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夫妻关系是铁一般的事实,为什么签证还被拒绝?

0
536
Wayne Greenwood和Liza Diamos上个月结婚了。(Facebook)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新西兰一位68岁的老人家韦恩·格林伍德(Wayne Greenwood)在给他的35岁菲律宾伴侣丽莎·迪亚莫斯(Liza Diamos)申请PR时被拒签了,他认为这简直是赤祼祼的年龄歧视。

4月份的时候,他说:“这很不新西兰。虽然我们两人确实有点年龄差距,但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如果移民副部长克里斯·法回(Kris Faafoi)仅仅因为这个原因而拒绝了申请,那就违反了人权。”

相关阅读:68岁老人担保35岁未婚妻拿PR不成 指新西兰移民局年龄歧视

Greenwood觉得新西兰移民局可能怀疑新伴侣Diamos只是想利用他来获得居住权(Stuff报道截图)

但是,在上个月,格林伍德在菲律宾迎娶了他的女友迪亚莫斯。

咖啡馆生意出售

尽管上诉法庭发现“有令人信服的证据支持这对夫妇因真正原因结成配偶关系,并打算长期和独家维持。”但是迪亚莫斯也无法获得配偶签证。

话又说回来,在奥克兰共同生活了三年后,工收局却继续将他们视为一对夫妇。

格林伍德先生表示,他的退休金的发放上仍然把他视为处于夫妻关系中,如果他要拿单身津贴的话,他必须放弃他的妻子。

在奥克兰经营一家企业的格林伍德先生担任毛利人土地信托的主席,并有四个成年子女。在2016年的时候,迪亚莫斯持学生签证来新西兰学习,然后两人开始建立关系。

MIELE OUTLET直销店

移民局说他们年龄不般配,一个68岁,一个34岁。文化背景也不般配,一个是新西兰人,一个是菲律宾人。

从技术层面上来讲,老人家格林伍德是没有资格担保迪亚莫斯的签证申请的,因为他已经为两个前伴侣(未婚妻)担保了居民签证,并获得成功批准。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到移民和保护法庭去审理他们的申请。

法庭还是发现他们现在这一对的情况有些特殊,所以他们的申请还是被送到移民副部长克里斯·法回的办公桌上了,结果人家副部长大笔一挥给拒了。

格林伍德先生说他和他的妻子非常沮丧:“副部长本可以对丽莎的签证进行进一步的审查,包括评估我们的关系,但这甚至都没有做,所以没有人来看下我们的关系是否真实。”

K&V卡车租赁

“但移民和保护法庭(IPT )和工收局都接受了我们存在真实的夫妻关系。即使丽莎不和我住在一起,他们也不会恢复我的全额退休金。”

“他们希望我签署一份声明,表示我们已经终结了夫妻关系,然后才能恢复我的全额养老金,但是我拒绝了。”

“丽莎和我心都碎了,两个真爱的人却相隔一方无法在一起。我结婚四天后就回到了新西兰,这让我们感到空虚和极度不安。”

相关阅读:为配偶签证也是拼了!新西兰女子无奈搬到阿联酋和丈夫住了一年

相关阅读:配偶签证被拒绝 新西兰移民局被指控种族偏见

I fix 4U冷暖空调

拥有制药学位的迪亚莫斯女士表示,丈夫搬到她身边一起住是不可行的。

她说:“我居住在棉兰老岛,不幸的是这里有不断的战争和ISIS,一些地区非常不安全,整个岛上都存在安全问题,过去一个月有六人被枪杀。”

“我们继续保持着这种关系,因为我们真正地彼此相爱,并希望共同度过我们的余生,这一直非常困难,并且在我们的困境中不断受到压力,影响了我。”

“尽管韦恩年纪大了,但我们是一对正常的夫妻,我们只是想和对方在一起。我们其实非常般配,结婚的原因也很正当,并且我们相互认识三年后才正常结婚。”

这对夫妇的律师杰克·谭(Jack Tam)说,他们要求新任移民副部长波托·威廉姆斯(Poto Williams)进行部长干预。

副部长办公室则表示,部长不对个别案件发表评论。

推荐英语学校:DynaSpeak

社会发展部表示认识到两人的情况特殊性和复杂性,并继续根据《社会保障法》致力于为他们提供所有合法的支持。

其客户服务部门总经理凯·理德(Kay Read)说:“我们根据他们提供给我们的一系列信息,决定是否合适领取养老金或其它福利。”

“但是这事不总是直截了当,因为我们通常受不同立法的约束。”

“韦恩和丽莎结婚了 – 但是,丽莎是新西兰永久居民,所以他们没有资格获得新西兰养老金中的结婚档津贴。”

“但是,他们又处于一种关系中,所以韦恩没有资格获得新西兰养老金的单身档生活费。”

相关阅读:工签收紧配偶签增加 鉴别“假夫妻”移民局用这招

微谈NZ-新西兰邻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