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房租冻结解除,新西兰全国各地租金飙升

惠灵顿房产。(Source: 1 NEWS)

【新西兰生活网】据报道,去年的租金冻结解除后,全国各地的租金猛增,包括有记录以来的最大月度租金增长。

在政府取消Covid-19房租限制之后,房客一直在倡导组织机构敲门,甚至有些房客因为租金的40%的涨幅而向租赁法庭(Tenancy Tribunal)提起诉讼。

租金中位数上涨11%

根据商业创新和就业部(MBIE)的数据,在全国范围内,从9月25日解冻到2020年底之间,租金中位数上涨了11%。在取消限制后的一个月内,租金中位数上涨了3%。

甚至连租赁法庭的裁定人员也对某些房东的租金上涨幅度感到惊讶。

一名法官在12月发布的一项裁定书中写道:“房客质疑房东的租金上涨通知,因为其租金从每周250纽币增加到每周350纽币(增幅40%)。”

“从表面上看,它的增长幅度超过了市场水平。”

住房部副部长波托·威廉姆斯(Poto Williams)说,政府从未考虑延长租金冻结令,并通过书面声明辩称租金与收入同步上升。

“尽管各地之间存在差异,但租金总体上一直与工资保持一致,对于低收入和固定收入的人来说,租金的增长快于收入的增长。”部长称。

但是,MBIE和经济数据显示出两者之间存在差异,而且在租金冻结令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内,租金开始飙升。

惠灵顿房租超奥克兰

惠灵顿是加价幅度最严重的地区之一,MBIE数据显示,首都的房租中位数超过了奥克兰。

奥克兰租户保护协会协调员安吉拉·梅纳德(Angela Maynard)表示,越来越多的租户正在寻求有关如何应对这些增幅的建议。

房东选择给房客增加租金的最主要原因是针对新租赁法规(Healthy Homes)所带来的费用。

Maynard说:“他们实际上一直在这样做。”

一些人报告说,每周租金增加50纽币,意味着遵守法规的平均费用几乎全部转移给了租客(以3000纽币计算)。

Infometrics的经济学家布拉德·奥尔森(Brad Olsen)表示,房东将这些升级费用转嫁给租房者的能力,证明了由于供需之间的严重失衡,他们拥有多少市场支配力。

“房东的感觉是他们可以继续赚钱,因为那里有一个俘虏的市场。”

他表示,长期以来,租金也一直在上涨。

“俘虏”市场

然而,默多克·斯蒂芬斯(Murdoch Stephens)是去年文学界中出人意料的畅销书《鼠王地主》(Rat King Landlord)的作者,他设想惠灵顿将因此类问题而发生租房革命。

小说写道:“不是地主是老鼠,而是老鼠成为地主。”

MURDOCH STEPHENS BRANDISHES A FRESHLY-BOUND COPY OF RAT KING LANDLORD (PHOTO: HANNAH BEATTIE)

这本书是关于一个由租户主导的起义和一只老鼠,该书试图通过大量的住房问题来调和对首都的崇拜。

灵感来自他在惠灵顿遇到的不合标准的,昂贵的出租房屋,物业经理,以及在首都“怪兽鼠”出没期间,默多克在堆肥箱中发现了一只大老鼠。

在全国范围内,有租约的人数呈指数增长,这一变化与房价开始上涨的时间大致相符。

租户被困在这个“俘虏”市场中的感觉促使默多克去年发表了他的著作。

“作为一名作家,我对人们对住房危机的情感反应非常感兴趣,而且人们现在在惠灵顿(过去只是奥克兰)感受到的是那种绝望和失落感。”

“人们既害怕又生气。他们为这种情况感到生气,但他们也害怕公开表达自己的看法,因为他们担心自己无法获得下一个公寓。”

close
更多精彩 正在逼近

订阅【新西兰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