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罢工学校停课 新西兰教师危机究竟“危”到什么程度?

(Screenshot from NZ Herald)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据悉,新西兰29,000名中小学教师将在周三(15日)罢工一整天,他们要求政府应提供更高的薪水和人力资源。

新西兰校长联合会主席Whetu Cormick更是警告政府:“全世界的教育工作者正在关注着新西兰政府会如何应对此次教师罢工行动。”

此次教师大罢工是24年来的首次,预计将有4万名学生会受到影响。

教师的生活堪称艰难

Michelle Deacon知道,当她成为一名教师时,她必须接受减薪的现实,而且还有可能不得不离开奥克兰。

Deacon今年29岁,在Balmoral小学任教师不到一年。她在成为一名合格小学教师之前,曾在奥克兰大学学习生物医学工程,毕业后留校担任助教一职长达四年。

Deacon说:“我很清楚,转行当老师必然会薪水减少,还有可能不得不离开奥克兰。但我的想法是,我更愿意找一份适合我的工作,这样我会很快乐,而且我总能想办法解决金钱问题。”

她之所以学工程学是因为她喜欢数学和物理,但却“感觉不到满足”。她认为没有比教学更令人满意的工作了。

“我曾和一位同事交谈,我说,’想象一下,如果每份工作都得到同样的报酬,或者有普遍的基本收入,那么教师应该是全社会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因为这个职位关系到社会的每一个层面’ ,“ 她说。

“和学生们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好,我看到他们每天取得的进步,看到他们每天都在成长,没有什么比这些更好的!我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工作!”

“和学生们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好,我看到他们每天取得的进步,看到他们每天都在成长,没有什么比这些更好的!我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工作!”Michelle Deacon正在辅导7年级学生Molly Cutmore
“和学生们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好,我看到他们每天取得的进步,看到他们每天都在成长,没有什么比这些更好的!我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工作!”Michelle Deacon正在辅导7年级学生Molly Cutmore (Screenshot from NZ Herald)

但在现实世界中,没有什么普遍的基本收入,教师必须依靠工资生活。

入职不到一年,Deacon每年收入51,508紐币(每周990紐币),而一般刚入职的老师起薪都不到50,000紐币,因为她拥有硕士学位所以就高一些。但是,她仍在支付78,000紐币的学生贷款(现在已经降到36,000紐币),所以她的实得工资每周只有708紐币。

Balmoral位于奥克兰中区,目前的房屋租金中位数为每周630紐币。即使是单卧室公寓,也只需385紐币。因此她不得不住在父母家中,每天上下班要坐北岸快线巴士。

“这个地区的公寓没有一个是我能买得起的,”她说。

奥克兰的平均房价现在是1,050,000紐币。如果在该地区拥有房屋,将近四分之三的奥克兰家庭(73%)必须将其收入的30%以上用于抵押贷款和其他住房费用,而惠灵顿则为49%和51%。基督城和新西兰最便宜的地区Wairoa仅有9%的家庭。

“我知道,展望未来,拥有一个家庭或买房,我觉得我在经济是做不到的,特别是在奥克兰,”Deacon说。

“我曾经想过,几年后我会考虑离开奥克兰,但我不确定,看看以后会发生什么吧。”

除了Deacon有自己的难处,Balmoral学校校长Malcolm Milner发现找到老师越来越难。在2015年,该校有6名教师离职并去了Tauranga。他最后一次打招聘广告,只有9名申请人应召,而且大多数没有教师经验。

“三年前,我们最多可以招募90名申请人,”他说。

他没有录取这九人中的任何一人,但通过口口相传,他找到了一位从法国回来的新西兰老师,算是暂时填补了空缺。

他支持新西兰教育学院(NZEI)小学教师工会提出的在两年内加薪16%的主张。

“如果你加薪16%,肯定会有人想申请成为老师,”他说。

政府刚刚为护士提供5亿紐币,两年内增加12.5%的薪水,并在2020年为具有至少7年经验的护士提供3%的加薪。

但到目前为止,政府只为有至少七年经验的小学教师两年内提供4%的涨薪,2020年再提供2%的涨薪,总共金额约1.5亿紐币。

工会表示,16%的加薪相当于每年政府要支付2.66亿紐币给教师们。而教育部估计的数字是2.91亿紐币。

新西兰工党也想提高教师工资,但他们也承诺要将财政预算保持在严格的范围内,因此他们花在教师工资上的每一分钱都要掰开一半,投入到其他优先事项(如住房或心理健康等)。

政府需要将提高薪酬视为更有效改善教师短缺的一种方式,特别是在奥克兰等住房成本较高的地区。

新西兰老师究竟有多短缺

在过去的20年里,新西兰经历了教师短缺和盈余的循环。

在经济状况良好的情况下,其他行业的高薪工作比较多,因此申请教师和教师培训工作的人数都很低。

在2006年最后一次经济繁荣的高峰时期,申请中学教师职位的平均人数只有1.9名,而今年最新调查中这个数字只有1.6名。

在经济困难时期,其他行业的高新工作数量减少,更多人转向教学行业。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后,2000年中学教学工作的平均申请人数达到5.4的峰值,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2010年升至7.6。

在新西兰,参加教师培训(不包括幼儿教学)的人从2008年的3590人跃升至2010年的4235人,然后在2016年下降到2745人。目前这种下降已经趋于平稳,去年有2790名学生开始接受教师培训。今年教育部计划将人数最多增加280人。

但是,参加幼师培训的人,从2008年的3100人,到2009年的3630人,再到去年的1500人,这一数字变化更加明显而且还持续下降,这是由于前国家党政府决定停止该行业教师提供更高的补贴,直到今天,工党政府尚未恢复该补贴政策。

这个问题在奥克兰尤其严重。校长联合会副主席Cherie Taylor-Patel 说,一名教育部官员告诉她,在奥克兰,80%的实习老师正在离开这座城市。

有证据表明,在经济周期之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的成员国中,新西兰和所有富裕国家一样,教师这一职业的吸引力呈下降趋势。

经合组织的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发现,2006年至2015年期间,在新西兰15岁儿童群体里,预计成为教师的人数从3.7%降至3%。

职业吸引力下降的结果是劳动力老龄化。虽然自2004年以来所有教师的年龄中位数稳定在45岁,但30岁以下的人数从15%下降到13%,而60岁以上的老师则从6%上升到15%。

校长们不得不通过为代课教师提供长期工作来应对,但这使得每所中学的代课教师人数从经济衰退时期的平均12人减少到今年的7人,这是自199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Taylor-Patel说,最近对奥克兰小学校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学校每天缺少250名代课教师;如果一个教师生病了,学校不得不将该教师的学生暂时调配到其他班级,直到这位老师恢复。

“从来没有如此糟糕过,”她说。

在中学,有41%的学校表示,今年他们不得不要求教师担任非自己专业的科目老师,这个数字远远超过全球金融危机前的最后一个高峰29%。

寻找原因

教师Mikaelah Cash认为,人们普遍对教师行业印象不佳。

“在人们的头脑里,并不认为这是一份好工作,”她说。 “当你听说当老师工作量很大,而且还缺乏资源时,这就变得不是很有吸引力,要知道,你必须在课堂上教30多个孩子。我这个年龄的人更加注重健康的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教学工作真的不可能,因为它会消耗你的生活。”

在Balmoral 学校,Deacon每天都超负荷工作。

“平均而言,我每天工作10小时。我早上7点30分到达这里,在下午5点之前下班都属于十分罕见的,大多数周末我也是单休,”Deacon说。

Deacon要做很多文书工作。作为一名初任教师,她必须记录她所做的一切,以便评估她的工作和学生表现。即使是经验丰富的教师现在也要做“探究教学”,总要尝试新方法来帮助需要额外辅导的学生,并记录哪些方法有效,哪些方法无效。

与大多数其他经合组织国家相比,新西兰教师所负责的学生人数略多。其他国家中学每名教师平均要带14名学生,而在澳大利亚高等和基础学校这个数字分别为12名和13名。而在新西兰,每位教师所带的学生人数从2004年的17.5人略微下降到2009年的16.1人,并且从那时起保持不变。

与此同时,一些政策变化使得年龄较大的人在过去几年中更难参加教师培训,这是一个重要因素,因为在2008年,三分之二的教师培训生是在25岁或以上的,就像Deacon一样的职业跳槽者。

2010年,政府将学生贷款的时间上限定位7年;2011年,削减提供给55岁以上学生生活费贷款的金额;2012年取消了研究生学习津贴;2013年,40岁以上学生的学生贷款上限为120周(三年)。

这一系列政策的结果是:自2008年以来,25岁及以上的教师受训人数下降了32%,而25岁以下的受训人员仅下降了9%。

2010年由于新任教师人数过剩,教育部(TeachNZ​​)废除了科学技术和数学教育培训奖学金,直到去年才恢复。

负责培训教师的,职业和过渡教育协会主席Warwick Foy表示,教育部似乎也削减了教师培训的招聘活动。

“我是Taranaki当地职业博览会的主席,我们有雇主和培训机构,但你将永远不会看到有人在推动教师培训的人才招聘;现在我们需要重视起来。”

然而,尽管存在这些因素,与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相比,新西兰的教学认可度仍然保持高水准:45%的新西兰教师认为“教学专业在社会中受到了重视”,低于韩国(67%)和芬兰(59%),远高于经合组织31%的平均水平。

可以做些什么?

之前的国家党政府重新为100名参与教师培训的学生提供了“科学技术和数学教育培训”奖学金;批准了扩大加入Teach First programme培训计划的实习教师人数;拨款资助奥克兰小学,各小学用这笔钱招聘了40名新任教师。

就在新西兰大选之前,当时的教育部长Nikki Kaye宣布开出7000紐币的高薪来吸引海外教师,并计划向所有奥克兰学校的新任教师提供高达17,500紐币的奖金;目前,全奥克兰decile评分为1的学校落实了该政策。

大选之后,现任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将奖金政策延伸到decile评分为2和3的奥克兰学校;扩大了Teach First和Auckland beginning teacher projects的教师培训项目;并且在2018年上半年,针对那些接受培训后长达六年仍未获得注册教师资格的学员,免除他们的进修课程费用。

在上一个财政年度,现政府用于教师招聘的预算从100万紐币涨到了240万紐币;而在本年度则达到260万紐币,市场招聘活动将于下个月开始。

更重要的是,工党今年取消就读高等教育第一年的学费,并将在2024年取消三年的学费,这项政策应该对教师培训生和其他学生更有利。

奥克兰大学的教育副院长Wayne Smith认为,我们仍然需要更多的激励措施来招募人才进入教学行业并将他们留住。

“我们必须考虑如何为教师,特别是年轻教师提供一些支持,”他说。

他主张向那些已经是合格教师,并还在接受其他专业培训的教师支付更高的薪水,这使他们有理由继续从事这一职业。

在Balmoral,Deacon希望通过招聘更多的教师助理和减少班级规模来减轻教师的工作量。她在4到8年级教学,平均一名教师要带29名学生,比例是1:29;而在1年级为1:15,2年和3年级为1:23,第9和10年级为1:23.5。

“减少班级规模意味着将减轻教师评分成绩,制定计划,评估和与学生父母保持联系等所需的精力,”她说。

在此次罢工中,NZEI要求将4年级到8年级的师生比例降至1:25。

上个月,国家党承诺如果赢得下一次选举将减少班级规模,前教育部长Nikki Kaye说将优先缩减4至8年级的班级规模,但她本人还没有具体说明要缩减到多少。

那多少钱?

普遍认为,薪酬低是导致教师短缺的直接原因。

据悉,从2006年到去年,具有七年经验的新西兰教师的工资仅增加了24%,远远落后于新西兰每年经济产出增长46%。

与1998年的新西兰全国工资中位数相比,拥有学位和教学资格的新任教师的工资高出了其15%。然而,今天这类新任教师的起薪是49,588紐币,比现在全国工资中位数49,868紐币低1%。有7年经验的教师的工资比1998年的全国工资中位数高出75%,而如今只高出52%。

教育部表示,自2007年以来,平均小学教师的总薪酬(包括津贴)增加了30.6%,达到72,900紐币。

但全国平均工资在同一时期增加了41.8%,达到54,437紐币。小学教师仍然远远高于平均水平,但他们的相对优势再次下滑。

奥克兰中学校长协会主席Richard Dykes表示,新西兰的新任教师起薪远不及澳大利亚的新任教师,在澳洲新南威尔士州,一个新任教师的起薪可以达到67,248澳元(73,930新西兰元),其他州也类似。

值得注意的是,教师与护士的工资非常相似。新的加薪将使具有七年经验的注册护士的工资从66,755紐币提高到75,132紐币,到2020年可达到77,386紐币。

NZEI要求教师工资增长16%,如果加薪得以落实,那么有7年经验的教师的工资将从75,949紐币提高到88,100紐币。

小学教师协会(PPTA)本周提出要求立即给教师加薪15%,外加每周最高100紐币的住房补贴。

早在护士罢工前夕,国家党领袖Simon Bridges就讥讽工党政府的预算政策是高支出却换来民众的罢工与不满。需要思考的是:国家党执政期间,新西兰经济增长可谓表现强劲;但为何在“形势一片大好”的背景下,高房价和高生活成本让教师,护士,公交司机,公务员等这些普通民众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