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水粘螺栓房屋得全打掉,「建築商」謝某之爛超出了想像

圖片:RNZ

【紐西蘭生活網】建築商謝某偽造了議會檢查報告,他將螺栓用膠水粘上去偽造成已擰上的假象,並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使用了另一家建築商的執照,現被除名並被勒令支付 $4500 紐幣。

建築商謝霆(Ting Xie 音譯)做的工程實在是太爛了,經他手的一棟房子要全部拆掉,另一棟要拆掉覆層重做。

但此人已經離開了紐西蘭,他位於奧塔哥的公司 Lakeside Construction Ltd 已經進入清算階段。

一位檢查員將他承包的工程描述為「我 27 年來監管過的最錯誤的物業之一」,謝的爛作簡直是「超出了認知深度」。

建築從業者委員會(Building Practitioners Board)則更進一步,稱他的這種行為缺乏誠信,並使整個行業聲名狼藉。

問題首先出現在皇后鎮的一處建築工地,一名議會建築許可官員多次到場,發現包層、擋土牆和基礎板的問題,並拒絕在這些問題得到解決之前簽字。

漢密爾頓 5房2衛

謝某並沒有按照要求進行任何改動,並且未能通過另一次預包層檢查,因為他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糾正第一份報告中概述的問題。

他申請了最終檢查,但市議會也沒有讓他通過,然後他還企圖通過聯繫不同的檢查員來矇騙過關。

檢查的官員——他的名字在董事會的決定中被匿名——說他認為工程要求超出了謝的能力範圍,謝某搞不明白市議會要求他做什麼,並且他還有這樣的心態,認為這就是他做事的方式,他在奧克蘭就這樣做的,一點問題都沒有。

最終,覆層必須完全拆除並重新製作,業主需為此付出代價。

然而,最嚴重的違規行為發生在謝的另一個工程所在地:瓦納卡的一個工地。

在那裡,檢查的官員看到了雙層地板托梁、沒有螺栓的懸臂樑、螺栓被切斷而不是鑽穿鋼樑,甚至還有一個螺栓是被粘在上面的,給人的印象好象是螺栓是擰上去的。

該官員表示,「完全無視結構細節」,雖然每個問題都可以單獨解決,但加在一起就「無法克服」。

N立方教育

該市議會的檢查報告指出,「……不知道這座建築是否具有足夠的結構完整性,以抵抗強風和/或地震活動所強加的力」,並隨後發布了要求修復的命令通知。

但是,在謝進行任何必要的修復之前,這一物業卻已被出售,而市議會有要求,說要賣必須先將其拆除重做。

提供給建築從業者委員會的一些證據。 照片:持牌建築從業者

檢查還發現,謝某使用了另一個建設項目的未通過的市議會檢查報告,並將這些報告修改為已通過。他出示了這些虛假文件作為證據,證明他已經通過了對瓦納卡房產的管道和排水系統以及框架和支撐的檢查。

檢查官告訴市議會,這些文件的地址和建築許可編號被更改過,以與瓦納卡這個物業的資料相配。

當檢查人員再次來訪時,謝某還向他們出示了另一份建築商的執照,告訴他們他正在監督這項工作。

而那位建築商告訴市議會,他們與謝某經手的物業沒有任何關係,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扯上他們。他說,他曾與謝簽約做一些諮詢工作,並應謝某的要求給了他一份執業建築從業者執照的複印件。

染髮霜

市議會在其決定中表示,謝某在兩個工程項目中的行為顯示出他缺乏誠信,以及一再蓄意的行為。

「特別是,市議會注意到另一個持證建築從業者(LBP)執照被使用和塗改,為讓房主付款而製作偽造文件。在未完成所需的補救工作時預約了進一步的市議會檢查,以及未能解決市議會通知中的問題。」

「他的行為導致一位房主不得不重新裝修他們的房子,而另一位房主則在議會要求拆除建築物的情況下出售房產。」

總的來說,謝某被發現在兩個建築項目中犯下了六項罪行。

「他的行為表明他對自己的法律義務態度傲慢,」市議會說:「很明顯,他缺乏成為持照建築從業者所需的技能和知識。」

最後要注意的是,市議會提到了自己的局限性,因為謝某在 2020 年才獲得執照。這兩處房產的部分建築工程是在他獲得執照之前進行的。但是,市議會只能調查持牌建築從業者的違規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