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學生披露驚人細節 曝光紐西蘭華人移民黑幕 

紐西蘭移民局在發現斯里蘭卡騙局後審查了800多份學生簽證(Newshub報道截圖)

【紐西蘭生活網】Leo Shao,中國學生,20多歲,說話輕聲細語,像其他學生一樣身穿黑色粗呢外套,手裡拿著外賣杯,在奧克蘭CBD接受採訪。

披露驚人細節 曝光華人移民黑幕

然而,這種低調的外表背後隱藏著另一種的自我。Shao和一群年輕的紐西蘭華人正在進行一場道德運動,以揭露他們同胞之間的不道德行為。白天是博士和碩士生,到了晚上,則努力履行他們認為的為了他們的國家和華人移民社區的責任。

該組織表示,在紐西蘭建立新生活,其中有著太多的黑暗面:移民欺詐、工人剝削、逃稅、抵押欺詐 – 他們的影響力令人驚訝。

學生們建立了一個名為Youth Startup Herald的非營利性智囊團,或者叫YS Herald(與紐西蘭先驅報本身無關)。從表面上看,YS Herald的網站看起來像是關於紐西蘭移民和經濟新聞、國際事務等的一系列的思考。

但是深入挖掘一下,你會發現它對紐西蘭華人進行的調查的驚人的細節,這些學生聲稱,這些調查通過「不太合法」的手段而完成。

雖然該組織在其紐西蘭網站上公布了這些案件的不少細節,但它表示,其實真正的乾貨是通過中國社交媒體(如微信)而發布的。- 因為他們既希望能公開曝光、指責這些干著黑暗勾當的中國人,同時也考慮為了規避紐西蘭的隱私和誹謗法。該組織表示,在這方面,中國的法律不那麼嚴格死板。

YS Herald受到了威脅,因此只有Shao公開發言,而其他成員仍然是匿名的。

Shao四年前來到紐西蘭攻讀數學博士學位,現在是奧克蘭豪華汽車服務公司的系統分析師。雖然他認為這個國家是他的新家,但他還沒有開始申請居留權。

他說,但是,大多數來到這裡的中國人都拚命想獲得在紐西蘭的居留,從而有可能為此挺而走險!

「因為他們很在乎是否能夠獲得居住,他們因此而會失去理智,所以有時他們會做一些不那麼光彩的事,這種事情每天都會發生,」YS Herald的發言人說。

「有的人會不守商業誠信,試圖欺騙人們而獲取金錢、居住權以至於一切。」

「我們警告所有中國人,’你應該遵守規則,你不應該忘記你的傳統。做一個誠實的人,做好生意,做個好人。

「一切都有成本。如果有人認為,他即使做錯了也不用付出代價,那就不對了。」

Youth Startup Herald指出:華人為留在紐西蘭生活所迫而「失去誠信」(The Spinoff報道截圖)

YS Herald的發言人表示,正義之輪的舉動緩慢,政府機構依賴於舉報。所以,還不如他們自已來。

它獲取情報的方式和成果令人印象深刻。Spinoff還看到了來自紐西蘭和中國的電子郵件、個人銀行對賬單、護照、駕照、簽證和其他文件的副本。

「有些人非常害怕我們,因為我們可以深入研究,」邵說。

最初YS Herald嘗試與當地的中國媒體合作,但最後覺得這些所謂的媒體更關心的是讓廣告客戶或老闆高興,而不是曝光黑暗面。

他們過分關心金錢,他們不想在華人社區之間製造衝突,所以他們互相掩飾。」邵說。而YS Herald沒有這樣的疑慮。

YS Herald對當地商人及其堂兄的活動進行了廣泛的調查,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其中一個表兄弟 – 我們稱他為W – 經營著奧克蘭西區的一個快餐店。YS Herald聲稱,在2014年至2017年期間,W為了避免納稅,通過一個銀行帳戶以他的堂兄X的名義從餐館收益。

YS Herald聲稱,作為回報,W給了他的堂兄X作為餐館廚師的工作,以便他可以獲得紐西蘭工作簽證。但是,X從未真正做過這分工,反而還要支付數千紐幣給W,然後才獲得了簽證。

X於2017年4月獲得了工作簽證。Spinoff已經看到了2017年的銀行對賬單複印件,這些複印件確實印證了YS Herald披露的黑幕。

W還有另一家公司,一家提供汽車美容和納米塗層等服務的汽車公司。YS Herald說這是X實際工作的地方,並再次聲稱向公司付款是通過X的母親的銀行賬戶進行的,以避免徵稅。Spinoff已查看2017年賬戶報表的副本,顯示存款,其中包括「洗車」,「Qashqai Cam」,「Passat」和「汽車清潔」等的轉帳記錄。

與此同時,W似乎已成為一個爆發戶。YS Herald稱,2014年10月至2017年7月,他購買了五處奧克蘭物業 – 分別位於Mt Albert,Mt Eden,Hillsborough和Epsom兩處。Mt Albert房產在一年後轉手,凈賺260,000紐幣,而其中一個Epsom房屋在僅僅三個月後就轉手,凈賺170,000紐幣。

Hillsborough和Mt Eden的物業目前在掛牌出售。

YS Herald稱,W在一家大型銀行與一家抵押貸款經紀人打過交道,該銀行在華人社區中因為處理「棘手」的情況而聞名。此後,經紀人離開了這個角色,並為另一家大銀行工作。

X現已返回中國。Spinoff已經聽到了各種解釋,從個人關係問題到健康問題的籍口。

而W否認了YS Herald的所有指控。

「誰告訴你了?這個人在做什麼?」 他告訴Spinoff。「在你打電話給我之前,你應該先做一些功課。」

W說他的堂兄X確實在快餐店工作,而X的妻子則在汽車服務公司工作。他說,當他在基督城的一家餐館工作時,X得到了工作簽證。「我從來沒有向他收過任何費用。」

他還堅決否認他的企業不對收入納稅的指控,說這一切都通過他的會計師完成。

他堅稱,這些指控其實是一個在汽車服務行業中經營不善的家庭對他的惡意中傷。「我們是競爭對手,彼此不滿。」他說。

無論真相在哪裡,YS Herald都報道了這對堂兄弟的對稅務局、移民部長Iain Lees-Galloway、嚴重欺詐辦公室以及兩家主要銀行所進行的不同的手法。

紐西蘭移民局在發現斯里蘭卡騙局後審查了800多份學生簽證(Newshub報道截圖)

移民局:狐狸非常猖獗 但總會露出尾巴

紐西蘭移民局的投訴總經理Peter Devoy 說,他無法對個案進行評論。

但他表示,在過去三年中,該機構對涉嫌移民欺詐的投訴增加了一倍以上。

截至2016年6月的12個月內,共收到882份報告; 到2018年6月,這個數字已躍升至1842份。

「有證據表明,你向我描述的移民剝削正變得越來越普遍,而我們的工作量非常大,現在的人手已經難以應付。」

他說,一些投訴人是通過花錢試圖移民的人。「當變得絕望時,他們會來找我們,而且很多時候,如果他們為此投入了很多舉債借來的錢,最後發現打了水漂,這些人就會來投訴。 「

如果發生了在工作時被嚴重剝削的情況,這些人可以在申請新簽證時被允許留在紐西蘭。

Devoy說,人們試圖以多種方式購買工作,從沒有工資的額外工作時間到工作回報系統和購買股票。

「這往往涉及一個看起來付了稅的工作,有工作記錄……但這可能是一項不存在的工作。」

他說,其中一個挑戰是紐西蘭的「歡迎」(”welcoming”)的政策。非法留在這裡的人仍然可以獲得IRD號碼和其他文件,例如駕駛執照,從而為他們提供合法的外表。

Devoy說,該機構確實採取了一整套政府處理移民欺詐的方法,特別是與勞動監察局密切合作,後者負責研究工作標準,例如人們是否獲得最低工資。

紐西蘭稅務局表示,它還與其他機構合作,以確定稅務欺詐和其他犯罪活動。它是一個由大約25個合作夥伴組成的聯合法律機構小組(CLAG),該小組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們關注了一些嚴重不合規行事的中介機構。

它還是由商業,創新和就業部(MBIE)協調的聯合評估小組的成員,勞動監察局是MBIE的一部分。

紐西蘭稅務局說,現金流是可以抓住狐狸尾巴的。

「人們要麼將現金花在旅行、生活方式、賭博上,要麼用它來收購資產或支付抵押貸款。我們可以追蹤所有這些現金流。」

但是,稅務人員的分享能力是有限的。雖然「隱私法」允許政府機構相互傳遞信息,但稅務局也根據「稅務管理法」運作,該法案規定必須保密納稅人信息。但是,簡而言之,稅法勝過隱私法。

紐西蘭移民局的Peter Devoy說,允許更好的政府間信息共享的機制是「需要進行的討論」。

Leo Shao將YS Herald描述為當地華人社區的「異類」(kind of freaky) 。另一個詞可能是「破壞性的」(disruptive),該組織表示,他們手頭有更多的迴避紐西蘭監管的移民案例。

他們堅持認為,他們所做的一切,是為了努力確保在其他社會中蓬勃發展的腐敗行為,不會在紐西蘭生根發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