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奥克兰最穷效区一套房卖了$100万!议员:政府的失败,工党在搞什么?

Auction sign. Source: rnz.co.nz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奥克兰市收入最低的郊区之一,现在的房屋却正在以过百万纽币的高价在售出,一位当地政客表示,政府的失败使市场加剧了进一步的不平等,加剧了人们的绝望情绪。

上个月,位于奥克兰南区的Ōtara,不到四分之一英亩的土地上,一幢不起眼的1960年代挡风板房屋以$101万纽币的价格售出。

另一套房屋在10月份以$110万纽币的价格售出,在12年前这套房屋是以$34万纽币的价格出售的,这次的价格是此前的三倍多。

阅读更多:奥克兰Herne Bay成顶级豪宅区,接近$300万大关,房价每天上涨$1800

阅读更多:Trade Me:新西兰全国平均房屋要价又达到历史新高

根雕

曼努考沃德市议员埃菲索·柯林斯(Efeso Collins)说,超过80%的太平洋岛人没有自己的房屋,房价上涨使他的选民感到痛苦,因为房租也跟着上升,而收入却没有上升。

柯林斯说:“这意味着有些时候人们不得不离开。”

“我知道有些家长正在减少孩子的饭菜,每天只保证三顿基本饭菜。这就是我所说的许多人面临的社会创伤的一部分,而我一直在为此而努力。”

他说人们对局势感到绝望,并没有看到情况有所好转。“我认为人们已经放弃了。”

“我对政府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失望。我认为政府向银行系统投钱是行不通的,这也不会压低房价。”

当地住房市场的新高提醒人们,是奥克兰低收入郊区的人们,住房的成本正在抄空他们的荷包。

Eye and Face美容

Ōtara镇中心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妇女说:“据我所知,有很多家长都只能养得起小孩。”

“有时候您甚至会听到有些人不吃饭,因为他们的孩子需要吃饭。”

她在Ōtara出生并长大,至今仍生活在那儿,她认为高昂的生活成本正在滋生犯罪。她说:“这加剧了Ōtara的贫困。房屋价格昂贵,这是导致了犯罪率如此之高的原因。”

“这里有很多孩子正在偷东西,因为他们的家长只能负担起房租。这不是他们的错,没错,他们正在犯罪,但如果这样做只是为了能将面包和牛奶放在桌子上,谁又可以怪他们呢?”

光触媒

另一名妇女,一家商店老板,说她是工党选民,但住房是政府最大的失败。“我在这里住了35年。我想买自己的房子,但我买不起。这太荒谬了,现在我已经60岁了。”

她说,她在成年后一直从事有偿工作,但始终只能维生。“他们太贪心了,我说那房东。每年她都要涨我的房租。”

“近六个月来,我没有剪过头发。我没有钱……理发要花掉35纽币,我付不起这钱。新西兰的房价必须下跌。”

Ōtara的一名男子说,奥克兰是一个拥有贫民区的城市。另一位根本没有住处的人说,无家可归使他受伤了。

经济学家和银行预计,房价不会很快就平稳。

澳新银行称住房负担能力是新西兰的“巨大问题”,需要采取“巨大的,大胆的,紧急的”的行动。

阅读更多:ANZ新报告:房价持续上涨不可持续,明年必回调

阅读更多:ANZ:现在开始房产投资者贷款首付提高到40%

close
更多精彩 正在逼近

订阅【新西兰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