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皇家音乐厅剪头发,去梵高博物馆做美甲?荷兰抗议不合理抗疫的画风太怪了!

【新西兰生活网】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是荷兰文化的象征,也是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圣殿之一。

它建立于1811年,与波士顿交响乐大厅、维也纳金色大厅齐名。

每年,无数顶级音乐家在这里演奏超过900场音乐会,来自全球的观众超过80万人,是世界上听众第二多的音乐厅。

优雅、古老、有格调,这些都是皇家音乐厅的写照……

然后,昨天,它转行开起理发店了。

这不是P的图,也不是行为艺术表演(虽然某种意义上也算),而是皇家音乐厅办的“限时美发沙龙活动”。

音乐厅向50名需要理发的观众开放,只要付2.5欧元,就可以享受台上的理发服务,同时聆听背后的管弦乐团演奏。

在查尔斯·艾夫斯作曲的《第二号交响曲》中,两位专业理发师伴着恢弘激昂的旋律,给人们喷胶、剪发、做造型。

台下,还有40多名等待理发的顾客,

所有人听着音乐等着,轮到自己后默默地走上台,对理发师说出自己想要的发型。

皇家音乐厅的理发是专业的,氛围也是一流的,
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根据荷兰的防疫政策,理发店可以正常营业,但是音乐厅不行。

1月14日,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宣布解除商店、理发店、美容院、健身房、美甲店的封锁禁令,允许它们每天经营。

但所有文化类机构,包括电影院、博物馆、画廊、音乐厅、剧院,仍然不能开放,至少要关闭到1月25日。

这个消息出来后,荷兰文化界就炸了,认为政策不合理,也不公平。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在屏幕上抗议该政策)

相比于理发店这种狭小的空间,有着固定座位且场地开阔的音乐厅、剧院应该更安全,

更不用说人本来就很少的博物馆了。

理发、健身这种外在需求可以被满足,看画和听音乐这种精神需求却不行。
这是为什么?

于是,喜剧演员桑娜·德弗里斯和迪德里克·艾宾厄牵头,发起了一个叫“剧院变沙龙”的抗议活动。

荷兰有70多个文化机构参与其中,皇家音乐厅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已经耐心等待两年了,是时候让政府更公平地看待文化机构了。”皇家音乐厅的主管西蒙·雷因克说。

(西蒙·雷因克)

“我们真的不理解为什么政策是这样的。过去两年,我们已经向大家证明了,去音乐会和博物馆是非常非常安全的。实际上,在人群管理方面我们是很专业的,我们知道如何应对大量人群。”

“是时候结束对文化机构的不平等待遇了。我们通过这一行动,支持我们全行业的呼声。”

一同参与抗议活动的,还有梵高博物馆,

它不光理发,还做美甲。

在梵高油画的背景下,两名美甲师给顾客们的指甲打上底油和指甲油。

为了符合梵高主题,她们做的是花与星空美甲。

博物馆馆长艾米莉·戈登克说,这是梵高博物馆历史上的第一次,非常受民众欢迎。

现场,还有家长带着三岁小朋友过来理发。

虽然是为了抗议政府的防疫政策,但梵高博物馆还是遵守基本规则,所有进来的人必须出示健康二维码,戴着口罩保持距离。

戈登克说,她相信看画展比美甲沙龙更重要。

“参加博物馆和去美甲店一样重要,也许更加重要。我们的要求不多,只希望政府能保持公平,以大家都能理解的方式制定规则。在这一点上,政府是不足的。”

(艾米莉·戈登克)

“我知道政府允许健身房开业,但是我们也需要一个心灵健身房,博物馆就是人们来寻找生活的深度和理由的地方。”

在找理由开业上,荷兰的文化机构都创意十足。

位于海牙的梅斯达格全景观美术馆说,他们要举办一场“心灵提神会”,相当于“团体心理咨询”。

当然,实际上的“心灵提神”就是让人们去看荷兰最大的画作《斯海弗宁根全景图》,

除了名义不同,其他完全一样。

芬洛市的林堡博物馆说,为了让人们舒展筋骨,在封锁期间也保持锻炼,他们把博物馆改成舞馆,让市民和员工一起跳尊巴舞。

当然,跳完舞后顺带参观一下博物馆,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在阿姆斯特丹,眼镜蛇艺术博物馆宣布他们要转行做健身房,在一张张现代抽象画下,员工带领游客一起做瑜伽。

以脱口秀、戏剧和辩论闻名的德巴列剧院走得更远。
它直接成立了一个宗教机构,可以绕开所有条条框框,机构的名字叫“哲学协会-理性共同体”。

在宗教的名义下,开办脱口秀和辩论活动方便多了,

哪怕有人质疑,也可以说这是他们信仰的表达方式。

不过,虽然博物馆、音乐厅的开业明目找得很好,但荷兰政府并不是傻的。

荷兰政府很清楚它们是在找幌子,哪怕里面办的活动不一样,本质仍然是音乐厅、博物馆开门营业了。

阿姆斯特丹的市长直接给梵高博物馆的馆长打电话,说她不允许这么做。

馆长戈登克说,她估计博物馆会收到警告信,之后不得不关门。

市长还警告其他文化机构,不管他们做的事情有多时髦,都不会被容忍。

有些地方议会的官员威胁,如果继续开业,他们会不打招呼就上门封锁。

“转行”失败的就有乌特勒支市的音乐钟博物馆。

昨天,这家博物馆宣布自己的第二身份其实是健身房,它邀请参观者转动音乐钟的转轮,来锻炼手臂肌肉。

参观者还可以伴随着管风琴音乐在馆内跳舞,一边跳,一边游览展馆。

这个主意很好,但是开业不到一个小时,市政府的人就赶来,让他们关门。

同样被禁止的还有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这里收藏着著名的《戴珍珠耳环的女孩》。

员工原本想在馆内办一个健身训练营,但被政府禁止,于是一行人穿着印有这幅画的衣服,去海牙议会大厦门口健身了。

很多博物馆、音乐厅都面临被罚款的风险,它们也收到了很多政府警告。

但它们并不打算停止,还是想靠这种混搭的模式,尽力让自己的展览、音乐被更多人欣赏。

“我们就是想要为人们演奏,这就是目的。”皇家音乐厅的总经理多米尼克·温特林说,“在灰暗的日子里,我们想要激励人们,这也是音乐的意义。”

目前,荷兰的每日新增感染人数超过3万人,自疫情开始以来,记录了共350万感染病例和21000例死亡。

虽然住院人数在稳步下跌,但因为病毒变体的出现,新增病例数在不断创纪录。

但荷兰人等不下去了,不光文化机构在抗议,被禁止开业的餐馆、酒吧和咖啡厅也在抗议。

很多餐馆直接强行开业,无视政府的政策。

有16个城市的市政府支持餐馆开业,不管中央政府怎么说。

上周五,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超过一半的荷兰人支持开放餐馆和文化机构。

对荷兰政府来说,这实在是难啊,

想要降低疫情风险,又想恢复民众的正常生活。

也许,文化机构对少量人群开放是一个主意,就像这次的皇家音乐厅一样,只让50名观众参加。

人虽然少,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在社会情绪低落的时候,是需要一些激励人心的东西……

ref:

https://www.reuters.com/world/europe/dutch-museums-concert-halls-open-briefly-protest-covid-19-lockdown-2022-01-19/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60056168

——————–

可爱到昏岛:艺术来源于生活

wwei_:笑死…也算是种新思路

AAALTjy:要么就别管大家自由到底要么就严管,这是逗人玩还是过家家,精神错乱反复横跳

不与烂人论长短:莫名其妙想起理发师陶德💇里一边剪头一边pretty woman~

therealCecilia:感觉荷兰的GLAM机构一直很赞

山药好圆啊:懂了,明天就去做美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