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房市这么火,房产经纪为啥不偿还工资补贴?

(PHOTO: FIONA GOODALL/GETTY IMAGES)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据BusinessDesk报道,尽管自6月份以来房地产市场出现了炽热的复苏,但房地产公司仍获得了数百万的工资补贴。

在3月和4月实行大流行导致的封锁时,新西兰三个主要的房地产经纪公司,即Harcourts,Bayleys和Barfoot&Thompson,声称为800多名员工提供了总计800万纽币的工资补贴。许多员工,包括Harcourts和Bayleys,都继续要求延长补贴。

尽管这三个公司是新西兰最大的公司,但对于拥有近19,000名注册代理商的行业而言,这将是冰山一角。

房地产管理局(The Real Estate Authority) 列出了892家上市公司雇用的15218名在职房地产人员。在6月对其会员的调查中,超过2,500名受访者中有88%确认他们已申请政府补贴,仅第一轮工资补贴就可能高达9400万纽币。

阅读更多:工党国家党党魁辩论中互怼:大公司滥用工资补贴,道德有问题还是规则有问题?

地板地毯

疫情封锁期间,对奥克兰最大的住房销售商Barfoot造成的冲击一直是微乎其微。603名员工的410万纽币工资补贴是该行业中最大的,而Bayleys为其房地产销售人员,估值和物业服务业务的253名员工总共获得了170万纽币的工资补贴,外加552,936纽币的延长工资补贴。

Harcourts要求在三项单独的申请中获得118万纽币,总共177名员工,增加了23万纽币作为31名员工的延长补贴。Harcourts International还为其28名员工提供了总计318,674纽币的补贴和延期。

实际上,要弄清楚各自所声称的情况和金额,这是一项重大工作,因为许多区域公司本身就是独立的企业,并负责自己的工资管理。

例如,Ray White根据Work and Income条例为13名员工,获得了$ 91,000的补贴,而Mike Pero Real Estate的22名员工则获得$154,651。

大型商业地产公司也要求补贴,其中包括高力的19名员工获得130,700纽币,世邦魏理仕122名员工的851,952纽币。

针灸和美容

Ray White的首席执行官凯里·史密斯(Carey Smith)是“四大”房产销售商对Business Desk报道做出回应的唯一高管。他说,这次疫情封锁期间,使整个行业陷入瘫痪。

史密斯先生称,他的公司的销售额在四月份下降了91%以上,与五月份相比下降了48%。

新西兰房地产协会(Real Estate Institute of New Zealand)的数据显示,在封锁月份期间,总体下降了77%。

市场浮力

自三月至五月的封锁以来,住房市场已经在良好的抵押环境的支持下迎头赶上。到四月,全国平均房价中值实际上比上一年上涨了5%。

尽管遭遇疫情反扑,奥克兰住房市场却逆流而上,一扫疫情所带来的阴霾。

奥克兰最大地产中介Barfoot & Thompson最新数据显示,9月房屋中位价和交易量双双创下记录。价格方面,9月中位价已达到$93万,8月数据为$91.1万,7月为$89万。全月达成1099笔交易,为2020年最高数字,超过8月的1055和7月的1095笔。

作为Barfoot & Thompson总经理,Peter Thompson称住房市场延续了8月热度,不仅价格再创新高,交易量也自2017年地产高峰期结束后再上新台阶。此外,最近市场也涌现出不少全新房源。

这些数字和经济预测使得人们很难理解:为什么销售代理人和房地产企业也要求延长这一份从6月10日至9月1日有效的工资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