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病例都是海外输入!海外新西兰人:国内弥漫着反“海归”情绪

图片:1 NEWS

【新西兰生活网】海外的新西兰人注意到,对于那些不得不决定返回新西兰的人,国内民众的敌意与日俱增,这与新西兰一直所表现出的善良背道而驰。

现在,每天都有在边境隔离设施内检测出的病例,大量在海外的新西兰人返回家园,但是,他们不再感受到以往的对他们的欢迎。

阅读更多:入境的人多得装不下了,罗托鲁瓦新开设两个隔离点

阅读更多:【6月24日】新西兰隔离酒店又检出1例感染,昨天测试总数创新高

一些在线人士呼吁彻底取消全球疫情重灾区的航班进出新西兰,以限制回国者的数量,或者说这些人应该支付全部的隔离费用。

克林特·海涅(Clint Heine)在英国居住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他说,在过去的几周中,他注意到了新西兰国内有更多的反海归情绪。

“从社交媒体和新闻界的某些方面来看是这样。不,这不好。”

他在伦敦有一个Facebook群组,里面有80,000名新西兰人,并且在当地城市中享有良好的人脉关系。海涅说,他们在网上看到的评论-来自他称之为键盘侠的人-对于新西兰人回国有态度并不友好。

海涅说:“没有发生病例,对于新闻来讲是一个好的标题,但现在是五,六,七个病例,这一点使某些人感到焦虑。不幸的是,他们似乎将这个问题导向了一些入境的人。”

“我们听到了一些人的消息,如果他们想着入境时会有这种反应的话,他们现在更担心回国。”

西蒙·汉普顿(Simon Hampton)做纽约的自由撰稿人已有三年了。他说,他宁愿留下,并继续在纽约生活,他认识的大多数人也是如此,因此,决定回家并不是他在做的事。

“我不是那些因为确实需要而回国的人……在纽约待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已经四个月了,不想离开。(国内许多人)已经把海归者拒之门外了。因此,如果有谁现在打算回家,那真的是因为必须要回家,而不是来度假,”汉普顿说。

而另一位在伦敦的新西兰人,雷切尔·巴克(Rachel Barker)在电视台工作,但几周后便飞回新西兰。她仍然在伦敦有工作和公寓,并且像汉普顿一样愿意留下来。但是她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如果感染了冠状病毒,将会变得非常复杂。

她一直在隔离,但随着英国的疫情变化,她没法像其他一些人那样继续生活。“住在伦敦绝对没有安全感。我可以去酒吧或上班,但是我的健康状况还不够稳定,以至于我确信自己不会受到Covid的影响。回到新西兰真是令人兴奋。”

内阁正在考虑让回国者支付一部分酒店隔离费用。到目前为止,这些入境隔离的人已经花费了纳税人大约8000万纽币。

阅读更多:不能免费了!政府考虑让入境隔离的新西兰人支付部分费用

汉普顿说,如果逐案审查进行买单的话,他能理解,但他也提出来,有些人根本无法买单。他说:

“也许向人们收取一些费用是合理的。但是我认为你必须记住,很多人因为失业而回家,不得不中断在外地的租房,他们已经处于破产状态。有点财务上的压力,因此要给他们另外一张帐单,这对他们来说将是相当困难的。”

政府正在考虑在未来几周内采取共同支付费用的方案。否则,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可能会给隔离设施带来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