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使入境新西兰没集中隔离,美政府买单乘私人飞机直抵惠灵顿

布朗参议员在打篮球之前向一群孩子询问问题。(Source: Getty)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文件显示,大使斯科特·布朗(Scott Brown)和他的妻子为避免入境新西兰后在边境隔离设施内集中隔离,乘坐私人飞机从机场直飞惠灵顿,美国政府为他们支付了费用。

作为新西兰严格控制冠状病毒战略的一部分,几乎所有从海外返回入境新西兰的人都必须在有军人守卫的酒店里呆上14天。

但是布朗人能够因外交官的特殊身份而避免住在旅馆里,他将自行在惠灵顿的家中隔离。

阅读更多:美国驻新西兰大使回来后,“跳过”了入境隔离设施

布朗人的这一特殊待遇使许多新西兰人不高兴。根据官方信息法向美联社发布的文件显示,此事是由高级官员和立法者讨论的,直到他们回来几天前才拿到解决方案。

8月份的时候,美国驻新西兰大使斯科特·布朗(Scott Brown)和他的妻子在回了一趟美国,待了一个月的“工作假期”之后重回新西兰。布朗先生说,在离开美国之前,他们都对该病毒进行了检测并且结果为阴性。

文件显示,到达奥克兰机场后,布朗一家人去了一条私人跑道,乘坐包机飞往惠灵顿。

美国官员没有立即提供这次飞行的费用。一位包机运营商表示,这种飞行的费用通常在7000至14,000纽币之间。

美国驻新西兰大使馆今天说,这次飞行是由大使馆和美国国务院支付的,这种安排也给返回新西兰人的腾出了隔离房间,价格也划算。

使馆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由于布朗一家在家里隔离,美国纳税人节省了他们原本有权要求的每日津贴和其他费用。”

文件显示,这一方案的讨论始于六月,当时布朗给新西兰官员写了一封电子邮件,说:“我需要确保自己能够坐上汽车,开车回家并自我隔离。”大使补充说:“在酒店工作对我来说是个难题。”

布朗告诉官员们,他和他的妻子盖尔(Gail)将确保他们在返回美国之前对病毒进行测试并且是阴性结果。

新西兰官员回应说,政府内阁中的立法者讨论了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因为在《维也纳公约》下,由于大使的特殊地位而不能强迫他们进行隔离检疫。这个讨论持续了数周。

最初的计划是让大使在美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完成为期两周的隔离。第二个计划是让布朗自行驾车八小时返回惠灵顿。

美国官员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将把他的车辆预先放置在机场,提供食物,水和额外的燃料,并将钥匙进行‘非接触式’移交。”

最后,美国官员告诉同僚,他们更愿意预定包机。布朗写道,他已经得到华盛顿的批准。

在即将回来的前一周,布朗于8月20日从美国写信过来说:“我希望这个坚如磐石,合乎逻辑的计划能够获得批准,这样我就可以开始行动,以实现这一目标。”

第二天,新西兰官员回信说,卫生部已对该计划表示赞同。

“很棒!” 一位美国官员回应道。

布朗是马萨诸塞州前共和党参议员,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关系密切,曾被视为可能的竞选伙伴。布朗和他的妻子计划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永久性返回美国,布朗将在波士顿担任新英格兰法学院的校长兼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