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明白了?新西兰移民局入境警报系统多大的漏洞!捷克毒枭这玩的这什么套路?!!

0
920
移民部长说新的信息改变了他的想法。一旦这名捷克公民出狱,政府会考虑将他驱逐出境。(TVNZ报道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被定罪的毒品走私犯Karel Sroubek在抵达新西兰之后其实不到一年就被列入遣返名单,但是,他玩的什么套路,多年来居然能在新西兰安然无恙?

非常清奇的套路

官方信息法案文件显示,Karel Sroubek第一次持居民签证进入新西兰时,同一航班上有两名男子使用同一张护照,Karel Sroubek在这个航班上以不同的身份在新西兰登陆。

相关阅读:双面毒枭?捷克毒枭入境所持假护照 原主可能也入境了新西兰

在移民部长推翻他早先给予其居住权的决定后,Sroubek正在提出上诉。(TVNZ报道截图)

Sroubek因进口近5公斤的摇头丸被判入狱并面临驱逐出境。在移民部长推翻他早先给予其居住权的决定后,他正在提出上诉。

相关阅读:新西兰移民局长撤销了特批居住权 毒枭在监狱发出警告

相关阅读:A16.2 操作指导: 行使酌处权… – 新西兰移民局(INZ)操作指南

推荐千禧律师行

移民部长说新的信息改变了他的想法,但他拒绝因此事辞职。一旦这名捷克公民出狱,政府会考虑将他驱逐出境,请观看视频:

但是,新的调查发现,Sroubek在2004年秋季就被移交给新西兰移民局的边境和调查部门。

Sroubek在2003年9月使用他的朋友Jan Antolik的护照复件获得了为期三个月的访客签证。尽管Sroubek没有离开该国,但是新西兰边境处的入境记录显示,当年11月有人使用Antolik的护照入境了新西兰一次。

此后,这个Antolik的护照上的签证已经处理逾期居留状态,但当他被列入遣返的名单时,使用Antolik护照的两名男子中有一人离开了新西兰,这就导致遣返行动中止了。

“Karel Sroubek/Jan Antolik的信息在2004年4月被提交给合规部门,因为他在新西兰非法出现,”移民局边境经理Stephanie Greathead说。“但是,新西兰移民局可以确认2004年或2005年没有针对Karel Sroubek采取任何遣返行动。”

如果他被驱逐出境,他将不能再返回新西兰。

推荐噪音专家Earcon

然而,他的档案中已经留下了一个逾期居留的警报,所以当他试图在2005年1月登上飞往新西兰的飞机时,他被带去接受移民审讯。

在那次他获得了另外三个月的访问签证,尽管他之前没有遵守规定。

“此时,一名边防官员指出,Sroubek/Antolik没有意识到他需要延长他在新西兰逗留的许可证的时间。但是,移民局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决定给予延长签证有效期三个月。”Greathead女士说。

四个月后,他以一份工作为由提交了居留签证申请,最终在2008年获得居住权。一年后,捷克警方就他因袭击两名警察和一名出租车司机而被判入狱54个月、以及他在一起谋杀案中涉及袭击而对他发出逮捕令。

相关阅读:新西兰移民局长的信 透露了给东欧毒枭特批居留权的内情

相关阅读:毒枭的母亲恳求新西兰移民局长给儿子“最后一次机会”

2008年,同一航班的两名男子在机场都持Jan Antolik的护照入境。

新西兰移民局表示,两个(或多个)同名字的个人在同一天进入新西兰的情况并不少见。

“因此,如果使用两个同名护照,乘客预先登记处理系统中没有任何内容可以触发警报,”Greathead女士说:“这只会被视为两个不同的独立的乘客入境。

相关阅读:新西兰移民局局长承认特批东欧毒枭失误 国家党喊其下台

相关阅读:国家党党魁质问毒枭何时被赶出新西兰 结果自己被赶出众议院

推存古典别墅

“非常清奇的决定”

据报道,Karel Sroubek,捷克人,在目击国内的一宗谋杀案后,面临捷克警察要求其做伪证的威胁,不得不于2003年以假护照从捷克共和国逃往新西兰。

在新西兰,Sroubek建立了自己的生意,教授截拳道。

在新西兰,Sroubek建立了自己的生意,教授截拳道。(Newshub报道截图)

他很快成为地狱天使(Hell’s Angels,新西兰帮派)的成员,并因进口毒品而被监禁,以及其他指控。

皇后城法律的移民律师Marcus Beveridge告诉AM Show,授予Sroubek居住权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决定”。

“我们应该做的可能是将他转移到菲律宾,杜特尔特总统可以在边境与他见面。”

但McClymont and Associates的Alastair McClymont告诉Newshub,移民局局长“在考虑所有问题时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这将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Lees-Galloway表示,公众的信任和信心受到损害,他对此负责,并对其进行修复。他向总理Jacinda Ardern道歉,但没有提出辞职。

阿里郞 露芙仕 把健康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