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疫情严重,逾百中国留学生上演“胜利大逃亡”

Leo Xu 呼吁新州政府考虑将国际学生在悉尼转机作为申请入境豁免的合理选项之一。(Supplied: Leo Xu)

【新西兰生活网】据ABC报道,两家澳大利亚华人旅行社的老板表示,至少有100名墨尔本的中国留学生在新州对维州关闭边境之前“逃到”悉尼,因为他们担心边境关闭后赶不上从悉尼返回中国的航班。

关键看点:

  • 由于墨尔本和悉尼之间的航班有限,不少留学生只能选择包车前往悉尼
  • 一些学生和家长以高达1.2万澳元的高价向票贩子买机票回国
  • 专家认为,澳大利亚应该“从根本上重新考虑”如何吸引住中国留学生

从维州“逃离”的中国留学生告诉ABC中文,在新州州长格拉迪斯·贝雷吉克利安(Gladys Berejiklian)于周一宣布将关闭该州与维州边境的前几天,留学生向这些旅行社支付了200至800澳元不等的金额,以少人包车的形式拼车前往悉尼。

从昨晚午夜开始,新州和维州接壤的边境在百年来首次关闭。

二十二岁的中国留学生Sue Li告诉记者,她周一早晨听说边境关闭的消息,当即就在一个本地华人论坛上找到了一家提供包车服务的旅行社。

自今年三月起,她在墨尔本开始学习一个艺术方向的研究生课程,当时澳大利亚已经宣布禁止所有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她是在泰国隔离14天后“曲线来澳”的。

然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从入学的第一天开始到第一学期结束,没有一天在校园内上过课,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同学,因为所有的学习都在网上进行。

推荐海参:shark 8野生刺参

随着第一学期结束,假期如约而至。Sue花高价订了七月中旬经悉尼转机飞往广州的航班。

墨尔本疫情反弹之初,出于墨尔本可能封锁边境的担忧,她决定放弃原定两周后从墨尔本飞往悉尼的行程,直接包车快速“逃离”墨尔本,以保住自己好不容易抢到的回国机票。

“墨尔本到悉尼的航班很难买到票,再加上飞机上可能会有感染的风险,坐车虽然很辛苦,但是会安全一些,”Sue说。

奥克兰联排别墅

于是,她在周一立刻出发,辗转十个小时的车程顺利抵达悉尼。回忆起那个晚上,她说很“有趣”,也是来到澳大利亚以后面临的又一次挑战。

“这个政府一次又一次地颁布措施然后马上执行,给我们带来了重重困难,非常没有人情味。”

耗时十个小时,Sue从墨尔本包车去悉尼的旅程。 (Google Earth)

周一抵达悉尼的中国学生Judy告诉ABC中文,由于学生签证即将在20天后到期,她必须离开墨尔本。

“我目前的处境是,我无法买到任何去中国的机票,但我知道我必须去[悉尼],因为我的签证马上就到期了,”Judy同学说。

天马运输

周六,刚从墨尔本TAFE学校蓝带学院的西点专业毕业的她在看到维州新增病例超过了120例后,马上在社交媒体“小红书”上找到一名愿意送她去悉尼的司机。

“当[新州]宣布要关闭边境时,我们离维州和新州的边境已经非常近了,”Judy说。

像许多中国留学生一样,她的父母一直非常担心她在墨尔本独自生活的安全问题,她从票贩子那里买到黄牛机票。

据了解,一张从悉尼到上海的单程经济舱机票价格已被炒到5,000至12,000澳元之间。

“我妈妈想尽所有的办法给我买回家的机票,但完全买不到,”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