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乌克兰男孩独自穿越620英里投奔亲人,而这,已是他第二次逃难…

【新西兰生活网】上上周,我们在一篇文章里提到,有个11岁的乌克兰男孩独自一人到斯洛伐克避难。

在斯洛伐克,志愿者们给了他很多安慰和安全感。

不过当时,人们不知道男孩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一个人过来。

这几天,有媒体采访了男孩和他的家人,发现完整的故事更惊心动魄。

小男孩独自穿越620英里,身上只带着一个塑料袋、一本护照和一个书包。
没有亲人,语言不通,他竟然成功抵达斯洛伐克,与家人团聚,堪称“奇迹男孩”……

男孩的名字叫哈桑·阿卡汉拉夫(Hassan Alkhalaf),来自乌克兰南部第聂伯河附近的扎波罗热市。

最开始,这家人住在叙利亚,哈桑的父亲是叙利亚人。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父亲在战争中身亡,留下妻子和五个孩子。

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哈桑就成了难民儿童。

炮火纷飞中,哥哥姐姐抱着他几经辗转,来到了母亲的祖国乌克兰定居。

哈桑的母亲尤利娅·皮西茨卡亚(Yulia Pisetskaya)是个坚强的女人。为了拉扯大五个孩子,她努力工作,尽力给他们提供最好的教育和生活。

在最大的四个孩子能独立生活后,她把他们送到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迪斯拉发上学。

年纪小的哈桑留在妈妈身边。

在“冒险之旅”开始前,他是个有些“娇气”的男孩,不会做家务,连茶都不会泡。

他也很黏妈妈,去年的夏令营他说什么也不肯去,害怕和妈妈分开。

尤利娅对哈桑是溺爱的,对这个生命伊始就面对战火的孩子,她还要求什么呢?

无非想让他平平安安长大罢了。

可谁能想到,从叙利亚搬到乌克兰的难民,能再一次成为难民。

3月3日的深夜,俄军向扎波罗热核电站发动炮击。这座核电站为乌克兰提供20%的电力,是欧洲最大的核电站。

到4日凌晨一点,核电站在袭击中起火,到早上6点20分火被扑灭。一栋建筑物的三层楼被烧毁,所幸无人伤亡。

俄军在确认核辐射没有发生变化后,宣布占领核电站,之后反应堆正常工作。

但扎波罗热的市民们非常担心,他们害怕安全设备已经在战火被焚毁,核电站可能随时发生核泄漏。

想到这个可能性,尤利娅心急如焚,不敢让哈桑继续在这里生活。

但她又无法带着儿子走,因为她那年迈老弱的母亲还需要照顾,老人是肯定跑不了的。

尤利娅爱儿子,但她也爱母亲,这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她咬牙决定,让哈桑独自一人去斯洛伐克找哥哥姐姐们,自己留下来照顾母亲。

就这样,11岁的小哈桑和妈妈、外婆道别后,登上前往斯洛伐克边境的火车。

他带的行李非常少,只有一个塑料袋、一本护照和一个红色双肩包,包里放着食物和水,很快被他吃完了。

在他的手背上,有妈妈写下的大哥的电话号码。
妈妈告诉他,等到边境后找好心人帮忙打电话,大哥会来接他。

如果号码不小心被擦掉,还可以用纸上的信息。
她把写着大哥号码和地址的纸系到哈桑的腰间,让他小心保管。

拥挤的火车载着哈桑,从扎波罗热到利沃夫,再到靠近斯洛伐克的乌日霍罗德。

哈桑全程非常紧张,一节车厢里挤着300人,很多人说的语言他完全听不懂,感到非常害怕。

但他还是坚持到最后,在乌日霍罗德站下车后,他按照妈妈的指示搭车,一路坐车一路走,最后走到了斯洛伐克的边境。

斯洛伐克的边境官员看到哈桑时,都惊呆了,不敢相信竟然在难民潮中看到独自过来的小孩子。

虽然语言不通,但哈桑知道该怎么做,直接把护照、纸和手背给他们看。

边境官员打通他大哥的电话,大哥很高兴,也有些后怕。

“我都不敢相信,他是我们家最小的,连茶都不会泡。所以听说他自己过来时,我非常非常担心。他之前甚至不敢独自去夏令营。”

哈桑的二姐说,让弟弟一个人过来是个挺危险的主意,好在他平安无事。

“我们本来考虑的是,我们中的一个人回乌克兰,把弟弟带回来。但这么做也非常危险,最后只好让他单独过来。”

“听说他过境时,我们都很惊讶。不过,他没太关心会发生什么,只想和我们重聚。”

在边境官员的帮助下,几日后,哈桑和哥哥姐姐们在布拉迪斯拉发团聚了。

斯洛伐克政府发布了他的故事,把他叫做“小英雄”。

内政部长罗曼·弥库勒克(Roman Mikulec)和他见面,说他在旅行时表现出“极大的决心、勇气和无畏”,成年人中都罕有。

而哈桑自己,虽然逃亡途中很害怕,但成功后感到很骄傲也很自信,在演讲时说支撑他走下去的是“母亲给的希望”。

仍在乌克兰的尤利娅发了一段视频,感谢路上帮助儿子的好心人。

“我是一个有很多孩子的寡妇。我想感谢斯洛伐克海关和志愿者帮助我儿子过境。我想感谢你们,救了我孩子的命。在我镇子的旁边有一个核电站,俄军正在那里射击。”

“我不能离开我的母亲,她已经不能走路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儿子送上去斯洛伐克边境的火车。在你们这个小小的国家,有很多心胸宽广、乐于助人的人。”

“希望你们能继续救我们的孩子,保护我们的孩子。”

哈桑的大哥申请了临时保护,他们会在斯洛伐克继续住下去,同时祈祷母亲一切平安。

独自逃亡620英里的儿童实属罕见,不过有类似情况的难民儿童不少。

斯洛伐克媒体报道,有数十名未成年人在没有父母和其他监护人的情况下,从乌克兰逃到该国。

政府的劳动、社会事务和家庭办公室表示,约有70名儿童单独过境,已被儿童和家庭中心接收。

和哈桑一样,他们的父母因各种原因无法离开,只好让孩子先走。虽然前路危险,但总比坐以待毙要好。

哈桑是幸运的,但其他孩子呢?

还是希望战争赶紧结束啊……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10601983/Boy-11-journeyed-600-miles-reunites-siblings-Bratislava.html
https://abcnews.go.com/GMA/Family/11-year-boy-escapes-ukraine-safely-reunites-siblings/story?id=83433677
https://people.com/human-interest/ukrainian-boy-reunited-with-siblings-after-traveling-alone-to-slovaki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