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生披露惊人细节 曝光新西兰华人移民黑幕 

0
3167
新西兰移民局在发现斯里兰卡骗局后审查了800多份学生签证(Newshub报道截图)
微谈NZ-新西兰邻居网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Leo Shao,中国学生,20多岁,说话轻声细语,像其他学生一样身穿黑色粗呢外套,手里拿着外卖杯,在奥克兰CBD接受采访。

披露惊人细节 曝光华人移民黑幕

然而,这种低调的外表背后隐藏着另一种的自我。Shao和一群年轻的新西兰华人正在进行一场道德运动,以揭露他们同胞之间的不道德行为。白天是博士和硕士生,到了晚上,则努力履行他们认为的为了他们的国家和华人移民社区的责任。

该组织表示,在新西兰建立新生活,其中有着太多的黑暗面:移民欺诈、工人剥削、逃税、抵押欺诈 – 他们的影响力令人惊讶。

学生们建立了一个名为Youth Startup Herald的非营利性智囊团,或者叫YS Herald(与新西兰先驱报本身无关)。从表面上看,YS Herald的网站看起来像是关于新西兰移民和经济新闻、国际事务等的一系列的思考。

但是深入挖掘一下,你会发现它对新西兰华人进行的调查的惊人的细节,这些学生声称,这些调查通过“不太合法”的手段而完成。

虽然该组织在其新西兰网站上公布了这些案件的不少细节,但它表示,其实真正的干货是通过中国社交媒体(如微信)而发布的。- 因为他们既希望能公开曝光、指责这些干着黑暗勾当的中国人,同时也考虑为了规避新西兰的隐私和诽谤法。该组织表示,在这方面,中国的法律不那么严格死板。

YS Herald受到了威胁,因此只有Shao公开发言,而其他成员仍然是匿名的。

Shao四年前来到新西兰攻读数学博士学位,现在是奥克兰豪华汽车服务公司的系统分析师。虽然他认为这个国家是他的新家,但他还没有开始申请居留权。

他说,但是,大多数来到这里的中国人都拼命想获得在新西兰的居留,从而有可能为此挺而走险!

“因为他们很在乎是否能够获得居住,他们因此而会失去理智,所以有时他们会做一些不那么光彩的事,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YS Herald的发言人说。

“有的人会不守商业诚信,试图欺骗人们而获取金钱、居住权以至于一切。”

“我们警告所有中国人,’你应该遵守规则,你不应该忘记你的传统。做一个诚实的人,做好生意,做个好人。

“一切都有成本。如果有人认为,他即使做错了也不用付出代价,那就不对了。”

Youth Startup Herald指出:华人为留在新西兰生活所迫而“失去诚信”(The Spinoff报道截图)

YS Herald的发言人表示,正义之轮的举动缓慢,政府机构依赖于举报。所以,还不如他们自已来。

它获取情报的方式和成果令人印象深刻。Spinoff还看到了来自新西兰和中国的电子邮件、个人银行对账单、护照、驾照、签证和其他文件的副本。

“有些人非常害怕我们,因为我们可以深入研究,”邵说。

最初YS Herald尝试与当地的中国媒体合作,但最后觉得这些所谓的媒体更关心的是让广告客户或老板高兴,而不是曝光黑暗面。

他们过分关心金钱,他们不想在华人社区之间制造冲突,所以他们互相掩饰。”邵说。而YS Herald没有这样的疑虑。

YS Herald对当地商人及其堂兄的活动进行了广泛的调查,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其中一个表兄弟 – 我们称他为W – 经营着奥克兰西区的一个快餐店。YS Herald声称,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W为了避免纳税,通过一个银行帐户以他的堂兄X的名义从餐馆收益。

YS Herald声称,作为回报,W给了他的堂兄X作为餐馆厨师的工作,以便他可以获得新西兰工作签证。但是,X从未真正做过这分工,反而还要支付数千纽币给W,然后才获得了签证。

X于2017年4月获得了工作签证。Spinoff已经看到了2017年的银行对账单复印件,这些复印件确实印证了YS Herald披露的黑幕。

W还有另一家公司,一家提供汽车美容和纳米涂层等服务的汽车公司。YS Herald说这是X实际工作的地方,并再次声称向公司付款是通过X的母亲的银行账户进行的,以避免征税。Spinoff已查看2017年账户报表的副本,显示存款,其中包括“洗车”,“Qashqai Cam”,“Passat”和“汽车清洁”等的转帐记录。

与此同时,W似乎已成为一个爆发户。YS Herald称,2014年10月至2017年7月,他购买了五处奥克兰物业 – 分别位于Mt Albert,Mt Eden,Hillsborough和Epsom两处。Mt Albert房产在一年后转手,净赚260,000纽币,而其中一个Epsom房屋在仅仅三个月后就转手,净赚170,000纽币。

Hillsborough和Mt Eden的物业目前在挂牌出售。

YS Herald称,W在一家大型银行与一家抵押贷款经纪人打过交道,该银行在华人社区中因为处理“棘手”的情况而闻名。此后,经纪人离开了这个角色,并为另一家大银行工作。

X现已返回中国。Spinoff已经听到了各种解释,从个人关系问题到健康问题的籍口。

而W否认了YS Herald的所有指控。

“谁告诉你了?这个人在做什么?” 他告诉Spinoff。“在你打电话给我之前,你应该先做一些功课。”

W说他的堂兄X确实在快餐店工作,而X的妻子则在汽车服务公司工作。他说,当他在基督城的一家餐馆工作时,X得到了工作签证。“我从来没有向他收过任何费用。”

他还坚决否认他的企业不对收入纳税的指控,说这一切都通过他的会计师完成。

他坚称,这些指控其实是一个在汽车服务行业中经营不善的家庭对他的恶意中伤。“我们是竞争对手,彼此不满。”他说。

无论真相在哪里,YS Herald都报道了这对堂兄弟的对税务局、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严重欺诈办公室以及两家主要银行所进行的不同的手法。

新西兰移民局在发现斯里兰卡骗局后审查了800多份学生签证(Newshub报道截图)

移民局:狐狸非常猖獗 但总会露出尾巴

新西兰移民局的投诉总经理Peter Devoy 说,他无法对个案进行评论。

但他表示,在过去三年中,该机构对涉嫌移民欺诈的投诉增加了一倍以上。

截至2016年6月的12个月内,共收到882份报告; 到2018年6月,这个数字已跃升至1842份。

“有证据表明,你向我描述的移民剥削正变得越来越普遍,而我们的工作量非常大,现在的人手已经难以应付。”

他说,一些投诉人是通过花钱试图移民的人。“当变得绝望时,他们会来找我们,而且很多时候,如果他们为此投入了很多举债借来的钱,最后发现打了水漂,这些人就会来投诉。 “

如果发生了在工作时被严重剥削的情况,这些人可以在申请新签证时被允许留在新西兰。

Devoy说,人们试图以多种方式购买工作,从没有工资的额外工作时间到工作回报系统和购买股票。

“这往往涉及一个看起来付了税的工作,有工作记录……但这可能是一项不存在的工作。”

他说,其中一个挑战是新西兰的“欢迎”(”welcoming”)的政策。非法留在这里的人仍然可以获得IRD号码和其他文件,例如驾驶执照,从而为他们提供合法的外表。

Devoy说,该机构确实采取了一整套政府处理移民欺诈的方法,特别是与劳动监察局密切合作,后者负责研究工作标准,例如人们是否获得最低工资。

新西兰税务局表示,它还与其他机构合作,以确定税务欺诈和其他犯罪活动。它是一个由大约25个合作伙伴组成的联合法律机构小组(CLAG),该小组在一份声明中说,他们关注了一些严重不合规行事的中介机构。

它还是由商业,创新和就业部(MBIE)协调的联合评估小组的成员,劳动监察局是MBIE的一部分。

新西兰税务局说,现金流是可以抓住狐狸尾巴的。

“人们要么将现金花在旅行、生活方式、赌博上,要么用它来收购资产或支付抵押贷款。我们可以追踪所有这些现金流。”

但是,税务人员的分享能力是有限的。虽然“隐私法”允许政府机构相互传递信息,但税务局也根据“税务管理法”运作,该法案规定必须保密纳税人信息。但是,简而言之,税法胜过隐私法。

新西兰移民局的Peter Devoy说,允许更好的政府间信息共享的机制是“需要进行的讨论”。

Leo Shao将YS Herald描述为当地华人社区的“异类”(kind of freaky) 。另一个词可能是“破坏性的”(disruptive),该组织表示,他们手头有更多的回避新西兰监管的移民案例。

他们坚持认为,他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努力确保在其他社会中蓬勃发展的腐败行为,不会在新西兰生根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