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中的“地狱”—新西兰坎特伯雷河已被“严重污染”

Coes Ford在2009年的模样
▼安装【新西兰生活网App】

【新西兰生活网】新西兰生活网June引据Stuff消息:人们一直认为新西兰是这个地球上的“最后一片净土”,新西兰的环境优美、纯净,这里的人们犹如生活在世外桃源,无污染之忧。但是,也许,大家都错了,这片“净土”里,居然藏着一个“地狱”般的地方!

“鬼门关走一趟”

净土中的“地狱”—新西兰坎特伯雷河已被“严重污染”

Selwyn河,正在变成新西兰的地狱般的存在。Coes Ford—一个广受欢迎的坎特伯雷露营地,在圣诞节假期间,经常人满为患,但是,“严重”的污染,已经把该地区变成一个名符其实的“鬼城”。

让我们跟随Stuff的伙计们,一块来看看这块在当地人谈虎色变的“魔鬼”地带!

天气如此炎热,但Selwyn的大部分孩子都宁愿在室内或在操场上玩耍,也不愿跳进河里洗个痛快。

净土中的“地狱”—新西兰坎特伯雷河已被“严重污染”

Charlotte Mahrenholtz(左)Imke Bruchhaeuser(右)沿Selwyn河附近行走,皱着眉头看着这“脏兮兮”的河水。

两个女士勇敢地弄了一条船,在河边静静地浮游。河面上浮着带有绿色粘液乱枝叶。她们被严格的命令不准碰到一滴这“魔鬼之水”,否则就有“性命之忧”!

好吧,为了能克制住自己忍不住要游泳的冲动,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这两位之前已经游了一回,解了这个馋!——不是在现在船下面的河流,而是在Selwyn水上中心,大约20公里以外的罗尔斯顿(Rolleston)。

净土中的“地狱”—新西兰坎特伯雷河已被“严重污染”

曾经的热门露营地Coes Ford几乎干了,厚厚的绿色粘液附在岸边。

这就是曾经的热门露营地Coes Ford,几乎干了,厚厚的绿色粘液附在岸边。

净土中的“地狱”—新西兰坎特伯雷河已被“严重污染”

在19世纪后期这里已经形成了一个渔村。之前的水质非常清澈,河上会有游泳和赛艇。

但是,可能很早一段时间以来,干净只是一种表面的假象,在底下,不可见的污染物如大肠杆菌和弥漫性硝酸盐未在不为人知的不断蔓莚。直到最近,Selwyn Huts的这条河流开始显露出它的新面目,绿色的粘乎乎的东西铺满了水面时,人们才知道,问题已经到了不可忽略的程度了。

净土中的“地狱”—新西兰坎特伯雷河已被“严重污染”Coes Ford在2009年的模样

“你不能忽视它,任何人都不能忽视它、袖手旁观。”Hamish Bills,这位从1930年以来就到这,在这定居了近一个世纪的当地老居民说,“我们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搬走。”

“这个地方最引人着迷的本来就是它清澈的河水,但是,这一点可能要成为过去了。”

即使在最热的日子,当温度飙升到30摄氏度以上的时候,也只有几个孩子敢到河里去游泳。

净土中的“地狱”—新西兰坎特伯雷河已被“严重污染”Coes Ford鸟瞰图

河上还有一个大家具浮在水面,一条绳子弯弯的仰在水面。

Erin Coffey一直与她的三个孩子住在一起,她说:“我的孩子可能是最后一个敢下水的吧,也许他在这长大,对这里的环境具有了超级免疫力。”

她从两岁开始在河里游水,对这一片河水有着悠久的独特的夏日回忆,她的头低下来,看着带着冰渣的冷水。

净土中的“地狱”—新西兰坎特伯雷河已被“严重污染”河水有毒,请勿靠近!

“这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其实除了河流之外,这里还有很多更好的地方,但是,这条河流现在就像是一个耻辱。它改变了这里的整个生态。让这个地方抹黑!”

现在没人下水

净土中的“地狱”—新西兰坎特伯雷河已被“严重污染”

周四Glentunnel的水很好,孩子们开心地游泳。

标志仍然警告有毒藻类。

Des Sauthen,10年来一直来Coes Ford这度假,他说:“孩子们来这里游泳,做小池,这一次没有人下来。——这真的是恶化很大!”

另一个当地居民说:“我自己在这住了18年了。三年前开始这里的水就开始变坏,但是之前真的是很清澈。”

Environment Canterbury (ECan)首席科学家Tim Davie说,三年前Coes Ford有一场大旱,使得这个地区的地下水位处于创纪录的低水平,这直接影响到春季的溪流,如Selwyn河。”他说,“过去的两个冬天几乎没有水补充,这是不寻常的,春天本来下了不少雨,但都被土壤和植物吸收了,所以没能补充到地下水来。”

许多当地人认为问题的责任在于奶牛场,它们从河里抽用了过量的水用来灌溉。

但Davie说,牧场用水的量还不足以有这么大的影响。到了冬天,水量会相应补充上来。

这条河在未来几年将会改善。该地区也不能再申请灌溉许可证,所以牧场都计划迁往别处。‘JUST NOT GOOD ENOUGH’

”它只是不够好罢了“

过去,Selwyn的新年是令人难忘的:孩子们会在河滩上奔跑、跳跃,饿了就跑回家里吃午饭,然后进入河里游泳和赛筏,一直忙到黄昏。

今年,河流基本上是空的,平常的庆祝活动取消了。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们天天都会泡在河里,时时都会这样。夏季,这样的天,我们就在河里,”

Hamish Bills说。 “现在,孩子们也可以在河里游泳、也可以划水,但他们不能把头下沉下去。”

“That’s just not good enough.”

“它只是不够好罢了!”

本文转载于新西兰生活网(Wechat ID:nzlife_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