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很环保?其实“我们是世界上最恶劣的气候罪犯之一”

Photo: RNZ / Nate McKinnon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新西兰没有您想像的那么干净和绿色,新西兰人需要停止过多的使用汽车。

这就是新西兰环境与统计部最新报告《我们的大气与气候》(Our Atmosphere and Climate)中的信息:尽管新西兰在遏制气候变化方面上,雄心勃勃的制定一些相关的法例,但该报告还是指出了当前的重点:火灾风险在加剧;新西兰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人均道路运输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不到30年的时间里净排放量增加近60%。

该报告对新西兰的30个地点的温度数据进行了分析,这些数据表明我们的气候正在变暖,每个地点的冬季平均气温都在上升。

外交部战略与管理部(Ministry’s deputy secretary of strategy and stewardship)副部长纳塔莎·刘易斯(Natasha Lewis)表示,这份长达84页的报告显示了,气候变化并不是遥不可及的威胁,带来了的是严峻挑战。对未来人们的健康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气候变化对我们目前以及将来的环境都产生着深远的影响,而正是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的问题,对保护环境做出贡献;我们要跟家庭,学校,企业和社区一起来谈一谈,我们要给未来留下什么样的遗产。”

尽管该报告没有提出建议,但刘易斯女士表示,它应该为各地的决策提供依据。

Graphic: RNZ / Vinay Ranchhod

火灾风险上升

随着 Lake Ōhau居民哀悼因野火而丧生的村庄,该报告发现,预计在未来二十年内,极端火灾危险将急剧上升。

预计到2040年,火灾危险性平均将增加70%,其中最大的增加将发生在惠灵顿和奥塔哥等平时不怎么着火的地区。

报告预测,到2040年,惠灵顿的火灾危险将增加一倍(1年30天),那里的火灾风险非常高或极端,而奥塔哥沿海地区则将增加两倍(1年20天)。

研究发现,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纳皮尔(Napier),特卡波湖 (Lake Tekapo),皇后镇,吉斯伯恩(Gisborne),马斯特顿(Masterton)和戈尔(Gore)的火灾危险性一直呈上升趋势。

刘易斯女士说:“气候变化的本质是,它常常在许多问题上产生复合影响。”

“我们看到了野火。报告中涉及了生物多样性和一些珍贵的taonga物种。”

Graphic: RNZ / Vinay Ranchhod

Forest&Bird首席执行官凯文·黑格(Kevin Hague)表示,该国许多处于高风险,干燥的地方都拥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在普卡基湖(飞蛾的唯一繁殖地)的一场大火中,一种罕见的飞蛾受到威胁。

“人们认为像Mackenzie盆地这样的地方是一个干旱的环境,并认为它的生物多样性可能很贫乏,但实际上Mackenzie的生物多样性丰富度通常比原生森林还大。这是我们的宝库之一。”

“当然,那些自然环境,以及能适应存活在那里的物种都是独一无二的。”

该报告还指出,与澳大利亚不同的是,新西兰的生态系统尚未发展到能够很好地应对火灾。

自2013年以来,从事报告工作的Niwa气候科学家Gregor Macara一直参与撰写新西兰的月度气候摘要。。他说自那时以来,都有12个地点的月气温接近纪录的高位。

“ 2018年1月异常温暖,它让我们领略了未来1月份‘正常’的样子。因弗卡吉尔(Invercargill)连续30天高于摄氏30度,惠灵顿观察到有11天气温高于25摄氏度-通常只有一天,克伦威尔(Cromwell)从1月19日至31日的平均最高气温达到了惊人的33.1摄氏度。”

Graphic: RNZ / Vinay Ranchhod

我们都是爱车一族

新西兰还是人均交通量最严重的污染者之一,这表明要取得真正的收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经合组织(OECD)的43个国家中,在道路运输产生的CO2排放的最严重污染国家排名中,新西兰排名第五。换句话说,每个人每年仅靠开车就向大气中排放3.2吨二氧化碳。

最严重的国家是卢森堡,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但新西兰的排名要低于爱尔兰,冰岛,德国和英国。

该报告的首席科学顾问德鲁·宾厄姆(Drew Bingham)表示,这反映了一个事实:“新西兰是一个热爱汽车的国家”。

“我们是经合组织中拥有汽车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并且在2018年,我们拥有迄今为止最大的轻型乘用车队。我们拥有很多汽车,我们喜欢驾驶它们。”

GNS放射性碳科学家乔斯林·特恩布尔(Jocelyn Turnbull)表示,该报告应阐明弃车的紧迫性。

“您每天开车上班是问题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报告对此作了明确说明。我认为我们不会很快停止开车,但我们可以驾驶更干净环保的汽车。 ”

在2018年,轻型商用车(如utes,SUV和vans)占轻型车队的16%,其中75%以柴油为动力。这些更大,更重的汽车越来越受欢迎,而较小的汽油发动机汽车的销量也出现了相应的下降。

报告称,自2013年以来,重型卡车和公共汽车的数量及其行驶的路程每年都在增加。

Hague表示,新西兰的人均排放量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这应该引起警醒。

“我们是世界上最恶劣的气候罪犯之一。这引起道德上的义愤,需要采取紧急行动。我不想成为‘罪犯’队伍的一员,我认为很多新西兰人也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