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Liu: 新西兰2019年工签改革提案详解(下篇)

0
441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本文由 Jack-Liu 授稿提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作者 Jack-Liu(纽村杰克) 

接上篇:Jack Liu: 新西兰2019年工签改革提案详解(上篇)

以下是对于移民来说有利的影响:

对移民有利的影响

1. 避免移民在受雇时被剥削

提案在围绕移民剥削问题上做了不少工作,这也是本次改革的重要核心之一,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提案中做了不少安排,大致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仍然是修补政策漏洞。现行政策下申请工签的主导角色是申请人而不是雇主,所以INZ对雇主的约束比较少,这就容易出现两个问题:最显著的问题是一些业绩不佳的雇主仍然可以招聘移民工人,这样的后果自然就是增加了移民被剥削的风险,在新的“雇主门”框架下,一些业绩差的雇主将不再具备担保移民工签的可能,因为“雇主门”的出现,会直接将业绩不佳的雇主挡在“门”外,这些雇主将无法通过认证。第二个问题是现行政策下,INZ对雇主是否合规的检测主要依赖Stand down list(不合规雇主黑名单,即non-compliant employer),这份清单是由Labour Inspectorate维护和提供的,在这份清单上的雇主根据违反法律的程度不同,会被禁止在6个月-12个月不等的时间内不允许再招聘移民,但仅有这份清单来兜底仍然是不够的,因为还有很多公司的员工工作记录跟踪不佳的公司,仍然可以非常经易地招募移民工人,INZ的“雇主门”将会进一步加强监管所有需要招聘移民的公司。

其次是改变工签申请的主导角色。在现行的政策下,工签申请是以申请人为主导的,签证申请费也是由申请者在承担,而雇主只是充当了支持者的角色, 但临时工签系统的受宜者是雇主,而不是移民,移民不该成忙前跑后的人,并且有一个显著的不合理之处:申请人需要去收集和提供雇主的信息,这中间可能还包括需要向雇主索要一些敏感的商业信息,这样就导致申请人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这是不利于移民的。而此次提案中推出的新框架,角色将被置换,雇主会被作为申请过程的主导者,这样就会变得比较公平,而雇主也不需要因为仅仅只是为了支持一个工签申请,还得向雇员曝光自己的营收信息,因为这方面的信息收集在“雇主门”的框架下由INZ<–>employer之间就直接完成了,并不需要再像以往一样,申请人需要夹在中间充当传媒。

然后是对雇主施加工资与工作条件上行的压力。目前市场的基本状况是移民工人的薪酬普遍低于新西兰人,和政府多年来设想的同工同薪差距还非常远,虽然在申请签证时,INZ对有关薪酬方面会有基本的考量,但显然并不凑效;这些拿着较低时薪的移民工人在被推向市场后,情况往往变得更加糟糕,work&income(新西兰工作收入局)虽然也常常会对劳工市场进行检查,特别是那些劳动密集型的工作场所,比如建筑,农业等行业,但work&income的工作相比INZ更“失职”——work&income只会关注移民工人的工资是否低于新西兰的最低法定工资标准,至于移民工人拿的薪水是否低于同职位的新西兰人,或者是低于同行业的普遍市场水平,根本就不管,work&income的工作人员往往就是走一圈,填填表就走人了。这种情况导致的后果就是持续不断地曝出移民工人被剥削的事件,最终造成和“中国富士康血泪工厂”同样的严重后果——欧美市场的消费者在知道花高价买来的iphone竟然是沾着跳楼者血液的,发起了一场运动来拒绝使用苹果产品。同样,一些英国的大型超市正在给新西兰政府施加压力,扬言要将新西兰的产品下架,这些基督教国家的消费者往往拥有较高的道德标准,道德关过不去,往往整个产业链都会崩溃。新西兰有98%的水果都是出口到海外,一旦因劳工剥削丑闻发酵而被拒绝进口的话,这是新西兰不能承受的。

2. 获得认证的雇主将会更容易招慕移民

虽然在前文中,我担忧可能会因为“雇主门”的出现而导致部分雇主因为怕麻烦直接放弃考虑外籍移民,但另一方面,那些通过了雇主认证的,在新政下,将意味着更容易招聘移民,这和现行政策下的Accredited Employer认可雇主类似,通过认证的雇主是被预批准招聘移民的,INZ将允许这些移民工人直接进入到工作岗位,这些雇主将不再需要向INZ提供任何雇主检查。我希望INZ在新政实施后,能将这三个类型的雇主认证清单全部开放给共众查询,就如同现行的Accredited Employers List一样(目前有1053位新西兰雇主可以不受限制地进行全球招聘https://www.immigration.govt.nz/new-zealand-visas/apply-for-a-visa/tools-and-information/tools/accredited-employers-list),如果清单公布,这将对移民形成非常好的指引,申请人届时就可以直接重点关注这三份清单上的雇主招聘,因为这些雇主具备直接聘你的权利,而不再需要额外的认证程序了,哪怕你现在人正在海外

第二道门:工作门(job gate)——这是针对所招聘职位的要求。移民局需要确认所招聘的职位是没有新西兰人可以代替的

工作门实质上就是保护新西兰人优先就业的一个重要关卡,具体实施时就是指劳动市场测试(labor mark test,下文中简称LMT)。LMT是移民工人在新西兰就业的一个重要障碍,LMT阻止了大部分移民工人原本合适的就业机会;而对于雇主来说,LMT亦是一项低效耗时、代价高昂,且使得雇主根本无法招募到海外劳工的制度。如何去正确理解这道程序,非常非常重要。

在现行的政策中,以下第一类和第二类是免除劳动力市场测试的(no labor mark test):

首先第一类是紧缺清单里的职位,因为这些职位是政府确认了全国性的或区域性的一些职位是处于紧缺状况下的,所以这部分的职缺,不需要考虑新西兰人优先就业的问题,任何人都可以进行填补,在本地人并无法填补职缺的现实状况下,不少行业的长年都是依靠大量招聘移民来填补。

第二类是设置了高薪门槛的职位,新西兰的认可雇主(Accredited Employer)有权利针对任何职位进行全球招聘,只要是开出的年薪达到55k,就可以免除劳动力市场测试,并且移民局还给予了认可雇主特别的移民福利——工作满2年后可以给予居留权。

第三类是需要做劳动力市场测试的职位,也就是需要考虑新西兰人优先就业的招聘职位,第三类的职位又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针对ANZSCO skills level 1-3的职位,也就是中高级技能的职位,这类中高技能职位只需要雇主打14天广告,并且有尝试过招聘或培训本地人,但是很难找到合适的本地雇员,就可以招聘外籍移民了;另一种情况是针对低技能的职位,这种是需要做完整的劳动力市场测试的,也就是除了打广告外,还要有work&income的报告,相关部门会安排新西兰本地失业人口来应聘,如果这样做都找不到合适的本地人,才能把空缺职位给移民工人。

在此次的提案中,针对上述的政策做了一些调整,主要针对在两个方面:

首先进行调整的是针对高薪门槛的职位。如上文介绍,此前只有认可雇主(Accredited Employer)在开出55k薪金的职位才能免除LMT, 提案中拟决定针对任何雇主的任何职位,只要薪水能达到国民收入的200%,即时薪$48.58或年薪$101,046,就可以免除LMT;其次是针对高级认证(Premium Accreditation)的雇主(即此前合并至此的Accredited Employer类别),时薪达到国民收入的150%,免除LMT,实质上是大幅提高了,因为目前的国民收入中位数是时薪$25, 年薪52k.

其次是移民局此次推出了区域性劳动力市场的概念。提案中针对劳动力市场测试的部分将更加依赖区域性的劳动力市场状况,这包括全国性紧缺被区域性的紧缺取代,这些紧缺职位将更广泛,至少比现在全国性的紧缺职位清单要扩充很多,这可能是个好消息;另外一些职位的劳动力市场测试将更依赖地区性的行业协会的谈判结果来决定。

总而言之,LMT就好比是一道隔离墙,阻止了新西兰“不需要”的移民工人;在这种保护本地人就业、极具排他性的政策背景下,近几年一些国民和政客长期无视这道隔离墙的存在,既不正视INZ在实践中是如何千方百计地阻扰移民工人的就业,也不听听来自工会的抱怨,张口就喊所谓“移民工人抢了新西兰人的饭碗”, 实在是睁眼说瞎话,要么就是得了臆症。

第三道门:移民门(migrant gate)——针对工签申请人的要求。对申请人的身份、健康和品行进行检查。

移民门是针对申请人的检测。有关身份、健康、品行和职业能力检测等等,和现行的政策并没有什么差别,但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提案中的这个移民门,特别新增了一个”security checks”,这个地方有必要简单讨论一下。

2019年新年的时候,很多国家的领导人都会做新年致辞,我对德国总理的新年致辞印象深刻,因为默克尔没有粉饰天下太平反而提出了严肃警告:“2019年世界最大的挑战是气候变化,移民,全球恐怖主义……”。新西兰作为一个移民国家,并且今年刚好又处在开始更多接收中东难民的特殊时期,可以说是不可避免地卷入其中。新西兰在此次改革中针对工签特别新增了”security checks”,相信也正是在这种国际大背景下提前做出的一个反应,也就是说新西兰正在未雨绸缪,开始增加国家安全方面的防御措施——不过,防御对象可能出了点问题。

根据惯例security checks以往只发生在居民或公民的申请人身上,security checks涉及的调查比较多,也较为耗时,并且有可能导致拒签;如果是从这个角度分析,对于申请工签的人来说可能并不是很有利。就中国籍申请人来说,security checks似乎有些多余,因为地缘关系中国大部分出国移民的都是汉人,向来和恐怖主义扯不上什么关系;黄种人更从来都不学某些白人盲目worship特朗普搞什么种族优越论;中国人除了对占点小便宜啥的饶有兴致,现阶段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有安全感的人类了。

就最近已发生的事实证明,在这样一个民族主义泛滥的历史周期,新西兰政府不应该拿着放大镜对着移民这一相对弱势的群体,而显然必须更多地审查和监视那些所谓从“盟国”或“家乡”而来的自己人,一些扛着“白人至上”旗帜招摇过市的所谓“纯种白人”才是希特勒还魂之后的恶魔。我在2017年所写的《新西兰移民新政策分析》一文中就曾给博友们给出过明确警示:Trump上台,意味着全球范围内的移民都会成为冲击的对象,没人能逃脱——“在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为代表的民族主义崛起的背景下,不止是在欧美的华人,全世界任何国家的外国人都很可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这是二战以来全球化开始形成逆转趋势的一个全新周期……今天拥戴特朗普的禁穆令就是在断明天自己的路……这几个移民国家可都是有一批光头党的”。我也早在2012年就在博客发表过科普安全常识的文章——《基督城仍是新西兰种族主义的“老家”》。(什么是光头党,自己google了解,光头党最大的特征就是光头,包括女的也剃光头,男的往往是为了增长肌肉大量服用睾酮激素导致的秃头)

有关security checks的另一个细节是,截止目前,政府为什么单单就工签审理提出security checks,而对国际留学生的签证审理却未提出任何安全检查?这种差别化的政策是否合理?说直白一些,政府难道具备先知一样的能力,认为移民工人有可能在新西兰就地制造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国际留学生就是一等良民造不出来?

此话题特殊,这里就不再做过多深入讨论。

本文篇幅较长 系统已自动分页
▼请点击下面的页码继续阅读▼

阿里郞 露芙仕 把健康带回家

你是不是特想发表下高见?

请写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