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工作计划”的失败?对社会发展部的控诉?

The number of people receiving the same wage subsidy that allowed Blair to keep working has decreased by 80 per cent in seven years.{Stuff 报导截图)
▼安装【新西兰生活网App】

【新西兰生活网】周一早上,位于基督城Hoon Hay的Spreydon School,将会有成千上万的学生和教职员工重返教室。但Blair Nevin不是其中之一,尽管他已经作为看守在该学校工作了18年。

While school returns for most, Blair Nevin has to wait to see if he will still have a job.(Stuff报道截图)

39岁的Nevin因部分瘫痪而行动不便,不会说话,通过打字在他的手机上与他人交流。残疾人工作计划确保了Nevin获得了近二十年来的工作,该计划旨在帮助残疾员工逐步提高技能,使他们与身体健全的人能相提并论。

然而资金将停止,雇主将支付全部工资,不会再有补贴。

相关阅读:你的家庭会受益吗?福利新政本月起生效 总理:最引以为傲

相关阅读:救世军:当铃儿叮当响 却有1/4新西兰人穷得叮当响没钱过圣诞

相关阅读:新西兰的穷人有多穷 最可怜的是孩子们

Nevin的工作一直由社会发展部(MSD)的生产能力津贴( productivity allowance)支付,但津贴每年减少,学校无法弥补差额。2011年,约有1000人获得生产能力补贴。去年6月30日,这个数字是187 – 七年内减少了80%。

The number of people receiving the same wage subsidy that allowed Blair to keep working has decreased by 80 per cent in seven years.(stuff 报导截图)

MSD社区关系和项目的总经理Marama Edwards表示,生产能力补贴总是被“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

“雇主对资金的依赖‘高于预期’。因此,资金仅限于真正需要资助的人。人们可能不再获得生产能力补贴,因为他们没有补贴就业,有些人会退休,有些人会转入我们资助的其他服务。”Edwards女士说。

Nevin的母亲Sue表示,她的儿子非常希望于在圣诞假期约两周后重返工作岗位。她认为其他人与她儿子的处境相同 – 被迫离开了他们所爱的工作,因为雇主无力承担工资。

CCS残疾人行动机构全国负责人Richard Buchanan表示,因为“资金的失败”,导致Nevin失去了工作“是对整个系统的控诉”。

The number of people receiving the same wage subsidy that allowed Blair to keep working has decreased by 80 per cent in seven years.(stiff)

他说:“无论取得了多少重大的副业利益,这种情况都凸显了我们社会中残疾员工的低价值,”

在Stuff首次公布Nevin困境的细节后,MSD为他和学校提供了12个月50%的工资补贴。Nevins拒绝了,因为他认为它只是把糟糕的结果推迟了。

The number of people receiving the same wage subsidy that allowed Blair to keep working has decreased by 80 per cent in seven years.(Stuff)

Nevins家已经对资金削减提出上诉,Christchurch中心议员 Duncan Webb已经接手了此案。Webb先生是一位有成就的律师和社会活动家,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框架”,涵盖了Nevin的补贴。

“我仔细研究了,我不相信MSD已经尽力了,而且处理的不对。”Webb先生说。

由于此事已开始运作,残疾人部长Carmel Sepuloni拒绝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