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万甘蔗女工被哄骗切掉子宫,防止妇科病影响工作?!印度糖厂太狠了…

【新西兰生活网】印度一家私立医院里,一名中年女性正在等着做子宫切除手术。

她告诉前来探病的记者,医生诊断她患了子宫肌瘤,如果不切除可能会癌变。

同病房另外两个住院的女人,刚刚做完子宫切除手术…

几个小时后,女人的子宫和卵巢被一并切除,接下来,她需要修养半年,再回到甘蔗田里继续干活,来偿还高额的手术费用:

这笔钱,还是她向自己的东家——制糖厂借贷来的。

这几个女人有一个共同的身份:

马哈拉施特拉邦的砍甘蔗工。

在马哈拉施特拉邦,类似这样被切除子宫的砍甘蔗女工,至少有十几万人……

为什么,这么多砍甘蔗女工需要切掉子宫呢?

这一切,得从头说起…

近些年来,印度的制糖业迅猛发展,2017年,印度超越南美糖业大国巴西,成为全球第一制糖大国。

高速发展的制糖业背后,是对砍甘蔗工的越来越大的需求。

每到收获季节,大批女工加入砍甘蔗的行列。

她们在参与劳动,挣得低廉薪水的同时,还得面临子宫被切除的风险。

在马哈拉施特拉邦,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只身奔走邦里的各大产区,深入调查六年的社会工作者Manisha,揭开了其中的真相。

她先走访了一位名叫Prabhavati的中年女士,这位女士每天要顶着烈日,在甘蔗田里干满十个小时,但她很少因为女性的生理期病痛缺勤,

因为早在七年前,才26岁的她就被割掉了子宫和卵巢。

据她描述,那一天在高强度的劳动之后,她的肚子突然疼痛难忍,不得已停工到医院检查。

诊断后,医生直接了当告诉Prabhavati,她的子宫有病变,一定要做手术切除,不然会得癌症。

不明就里的Prabhavati没有多想,听从医生的建议做了手术。

之后,Prabhavati足足休息了半年,还落下了后遗症,弯腰的时候总是很疼,工作效率也大幅度降低,不得不让儿子休学来帮她。

Prabhavati告诉Manisha,后来有人帮她找别的医学专家看过病历,她的病其实只需要用药治疗,配合休息三个月就能痊愈,根本无需手术切除子宫。

那为啥当地医生非得要坚持这么“极端”的治疗方式呢?

为啥除了Prabhavati,周遭从事砍甘蔗工作的一代又一代女工,几乎都会遭遇类似的切除子宫手术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Manisha又走访了一个几乎所有女性都从事砍甘蔗工作的村子,当问到哪些人没有子宫时,现场一半的人都举起了手。

这让Manisha非常吃惊,因为根据她调查掌握的数据,仅仅是她走访过的地方,被切掉子宫的砍甘蔗女工就有10万…

这些女工大多数在20岁出头就被医生切掉了子宫。

这位名叫Sheila的女工经历更加离谱,当年她才22岁,一天干完活之后突然觉得胃痛,去医院检查后却被医生告知子宫出了毛病,之后就是安排手术,切掉子宫。

虽然Sheila当时已经有了孩子,但事后回想起来,她依然愤怒和心痛。

在她看来,自己当时根本就是犯了胃病,却被医院割掉子宫。

而手术后的多年,她的胃病不仅仍旧反复发作,还永久失去了生育能力。

在调查中,一个细节引起了Manisha的重视,Sheila说,子宫切除手术费大约要500美元,一大半都是借来的。

而向她们提供借贷的,都是这些女工的东家——制糖厂。

据Sheila透露,制糖厂常常以5%的“优惠利息”,给需要子宫切除手术的女工们贷款。

女工们在复工后,需要更辛苦地工作才能还清这笔相当于她们半年薪水的手术费。

Manisha不禁开始怀疑:

制糖厂和医生是否达成了一种私下默契(阴谋),合伙榨取生病女工的血汗钱?

那么,这些砍甘蔗的女工们为什么会经常生病呢?

在近距离调查了20岁女工Reika的工作环境后,Manisha开始逐渐了解到真相。

繁忙的收获季节,Reika每天凌晨三点就要起床去甘蔗地里干活,高强度劳动的她,最近出现了头疼,胃痛,全身多个部位疼痛。

而去当地医院检查后,医生又一次祭出了百试不爽的剧本:

“子宫里长瘤,需要切除…”

不明真相的Reika已经开始考虑做手术了,她也在咨询周围人之后,开始考虑找制糖厂借款,凑齐手术费。

Manisha去Reika工作的甘蔗地参观了一通,发现女工们都住在条件恶劣的荒地里,没水没电,没有干净的洗浴设备和厕所。

这样的环境里,Reika这类女工很容易感染妇科疾病。

不仅如此,一位法国环境专家在这个邦的多块甘蔗田里取的土地样本,以及对当地女工的头发,进行毒物化验分析后,发现当地的土地里的污染物金属尤其是钡(Barium)严重超标,是正常值的80~170倍!

在重污染坏境里工作和生活,Reika这样的砍甘蔗女工不可避免地更易患上妇科病,及其他腹痛疾病。

可是,生了病的女工就一定需要切除子宫吗?

答案是否定的。

即便是许多被准确诊断出妇科病的女工,Manisha将她们的病历拿到可信的大医院去复诊,得到的结论也都是只需药物治疗。

一名当地男子的话,让Manisha意识到背后的事情很不简单,他说:

“几年前,一个名叫Gholve医生,经常下乡道村里去免费诊断,拍X光片。”

“3000多女人都去排队看病,我妻子也去了。结果看完病第二天,他就通知我们要紧急手术,切除我妻子的子宫…”

男子描述的情形,是Manisha听过的当地众多私立医院的惯用手法之一。

现在,把一系列的调查联系起来,Manisha勾勒出了“切子宫”真相的全部轮廓:

制糖厂的高强度劳动和高污染环境让女工们患病(大多跟妇科病有关),

于是,和制糖厂有“默契”(或勾结)的当地私立医院,常常建议女工做子宫切除手术,这样一来,医院赚了手术费,制糖厂也通过放贷小赚一笔。

女工们在切掉子宫后,虽说留下了一些后遗症,但没有了反复发作的妇科病,能保证往后的持续劳动,为甘蔗收割提供源源不断的生产力。

高强度劳动让女工生病,医院忽悠女工切子宫赚手术费,制糖厂再放贷赚利息。

只有砍甘蔗女工遭受盘剥,身心受伤…

这个秘密“产业链”让Manisha愤怒不已,她找到制糖厂负责人,质问他工厂的生产环境,以及当地医院兴旺的子宫切除手术的阴谋,这位负责人不以为然地回复:

“这些事我不清楚,你要是想了解更多,那我们最后可能就法庭上见了…”

有感于数十万砍甘蔗女工被无端切掉子宫的黑产业链,Manisha回到孟买,愤而成立了“砍甘蔗女工联合会”,呼吁印度政府重视女工们的健康和生命,严查医院和制糖厂的阴谋。

在Manisha的奔走和努力下,印度政府调查和取缔了一批勾结制糖厂,给砍甘蔗女工滥用子宫切除手术的私人医院。

然而,这也只是杯水车薪,时至今日,这样的医院依旧在马哈拉施特拉邦随处可见,甚至宣传子宫切除手术的广告牌就公然矗立在院门口。

女工们的工作环境依旧没有改善,她们依然在严重污染的甘蔗田里劳动。

当私立医院负责手术医生被调查人员质问:

为什么其他医生诊断不需要手术,而你们却执意要切除年轻女工的子宫,是不是为了赚钱?

这位医生如是回答:

“其他医生可能在撒谎,我们这里是合法的医院,有相关部门的批准和许可,我们的诊断没有问题…”

尽管这两年,越来越多的案例被媒体曝光,但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依然有许多年轻的砍甘蔗女工被医生建议切掉子宫,向制糖厂借贷高额的手术费,

在手术之后,回到甘蔗田里日复一日地辛苦劳动。

这样的循环,不知何时才能被打破……

Ref:

https://www.financialexpress.com/india-news/maharashtra-cane-cutters-forced-to-remove-uterus-govt-sets-up-probe-panel/1641400/

——————–

oh千年颖魔:我记得电影《永不妥协》的一句女主反问无良公司的代表律师的一句台词“那你的子宫又值多少钱?”。

再来一罐旺仔牛奶_:她的子宫属于任何人,除了她自己。

終启:资本家真的有下限这种东西吗

一月一日一个人:我艹世界上还有这种臭不要脸的剥削方式。

rivaritia:资本家对工人的压榨很残酷,现在的资本家没这么明目张胆地猖狂,还不是因为历史上发生过几次工人革命。不反抗只会被压榨得渣子都不剩。

·小白杨poplar·:不放过一丝剩余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