豪宅室内,挂起了横幅。

双方对峙了好几个小时,

数十名警察,以及一个登山小队守在楼下,试图劝说用吊车把他们从阳台上“接走”,

但这几个人完全不理会警方的提议,反而要求得到与首相相同的待遇,

还表示希望能得到一份书面文件,以确定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不能被平白逮捕。

十辆警车停在门口,吊车也在一旁待命,街道早就遭到封锁,

但几个抗议者就是软硬不吃,表示只有警察在保证不会逮捕他们的前提下,他们才会主动离开,并笃定地说,绝对没有入室盗窃的痕迹,

警方曾试图架梯子登上阳台,但被抗议者无情推开。

中午时刻,抗议者口中的“援兵”到达,试图突破重重包围,冲进豪宅中,

但警察迅速制止了他们,将其扑倒在地,有四人因此遭到逮捕。

处理完了这一波,警方也不愿再和窗台上的几位再耗下去,

他们穿上了防暴装备,用电钻撬开前门,把吊车伸到阳台上,终于能把这几个抗议者带走,

他们气得在阳台上破口大骂:“快走开,你们这些失败者,你们就是法西斯的卑鄙小人!”

当然,事已至此,讲再多的脏话也没有用,

警方将4名抗议者悉数逮捕,并仔细巡查了各个房间,确保没有漏网之鱼。

根据两项不同的法规,警方将这8人全部拘留起来,接受审讯,

这场短暂的“解放豪宅”运动,暂时以失败告终。

不过,他们对于自己的行动并不后悔,

一位拒绝透露姓名但声称自己来自立陶宛的抗议者说:

“我们都能平静地接受遭到逮捕的结果,因为我们早就料想到了这样的结局,我已经做好为我的行为承担后果的准备了。”

“我们这么做,不是为了占领,而是为了解放。”

辖区内发生了这么轰动的事件,伦敦市长萨迪克·汗感到非常惊讶,

倒不是因为有人闯入豪宅,而是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警方会介入其中。

这位市长本身也是没收豪宅安置难民的支持者,

他说,虽然无法宽恕抗议者私闯他人住宅的行为,但警方,真的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吗?

“我不清楚警方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因为我们都知道那个地方没有人住。

但我不确定他们有没有干扰到邻近的居民,所以这些都是问题。”

萨迪克·汗

他还隐晦地表示,其实能够理解这些抗议者的行为:

“我们都知道,伦敦有许多寡头的房产,我们明明有好几周的时间来查封这些豪宅,安置难民,可没有人这么做。”

“我不会赦免这些人,但他们的确把法律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那,这栋豪宅真的会如政客所说,民众所愿那样,成为难民们的安家之处吗?

首相发言人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他认为,需要一项新的立法,才能让这些被扣押的房产堂堂正正地用来安置难民。

“蹲守在别人家里是犯法的。我们现在正在努力确定这些被扣押房产最适当的用途,同时,房主们也将受到制裁。”

看来,这项“物尽其用”的计划能不能实施,还有等待时间来考验啊…..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0610307/Squatters-invade-25million-Knightsbridge-mansion-Russian-oligarch-Oleg-Deripaska.html

https://www.theguardian.com/uk-news/2022/mar/14/squatters-occupy-russian-billionaire-oleg-deripaska-london-mansion

——————–

好孩子不要模仿 :我真的挺好奇人类的未来社会到底会是个什么鬼玩意

猫猫叹气:还以为昂撒洗干净穿上衣服以后都装文明人了嘛,骨子里还是那个野蛮人

Vinono0:挺好的,这样以后富豪们不敢去伦敦买房子了(并不)。毕竟市长都支持私闯民宅,并且盗窃。

英俊的大兄弟:在富人区收留难民,资本主义可不兴这个啊

超爱钱的马小玲:私闯民宅不犯法吗?你让我以后怎么比喻人权?比如英式弹性人权吗?

景色依旧等你:我对欧美人权财产保护印象最深的就是“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一度成为我思考问题的出发点,哈哈哈哈哈现在看来像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