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在奥克兰酒店隔离很危险,在纽约隔离甚至还更安全!”

1
547
到达奥克兰机场后,乘客将被送往酒店(资料照片)。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一位刚来到新西兰的人说,他感到在奥克兰一家旅馆进行隔离,其安全性还比不上纽约市进行的隔离。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周四从洛杉矶飞抵奥克兰后,被送到奥克兰市中心的隔离管理设施中进行为期14天的强制隔离。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他一直被关在纽约。而纽约那里已有超过360,000例冠状病毒病例和近29,000例死亡。

但他说,奥克兰的酒店对社交距离的放松态度让他非常担心自己的健康。他说,被隔离的人可以使用公共场所,可以散步和彼此交谈,并且不需要戴口罩。

“仅仅因为新西兰处于‘二级警戒’!但这并不意味着隔离酒店就要处于‘二级警戒’,而这就是您所看到的(当局)的态度。”

“我担心在隔离时会感染冠状病毒。”他说,他担心新来的人有可能将病毒传染给即将离开隔离区的人,因为这些人都没有分隔开。

新西兰自4月9日建立强制隔离设施以来,里面已经发现了25起病例。但是这名受访者质疑所有这些病例,到底是携带患者本来在到达新西兰时就已经被感染了,还是有可能在隔离区才被感染的。

阅读更多:封锁第15天,新西兰今仅新增29例共1239例!总理:拐点在即,所有入境者强制隔离14天

阅读更多:新西兰总理:入境者强制隔离的措施或执行一年以上,直到疫苗面世

安全人员护送被隔离的人在奥克兰市附近散步(资料照片)。

他说,冠​​状病毒在纽约如此迅速传播的原因是,人们“生活彼此交叉”,他们共享电梯,楼梯和公共空间,这与奥克兰旅馆中的情况相同。

他说,他不介意在抵达时进行14天的隔离,但表示现在这个(强制隔离)“系统中存在漏洞”。

推荐东区房产

卫生部发言人说,酒店隔离住宿提供商的表现受到定期监测。而酒店方面说,他们满足了与距离和个人卫生有关的健康要求。

“也就是说,如果有特殊问题,我们将鼓励酒店客人与现场管理人员进行交流。”

该受访者还担心从洛杉矶到奥克兰的航班上的社交距离和接触追踪问题。他说,航班上分配座位的方式是“一个真正的惊吓”,尽管飞机没有满员,但乘客还是聚在一起坐。

虽然乘客被告知要留在分配的座位上以进行接触者追踪,但他说,起飞后,人们四处开始走动,并寻找可以躺下的空间。

推荐海参:shark 8野生刺参

他说:“找就找吧,我对这也没什么异议。(但是,你们能不能找个合适一点的位置?)突然之间,我方园3英尺范围内就有3个人躺在那,而其他地方有有40行座位却空着。”

新西兰航空的一位发言人说,如果乘客在飞行过程中换座位的话,则需要告知机组人员。

“新西兰航空严格遵守卫生部和世卫组织的指导,以确保机组人员和我们的客户飞行安全。

“这包括通过分配座位来支持机上的社交距离,我们可以在座位之间留出足够的空间。”

1条评论

  1. 我也对酒店隔离是否有漏洞,保持怀疑的态度,我相信酒店经营者一定许诺严格遵守规定,才能接下这项任务,但经营者不亲历检查和监督,说的与做的不是同一人嘛,一定会有疏忽和漏洞的,这是可想而知的。

你是不是特想发表下高见?

请写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