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党或分离出“基督保守党”党魁:没和这位议员有政治交易

国家党的Simon Bridges说:他们之间没有“肮脏的选票交易”(TVNZ报道截图)
▼安装【新西兰生活网App】

【新西兰生活网】最近一直有传闻说国家党议员阿尔弗雷德·纳加(Alfred Ngaro)要从国家党中分离出来,自己组建一个“基督教保守派政党”(Christian conservative party),准备在明年大选时角逐奥克兰东南区Botany选区。而党魁西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现在公开否认他与阿尔弗雷德·纳加(Alfred Ngaro)私下有什么“肮脏”的政治交易。

因为自从这个消息传出来后,一直有人猜测,这个拟成立的“基督教保守派政党”可能是为了给国家党大选特供的“政治盟友”。

“败者为王!”

2017年大选时,以Bill English为候选人的国家党以46%的得票率力压工党,但换算成国会议员席位,国家党只拿到58把交椅,离选举法规定的一党执政所需的一半席位还差3席,没有办法,只能想办法联合其它党一起执政。

NO.1大型马戏团

联合哪些党呢?国家党原先的小跟班毛利党一票都捞不到,而行动党只拿到1席,这样还是望洋兴叹!

工党?试过,谈崩了。

怎么办呐,回头找找优先党,本来是从国家党脱离出来的人马,结果人家和绿党一块投了工党,把国家党拉下交椅,成立了联合政府。工党的阿尔登姐(Jacinda Ardern)做上了总理,优先党的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也分了个副总理。

而比尔·英语(Bill English)黯然离座,不久后就挂靴了。

这就是新西兰史上乃至世界史上的奇事:“败者为王!”


咖啡馆生意出售

“重蹈覆辙”?

很快新一轮的大选又要开锣了,国家党上下,已经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

加上最近的多次民意调查,工党的阿尔登(Jacinda Ardern)姐的民望可是一骑绝尘,国家党的西蒙桥(Simon Bridges)哥可是踩风火轮都跟不上啊。

周一,最新的Newshub-Reid Research民意调查显示,12年来,国家党支持率(41.6%)首次跌至低于工党(47.5%)。(Newshub报道截图)

相关阅读:噢买尬!民意调查显示总理Ardern支持率10倍于国家党Bridges

相关阅读:基督城恐怖袭击后 国家党眼睁睁看工党支持率一骑绝尘

推荐Hotel
谁是总理的最佳人选?(Newshub报道截图)

然而,左右看看,旁边的跟班小党,还是不成气候。这个愁煞了桥洒家!

于是,“锦囊妙计”就出来了 – 国家党自己成立一个呗!

“无中生有”

国家党议员阿尔弗雷德·纳加罗(Alfred Ngaro),父亲是库克群岛人,曾祖母是波兰犹太血统。阿尔弗雷德·纳加罗(Alfred Ngaro)本人从神学院毕业,曾当过牧师,自称是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者。

2016年,他被任命为太平洋事务部长,社区和志愿部长,儿童部副部长和社会住房部副部长等职。

推荐SPA

对于奥克兰Botany选区,这里的选民有许多基督徒(大部分为亚裔、太平洋岛民等),还有一个相当大的保守的基督教南非社区。国家党推算,以阿尔弗雷德·纳加罗(Alfred Ngaro)的经历和主张,他在这个选区应该会有较大的支持率。

再加上现政府推行的许多政策,都与基督教的教义有所冲突,如放开堕胎、推行大麻合法化、学校性别意识教育、安乐死等立法,让很多笃信教义的民众倍感失望,阿尔弗雷德·纳加罗(Alfred Ngaro)的出现,正好迎合了这部分选民的心理。

Alfred Ngaro最近转贴,攻击“堕胎”为“大屠杀”(TVNZ报道截图)

所以,有人猜测,如果“基督教保守派政党”成立了,明年大选时,国家党就不派人在这个选区参选,这样就顺理成章地“让票”给了这个新的“基督教保守派政党”。

Invisalign 隐形牙套

为什么这么笃定?据报道,Botany从2008年成为选区至今,一直是国家党的地盘。

因此,如果阿尔弗雷德·纳加罗(Alfred Ngaro)的“基督教保守派政党”能获得2%以上的党派投票,获得3个国会议员席位,那么,国家党的重新上位就有望了。

这个就是众人猜测的国家党的算盘了。

“子虚乌有”

国家党的西蒙桥(Simon Bridges)先生今天接受TVNZ1的Breakfast节目说,他已经在一两个月前就与Ngaro先生讨论过这个话题,但他说,江湖上传闻的他们之间关于“肮脏的选票交易”的事那是“瞎扯”的。

西蒙桥(Simon Bridges)先生说:“我当时只是说,这主意看起来真是棒啊真是棒,让我知道你是怎么干的?–这就是我们字面上所有对话。”

推存重庆火锅

他说,他和国家党的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进一步与Ngaro先生讨论过这个话题。

“最后我想说,这是一个有趣的想法吗?当然是这样,这对他而言真的是这样。而我的立场,也就是国家党的立场则是:我们希望人们投票给国家党,但我们很高兴给阿尔弗雷德·纳加罗(Alfred Ngaro)提供一个看得见的空间,一个他可以到达的空间。”

那么,国家党的这个算盘打得怎么样,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