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将在日内瓦接受联合国人权审查,主题涵盖……

司法部长安德鲁·利特尔将于周一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介绍新西兰人权状况。(照片:RNZ / Rebekah Parsons-King)
▼安装【新西兰生活网App】

【新西兰生活网】新西兰司法部长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先生将率领代表团在日内瓦接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人权审查。

周一向联合国所作的介绍将涵盖犯罪率和对妇女的暴力行为。

Little先生将向世界各地的代表们提交一份报告,然后由他们就新西兰可以改善的地方提出建议。

去年12月,来自新西兰全国刑事改革联盟(National Coalition of Howard Leagues for Penal Reform)的Christine McCarthy前往日内瓦参加听证会。

她说这是解决新西兰人权问题的重要途径。

“新西兰将花一小时或一个半小时展示他们的报告,然后各国会提出建议并提出问题。”

“他们可能会说‘上次我们推荐这个,为什么你没有做过任何关于它的事情?’,或者他们可能会说‘我们建议你们允许囚犯投票’。”McCarthy女士说。

针对妇女的暴力

上个月,50名有影响力的新西兰妇女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要求采取更多措施制止暴力侵害妇女行为。

点击阅读公开信

珍妮·希普利夫人说,公众需要进行更多关于许可和健康关系的公开谈话,以防止对妇女的暴力行为。(Photo: RNZ / Diego Opatowski)

这封致总理Jacinda Ardern的公开信要求制定一项跨党派计划,以制止对妇女的暴力行为,为遭受袭击的妇女提供更好的服务,以及开展更多公众意识活动。

前总理海伦·克拉克(Helen Clark)和珍妮·希普利(Dame Jenny)夫人都是签署这封信的人。

Jenny夫人说,当人们面临暴力时,政府必须确保提供支持,但公众还需要就许可和健康的关系进行更多的公开对话。

“我们都必须大声说出并发现我们的声音。在我们认为必要时采取行动,”她说:“我们还需要女性和男性都做出个人承诺,在我们看到暴力的情况下,或者在我们需要拒绝或叫停的情况下,在那些被理解得恰当和受到尊重的情况下。”

家庭暴力和性暴力问题副部长Jan Logie说,解决暴力侵害妇女和其他形式的家庭暴力和性暴力是政府的优先事项。(Photo: VNP / Daniela Maoate-Cox)

家庭暴力和性暴力问题副部长Jan Logie说,解决暴力侵害妇女和其他形式的家庭暴力和性暴力是政府的优先事项。

Logie女士说她对这封信“非常满意”。她说,政府正在紧急制止暴力,并补充说她“绝对”支持跨党派的做法。

在过去一年中,政府通过了保护家庭暴力受害者的法律,包括将扼杀行为定为特定的刑事犯罪,并使暴力受害者有资格享受长达10天的带薪休假。它增加了7000万纽币作为对所有家庭暴力服务的基线资金。

她说,司法部长还在审查家庭法院的变化,以确保他们努力保障人们的安全。

她说,明年政府正在制定一项终止家庭性暴力的国家战略,并补充说这将是一项“为我们所有人”制定的行动计划。

Logie女士说,她希望公众知道政府正在倾听并尽一切可能消除家中的暴力。

“重建前国家党政府严重忽视的部门的能力需要一些时间,但我们正在努力。”

犯罪率

去年9月,惩教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新西兰的监狱总人口为10,052人。

相关阅读:毛利人犯罪率过高?这是殖民化的原因 – 关键专家也这么认为!

相关阅读:新西兰囚犯怎么过圣诞节并回馈社区的?

警察部长斯图尔特纳什(Stuart Nash)表示,增加警察将意味着更多的预防,更少的犯罪和更少的人在监狱。 (Photo: RNZ / Rebekah Parsons-King)

政府制定了一项目标,即在15年内将监狱人口减少30%。

总理首席科学顾问彼得格鲁克曼(Peter Gluckman )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自2005年以来,监狱的支出金额翻了一番,自1996年以来增加了两倍。

据司法部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新西兰的监狱人口预计将在未来十年内增加4000多人。到2027年,囚犯人数将达到约14,400人。

根据StatsNZ,超过四分之三的经合组织国家的监狱人口比率低于每10万人口140人。新西兰则达到了每10万人口有155监狱人口,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排名第七,仅次于墨西哥。

去年6月,Little先生说,过去30年的政策不可能继续下去。

“就监狱人口增长的当前轨迹而言,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将每两到三年建一座额外的监狱。这就是多么糟糕。”

Little先生说他想开始公开讨论如何减少再次犯罪,因为新西兰有60%的监狱囚犯在被释放后的两年内重新犯罪。

根据工党与新西兰优先党的联盟协议,工党承诺在三年内将增加1800名警察。

警察部长斯图尔特纳什(Stuart Nash)说,更多的警察意味着更多的预防,更少的犯罪和更少人入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