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经济学家:新西兰气候已危及房产,应从永久产权转为租赁权

Dress Smart

【新西兰生活网】一位气候经济学家说,海平面上升带来的危害不断升级,使新西兰的住房仅适合于临时居住,我们国家应将(有风险的)房产的永久产权(freehold)转换成租赁权(leasehold)。

气候经济学家贝琳达(Belinda Storey)一直在研究高风险物业如何被高估,以及市场是否忽略了这一点。她说,国家将房产从永久产权(freehold)改变为租赁权(leasehold)的法律框架尚未赶上气候变化的威胁。

“在危害不断升级的地区(对于房产是)设有时间限制,但目前我们在财产权方面的法律结构却假定我们可以无限期地留在原地。”

在租赁权(leasehold)下,地主拥有土地,而房主拥用房屋。而地主应当是地方政府或中央政府 – 她正在进行的研究的一部分是开发工具来评估这些土地的价值。她说,目前这些土地的价值被大大高估,沿海物业继续吸引众多买家溢价购买。

推荐英语学习机构MSL

“您拥有越来越多的资产积累,不幸的是,大家期望当灾难袭来时有人会介入。”她说,但当真正灾难来袭之时,政府却感到无法干预。

她说,在威尔士有一个例子,当地议会给了费尔本居民26年的时间来撤离,政府告诉居民,将不会继续重建海防设施。

“当发生这种情况时,房地产市场陷入僵局,然后房地产价格下跌,但并没有崩溃,它们下跌了约40%,因为人们看着这块土地说,我在这海边生活了26年,走了就一无所有了。”

“因此,如果您只剩下15年的时间,而房地产价值可能仅被高估了60%,那么您仍然可以享受在沿海居住的房屋价值的40%。”

她说,如果实施租赁权(leasehold),风险则是透明的。“他们知道他们购买的东西只有未来25年的合法权利。”

根雕

她说,要将有风险的房产转换为租赁权(leasehold)资产,将需要向原所有者提供某种形式的赔偿。

她说,危险地区的保险保费用已经在上涨,但该数据尚未公开。“但是仅仅做一些精算分析就会告诉你,有些地方要么保费很高,要么你没得买保险。”

尽管她的建议有一定的道德风险,但她说不采取任何行动会加大道德风险。

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哲学教授丽莎·埃利斯(Lisa Ellis)对Nine to Noon节目表示,她同意这一想法。

“我喜欢这种从永久业权(freehold)改变为租赁权(leasehold)的想法,因为事实是我们必须面对气候变化,我们实际上根本就不是相互独立的自由人。”

“我们一起面对这些问题,我们依靠议会和中央政府提供基础设施。”

她说,租赁权(leasehold)提供的这种透明度将阻止风险发展。

“正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独立自主地生存下去。

“一旦下一场大风暴将您困在家中,这种自给自足的梦想就将结束,即使您的房基已经抬高,您仍然依赖我们所有人共同提供的基础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