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警察的凶手上诉,律师说判27年太重,认罪了但量刑折扣不够多

警察马修·亨特(Constable Matthew)。图片:1 NEWS

【新西兰生活网】两年前谋杀了警察马修·亨特(Constable Matthew)的男子被重判,他的律师辩称说,27 年不得假释的刑期太长了,对于一个“相对年轻的人”来说是“粉碎了人生”。

2020 年 6 月,在奥克兰郊区梅西(Massey),当警察试图拦截一辆发生车祸的车辆时,在“冰雹式”的扫射中,28岁的警官亨特被枪杀,另一名警员腿部受伤。还有一名路人受伤。

25 岁的伊莱·埃皮哈(Eli Epiha)在 7 月审判开始前一周对谋杀指控表示认罪,但坚称他从未打算杀死马修·亨特警官。他于 12 月被判刑,此后,他对法院判定的 27 年不得假释期进行了上诉。周四,他通过视频链接出现在上诉法院,

陪审团还裁定被告企图杀死亨特的工作搭档大卫·哥德芬池(David Goldfinch)罪名成立。

阅读更多:警察马修·亨特被枪杀案开庭,当天现场视频公开了

阅读更多:克兰枪击事件中受伤的警察被开火十多次

辩护律师马克·埃德加(Mark Edgar)辩称,这个刑期是“不成比例的严厉”,他认为与类似的先前案件相比,判决的起点太高了。

阅读更多:奥克兰警察被枪杀案的第二名嫌犯女子周六落网

阅读更多:一刀切!新西兰警察被枪杀后,入境的亲人不能特批参加葬礼

周四在惠灵顿,埃德加律师将伊莱·埃皮哈一案的判决与两件案件的定刑进行了比较:其一是 2014 年 Ashburton Work and Income 一案被定罪的拉塞尔·约翰·塔利(Russell John Tully);其二是 2002 年在 Manawatū 谋杀一名警察的丹尼尔·路夫(Daniel Luff)。

塔利因杀害两名妇女而被判处 27 年徒刑,而路夫则被判处 17 年徒刑。

埃德加谈到了埃皮哈开的 14 枪,并声称量刑法官杰弗里·文宁(Geoffrey Venning)法官过分强调开枪次数,以及受害者是警察的事实。

他还表示,与其他案件不同,埃皮哈的犯罪行为没有预谋,因此没有那么严重。

“埃皮哈先生并没有打算谋杀,”埃德加说:“(他)正在前往其他地方的路上,尽管他带着致命的枪支。”

“这更像是一个年轻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处于‘战斗或逃跑’的境地,准确地说是 31 秒。”

埃德加继续质疑法官对于被告承认谋杀罪而给予的量刑折扣不够多。

文宁法官因为被告认罪而给了他六个月的量刑裁减。

检方律师布赖恩·迪基(Brian Dickey)提醒上诉法院马克·库珀(Mark Cooper)大法官、克里斯汀·法兰西(Christine French)大法官和大卫·柯林斯(David Collins)大法官,被告认罪认得很迟。

他多次强调:“这已经很晚了。”

他反驳称,不能因为没有预谋,就说被告的罪行并不比塔利和路夫案严重。

迪基说:“在这种情况下,值得注意的是:埃皮哈先生是没有杀死这些警察的动机,他只是在杀死他。”

“就预谋这一点而将此案与塔利的案子进行比较是错误的。”

“这是对穿制服的警察如此冷酷无端的杀戮,他们只是在做他们的工作。”

他说,埃皮哈枪击事件给公众带来的风险、受害者是警察的事实,以及康复前景渺茫,都是被告被重判的因素。

亨特的母亲、姐姐和叔叔出席了惠灵顿的听证会。

法官马克·库珀承认,这对他们来说一定又是艰难决定的一天。

埃皮哈从监狱通过视频链接出现,并在整个听证会上站立。

在检方律师的说话中,他摇了摇头,翻了个白眼。

听证会结束时,这位 26 岁的年轻人挥手致意,用手做出爱心。

法官做出择日裁定的决定,裁定将在以后以书面形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