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爱泼斯坦提供上千模特女孩的同伙狱中自杀!同起案件,同样死法,同没有监控!

【新西兰生活网】爱泼斯坦在狱中自杀后,世界仿佛进入一部政治惊悚片。

全球无数人怀疑,他不是真的自杀,而是有人想要阻止这位恋童癖岛主供出自己,雇凶杀人灭口。

这一说法常被主流媒体视为阴谋论,因为没有切实的证据。

可谁知道,现实就是如此疯狂、如此的戏剧性……

昨天,爱泼斯坦的同伙,法国模特经纪人让-吕克·布鲁内尔(Jean-Luc Brunel)也在狱中“上吊自杀”,同样没有监视器记录他死前的几个小时。

(让-吕克·布鲁内尔)

布鲁内尔是爱泼斯坦的密友,也是恋童癖性剥削圈中的核心人物。

他被指控给爱泼斯坦提供超过1000名女孩,旗下的MC2模特经纪公司到处是下药和强奸,基本是给权贵输送性资源的魔窟。

去年6月,他因强奸未成年人的罪名在法国接受正式调查,之后一直关在巴黎南部的La Sante监狱里。

这座监狱建于19世纪,关押过法国近代史上最危险的罪犯,是法国管理最严格的监狱之一。

作为臭名昭著的爱泼斯坦的同伙,布鲁内尔当然“享受”最严密的关押。他被关在单人牢房里,有狱警随时检查他的动向和状态。

过去几个月,因为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良好,没有任何自杀意图,监狱就没有给他安排自杀监视。

可谁知道,在周六凌晨1点30分左右,狱警在夜间巡逻时,发现布鲁内尔被一块床单吊死在牢房里!

(La Sante监狱的单人牢房)

没有监视录像记录他死前的最后几个小时,他的牢房本身也根本没有监视器。
具体情况巴黎司法警察局还在调查中,为了了解他确切的死因,之后将进行尸检。

巴黎检察官办公室不愿意评论布鲁内尔是否是自杀,但有调查人员告诉媒体,“初步证据指向的是自杀”。

看上去没有自杀意图的人,突然自杀了,这本身就挺怪了。
更不用说,布鲁内尔的死法和爱泼斯坦一模一样,都是单独监禁,都是没有监控,都是上吊身亡。

2019年8月10日,爱泼斯坦在狱中等待审讯期间,突然死亡。大都会惩教中心的监狱官员说,是他自己选择上吊自杀。

大都会惩教中心被认为是美国最安全的监狱之一,7月份,在法院拒绝保释后不久,爱泼斯坦在牢房内被发现颈部有伤,随后送往医院。

监狱认为爱泼斯坦企图自杀,把他安置到有自杀监视的牢房里。但在死前一个多星期,监视模式停止了,原因不明。

(大都会惩教中心)

在爱泼斯坦死亡前几天,和他同囚室的狱友也被调到别的房间,只剩下他一个人。爱泼斯坦所在的牢房原本需要每半小时检查一次,但在“自杀”当晚,这一程序因“人手不足”并未执行。

就这样,在没有任何目击者和监控视频的情况下,爱泼斯坦吊死了。

(爱泼斯坦死后的牢房照片)

法医克里斯丁·罗曼(Kristin Roman)进行了尸检,最初将死亡原因归类为“未决”。

但几天后,纽约市首席法医芭芭拉·桑普森(Barbara Sampson)将死因改为“自杀”,没有透露背后的原因。

有消息人士告诉媒体,桑普森改变的一个因素是爱泼斯坦之前有自杀企图。

美国法医协会的主席乔纳森·阿登(Jonathan Arden)质疑官方结论,因为爱泼斯坦的尸体存在舌骨断裂,这通常出现在被勒死的受害者身上。

(爱泼斯坦断裂的舌骨)

除了舌骨外,左右两边的甲状腺软骨也断了,法医病理学家迈克尔·巴登(Michael Baden)说,他从未在自杀式上吊中看到这种情况。

“过去40、50年里,我在纽约市州立监狱处理过上千起自缢案,没有一起出现过三处骨折。”

法医学家们一致认为,眼球出血在杀人绞死中很常见,在自缢中很少见。而爱泼斯坦的尸体,就出现眼球出血。

(爱泼斯坦的尸检报告)

追查此案的电视栏目《60分钟》拿到了爱泼斯坦死后牢房的照片,发现其中也存在不合理的地方。

和布鲁内尔一样,爱泼斯坦是用床单吊死的。在拍摄的现场照片里,可以看到两根掉在地上的橙色索套,从边缘和旁边的床单看,很明显是从床单上剪下来的。

但是,在死因档案中,作为证据呈现出来的索套,边缘两端却是有缝线的,而不是裁剪的。

这明显和现场的索套不一致。《60分钟》说,他们不清楚是哪根索套吊死了爱泼斯坦,也不知道是谁用剪刀剪下床单。

虽然疑点重重,在官方说法里,爱泼斯坦仍然是自杀死的。这很快引发网友争议,这次布鲁内尔以同样的方式死后,阴谋论变得越来越像真的了。

“我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呢。”

“拜托……他们甚至用同样的借口,同样的杀人方法?根本没试图掩饰啊……”

“真搞笑,为什么监狱里监视高危囚犯的监视器,质量还没沃尔玛买的婴儿监视器好。”

“怎么,监视器又遭遇‘技术故障’了?”

“……他死的时候,牢房里的监视器没开。
嗨,我看过这一集!”

对此,布鲁内尔的律师们说,他们相信他是真的自杀,但原因不是出于羞愧或恐惧,而是抗议司法系统不公正。

律师马赛厄斯·奇奇波蒂奇(Mathias Chichportich)等三人向媒体发声明,说:“这起悲剧,来源于一个75岁的男人被媒体和司法系统联手打垮。现在,是时候提出问题了。”

“让-吕克·布鲁内尔一直坚持自己是清白的,多次努力证明这一点。几个月前,法官一度放了他,但他很快再次被监禁,生活在没有尊严的环境里。”

“他的自杀不是出于愧疚,而是被严重的不公正所逼。”

这套说法实在有违常理,如果布鲁内尔真的是清白的,渴望洗刷污名,那么最好的办法不是参加庭审,一切交给法律吗?

在庭审之前自杀,反而更像是畏罪自杀。而且,如果真的想抗议司法不公,死前留下控诉的遗书,不是更合情理吗?

也许,律师们这么说只是为了保全他的名声。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布鲁内尔离“清白”的距离实在太远了。

上世纪80年代,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模特经纪人的布鲁内尔,认识了爱泼斯坦的女友吉斯莱恩·麦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

(布鲁内尔和麦克斯韦尔)

她将他介绍给爱泼斯坦,两人臭味相投,发现彼此都对美丽的少女感兴趣。

爱泼斯坦给布鲁内尔投资了100万美元,帮他建立了新的模特经纪公司,MC2 Model。受害者弗吉尼亚·朱弗尔(Virginia Giuffre)说,这家公司就是给性交易打掩护的。

在1988年,《60分钟》报道过模特们经常在布鲁内尔的公司里被性虐待。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没有引起太大反响,布鲁内尔全身而退。

之后几十年,陆陆续续有更多的受害者,她们有的被布鲁内尔强奸,有的在十几岁被他骗去加入爱泼斯坦的性交易团伙。

靠着时尚圈的资源,布鲁内尔给爱泼斯坦和他的朋友们提供源源不断的女孩,他也成为爱泼斯坦圈子里的坐上宾。

1998年到2005年,布鲁内尔是爱泼斯坦的“洛丽塔快线”的常客。在2008年,爱泼斯坦因嫖宿未成年女孩入狱后,布鲁内尔更是去探监好兄弟至少70次。

(爱泼斯坦、布鲁内尔和麦克斯韦尔在洛丽塔快线上)

据弗吉尼亚说,爱泼斯坦曾经告诉她,他和布鲁内尔带来的一千多个女孩睡过觉。

她还清楚地记得,布鲁内尔曾经把12岁的三胞胎女孩从法国“空运”到美国,作为给爱泼斯坦的“生日礼物”。

在法庭文件里,确实记录受害者中有来自巴黎的三胞胎。她们当年以为布鲁内尔要给她们模特工作,结果被带到爱泼斯坦的家。

2019年,随着爱泼斯坦的丑闻曝光,法国警方对他的密友布鲁内尔展开调查。

一些受害者站了出来,但绝大多数案子都发生在70年代到90年代,意味着它们超过了法国性犯罪的20年追诉期。

法国的地方法官用英文呼吁更多受害者站出来,终于,2020年11月,弗吉尼亚出现了。她指控布鲁内尔在2001年强奸她,刚好在诉讼时效内,因此可以起诉。

(弗吉尼亚·朱弗尔)

几周后,布鲁内尔谎称自己要去度假,买了张前往塞内加尔共和国的单程机票。还好,他在戴高乐机场被警方拦下,从此失去自由身。

更多的受害者站出来,很多都是曾经的顶级模特。其中包括荷兰模特希西亚·豪斯曼(Thysia Huisman),她说在她18岁时布鲁内尔下药强奸了她。

(希西亚·豪斯曼)

新西兰模特佐伊·伊布洛克(Zoe Brock)说,90年代初,她在布鲁内尔巴黎的家里被性侵。

(佐伊·伊布洛克)

布鲁内尔“自杀”的消息传出来后,受害者们表示很失望,看不到他走上法庭被审判。

“我为正义奋斗了两年了,结果他永远没法出庭,真的太失望了。” 希西亚告诉媒体。

弗吉尼亚在推特上说:“不能在最后的审判中面对他,我真的很失望。但我很高兴去年我能作证,让他留在监狱里。”

受害者们的律师说,无法获得正义的痛苦是难以估量的,同时,“受害者们感觉到他留下很多秘密”。

布鲁内尔死了,了解爱泼斯坦恋童癖圈的人又少了一个。

剩下有关的名人,一个是安德鲁王子,一个是爱泼斯坦女友吉斯莱恩·麦克斯韦尔。

(安德鲁王子和爱泼斯坦)

前几天,安德鲁王子和弗吉尼亚达成庭外和解,承认她“性侵受害者”的身份。他没有承认自己曾强奸过她,但他同意给她的慈善基金会支付1200万英镑。

安德鲁王子的案子就此告一段落,他不用上法庭,不用辩解任何事。这也意味着,他是安全的。

(巧的是,布鲁内尔死的这天,刚好是安德鲁王子的生日)

麦克斯韦尔就不一样了。去年年底,她被判有罪,上个月要求重审,因为她觉得陪审团中有人用自己被性侵的经历,说服其他陪审员做有罪判决,导致陪审团不中立。

在布鲁内尔死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离死亡不远了,很可能下一个在狱里死的就是她。

“吉斯莱恩·麦克斯韦尔 1961-大概下周”

“不会只死这一个。吉斯莱恩·麦克斯韦尔到现在还活着真是奇迹。”

麦克斯韦尔的哥哥告诉媒体,他们对布鲁内尔的死感到害怕。他说妹妹绝对没有自杀倾向,但精神科的医生坚称她有自杀风险,每晚15分钟叫醒她一次,看她是否还活着。

“这完全是对囚犯权利和基本人权的侵犯!”哥哥伊恩说,“讽刺的是,我妹妹没有自杀倾向,却被自杀监视。爱泼斯坦和布鲁内尔在监狱里自杀,却没有受到自杀监视。”

他认为两人的自杀都有些离奇:“又一个人在戒备森严的监狱里吊死了。我的反应是彻底的震惊,也非常困惑。”

目前,麦克斯韦尔和精神科医生、狱警还有另一人住在监狱牢房里,牢房里发生的一切都被监控器录下来。

如果有人想在这里勒死她,还是有一些难度的。

(布鲁内尔和麦克斯韦尔)

爱泼斯坦已经死了两年了,但背后的阴影迟迟不散,如今布鲁内尔又因同样的方式“自杀了”,
真相到底是怎么样呢?

希望未来,我们能找到答案……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0530247/Jeffrey-Epsteins-friend-Jean-Luc-Brunel-prison-suicide.html
https://edition.cnn.com/2022/02/19/europe/jean-luc-brunel-jeffrey-epstein-death-intl/index.html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60443518
https://www.cbsnews.com/news/jeffrey-epstein-autopsy-a-closer-look-60-minutes-2020-01-05/

——————–

改名啦改头像啦:我记得在历史的某一时段,爱泼斯坦的罪行本身都算是“阴谋论”的内容。

梁宝晴:连杀人方式都懒得换一下 就明目张胆杀鸡儆猴呗

小君的YY世界:虽然但是…在看到next week or so还是忍不住笑出来了

好运章鱼博士:这就是自杀,不要多想,多想了都要自杀

三观不正二次元:他们不死有些人就要急死了

万一被梦想光临呢:别的我不知道,但估计那位女伴应该快吓死了

寒ANNNNN:看了爱泼斯坦的纪录片,真的是在权色中发挥到极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