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长推责到总干事上!国家党党魁:卫生部长简直就是“非必要工人”

国家党党魁将卫生部长称为“非必需工人”。(TVNZ视频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在卫生部长“羞辱”了卫生总干事之后,国家党党魁将卫生部长称为“非必需工人”。

昨天卫生部长戴维·克拉克(David Clark)和阿什利·布卢姆菲尔德(Ashley Bloomfield)一起面对健康决择委员会(Health Select Committee),随后回答了媒体的提问。

奥克兰联排别墅

卫生部长被媒体问到他是否应该对边境失误而负责。此前发生了两名英国女子在未测试就允许她们离开隔离酒店前往惠灵顿参加葬礼。还有许多人在结束隔离未经测试就离开了。

阅读更多:新西兰新增2例病例,入境后隔离中未测试就获允参加葬礼

克拉克将最近边境管理失误的问题归咎于卫生总干事身上,并说他已承认失责了。而当时布卢姆菲尔德博士则站在附近。他说:“总干事已经承认了未执行规定的错误,他已经对此承担了责任,并着手将其纠正。”

“总干事已经承认没有执行这一规定。”

Enagic还原水

而现在,国家党党魁托德·穆勒(Todd Muller)先生说,这样对待布卢姆菲尔德医生是“耻辱”的。“他羞辱了我们在封锁期间成长为受尊重和信任的人。”

穆勒先生还说,“对阿尔登来说,当事情出了问题时,前线工人负责,她的部长不负责,她自己也不负责。”

上周,总理雅辛达·阿尔登(Jacinda Ardern)称边境管理失误是这个管理系统的“不可接受的失败”,并命令军事接管隔离设施。

阅读更多:总理:新西兰这样出现这两例新增病例,不可接受!

阅读更多:出现两例确诊病例后,新西兰宣布军事接管入境隔离管理

天马运输

当被问及公众对政府反对疫情的信任是否会受到破坏时,阿尔登女士说,布卢姆菲尔德博士还承认“我们在过去两天所看到的一切绝对使公众感到不安,这是正确的”。

当被问及是否会道歉时,阿尔登女士说她“对此事感到巨大的懊悔”。

“但是我确保我们正在修复该管理系统。如果我对这里发生的事情负有个人责任,那我当然会接受。但是我的工作是领导,我会继续努力。”

穆勒先生避免批评布卢姆菲尔德博士。上周布鲁姆菲尔德博士承认对边境的失误负责后,穆勒先生被问到总干事是否会将卫生部长克拉克先生拉下台。他说:“好吧,整个系统让这个国家失望了,要追究系统的责任……这由卫生部长和总理负责。”

前国家党党魁西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曾在5月初指责布鲁姆菲尔德博士在试图控制、隐瞒信息,但引起公众不满。

布卢姆菲尔德博士表示对边境管理失误问题负责,并为此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