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兰西区华社名人李满朝杀妻案今日再开庭,“我不记得杀过她”“但应该是事实”

奥克兰华人李满朝杀前妻案终审(RNZ)

【新西兰生活网】昔日华社名人李满朝被指控在奥克兰西区的街道上,在光天化日之下用刀谋杀了前妻,他今天出庭说,他从未想过要伤害她,也未曾想过要用刀刺她。

李满朝在奥克兰高级法院接受审判,此前他对谋杀和违反法庭保护令不认罪。

当街连捅十二刀

这位65岁的华人男子被指控于2019年7月29日早上8点30分左右,在奥克兰西区Massey的Westgate Drive大道,在光天化日之下持刀向其前妻华裔女子Zhimin Yang(音译,杨志敏)连捅数刀,致其当场死亡。

阅读更多:奥克兰西区凶杀案真相显露 凶手竟然是这位华社名人李满朝

据1 NEWS报道,事发后,邻居们纷纷赶来救杨女士,一位邻居说,杨女士浑身是血。警察赶到后,当场宣布杨女士死亡。在她死后的几个小时里,身上一直覆盖着救护设备。

Work Fair

据称,李满朝违反了此前法院下达的不得靠近被害人的保护令。在杀害被害人之后他企图逃跑,被一名司机拦下。

阅读更多:昔日华社名人,奥克兰西区华人杀妻案疑犯今日再出庭

案发现场被警察封锁(提供)

据称,李满朝违反了此前法院下达的不得靠近被害人的保护令。在杀害被害人之后他企图逃跑,被一名司机拦下。

李满朝面临着谋杀和违反保护令的双重指控。谋杀罪处以无期徒刑,而违反保护令的最高刑罚为三年。

案发现场被警察封锁(提供)

免费建筑园艺护理課程

“相信是我杀了她”

此前,由于控辩双方均要求对嫌犯进行独立的精神健康检查,其于2020年2月12日再次过堂,现在进行终审。

据报道,高级法院对李满朝与其前妻杨女士的婚姻财产纠纷案中裁定杨胜诉后,李就计划要杀掉她。

法院获悉的事实是,在大街上杨女士的脸,脖子,胸部,腹部和手臂被连刺十二处,并当场死亡。

Police were called to the scene in Massey after a report of an assault this morning. Source: 1 NEWS

李满朝通过口译提供证据,告诉法庭他和杨女士在2000年代初来到新西兰的过程。

在接受辩护律师萨姆·温塞特(Sam Wimsett)的讯问时,李满朝说,他和杨女士告诉移民局说,他们已经结婚了,但他承认这不是真正的婚姻。

他们有一个安排,李满朝申请移民并支付申请费用,一旦成功了,李满朝再给杨付一笔钱。

李满朝说,他们在2004年拿到公民身份(或居留权)后不久,两人就分开了。然后他们之间引发了一系列法律纠纷。

当辩护律师萨姆·温塞特问到,他们是否同意按计划进行财务安排时,李满朝说没有。他说,当他付给她最初说好的款项时,杨女士要求更多钱。

李满朝说:“说实话,这是我自己的错。”“如果我付给她这笔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与杨女士分开后,李满朝的心理健康状况恶化。他短暂地搬到澳大利亚,有一次回中国接受治疗。他说,他在精神崩溃后已多次入院,医生给他开了抗抑郁药。

他还两次尝试自杀。

李满朝说他已经停止服药了,当律师询问时,李满朝说他有时会感到“我的头非常非常晕”。

“我无法形容,我真的很难过。”

李满朝说,感觉自己脑子里有“很多人”在争论,他发现很难“平静下来”。

当被问及他是否曾考虑过伤害或刺伤杨女士时,李满朝说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他说他不记得有刀刺过杨女士,也无法接受他谋杀了她这件事情。

“如果警察带来一台测谎机,他们将获得准确的结果。”

温西特问李满朝他是否接受他刺杀了杨女士这一事实。

李满朝说:“我确实接受这一点,很多人都看到了,所以这一定是事实。”

审判由雅贾斯(Jagose)大法官和由7名女性和5名男性组成的陪审团进行审理。

格力Gree空调

李满朝其人

在2000年代中期,李满朝(Manchao Li)与行动党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当时的国会议员肯尼思·王(王小选,Kenneth Wang)接受了这位“非常勇敢而勤奋的新西兰人”的一份请愿书,这份请愿书要求当局出台更严历的法律惩治犯罪。

当年他的声名鹊起,是因为2005年的时候,因自己家中三次被盗,盗贼虽捕获但因为少年犯罪,导致其损失不能追回,他愤而上书时任总理海伦·克拉克(Helen Clark),司法部长、警察部长,以及刚刚进入国会不久的华裔国会议员王小选,最后还将请愿书递交给了国会。

时任行动党党魁罗德尼·海德(Rodney Hide)今年2月接受1 NEWS采访时称,他不想为此发表任何评论。

然而,在2005年,海德先生详细描述了李满朝如何“对新西兰的刑事司法制度感到失望”。

案发现场被警察封锁(提供)

2005年,海德和王小选在国会台阶上接受了李收集了近5000个签名的请愿书。

当时任行动党党魁大卫·西蒙(David Seymour)表示:“听到如此严重的刑事诉讼令人伤心。但是,由于没有与被告人私下接触过,而且此案仍在法院审理中,我无法进一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