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党政府真能薅:1/4公务员年薪超$100,000

年收入 10 万纽币及以上的公务员比例近年来有所增加,2021 年超过了四分之一。(图片:Stuff)

【新西兰生活网】全国超过四分之一的公务员年收入在 100,000 纽币或以上。

国家党整理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五年中,年收入越过六位数的公务员比例有所增加,国家党公共服务发言人西蒙布朗(Simeon Brown)质疑说,纳税人的成本“显著增加”。

“就他们所做的工作而言,我对任何人获得高薪没多大意见。但最终纳税人要问的问题是:他们是否应该得到这么高的薪水?”

“年收入超过 10 万纽币的公务员人数占 28%。这比五年前要高,但你会可能会说,因为工资逐年增长,因此有更多人的年薪进入这个范围。”

最近几个月,国家党一直在揪着政府“失控”的公共支出和“膨胀”的官僚机构所不放。工党政府一直坚称,它一直在弥补上届国家党政府在必需服务方面的不足。

布朗通过书面议会问题提供的、按《官方信息法》所获得的工资数据显示,在 2016/17 至 2021/22 年间,收入 100,000 纽币或以上的工作人员的比例全面上升。

从 2017 年到 2021 年,工作人员的数量从 48,000 人增加到 62,000 人。

布朗说,一些机构的收入在 10 万纽币及以上的工作人员的比例“大幅增长”,例如太平洋人民部,从 29.3% 增加到 65%。

他说,公共服务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曾说过要冻结年收入超过 10 万纽币的公务员的工资,这表明“他说的是一回事,做的则恰恰相反”。

“如果你放眼整个公众目前的服务,严重缺乏针对结果的实际表现。”

国家党公共服务发言人西蒙·布朗说,政府向更多的公务员支付高额工资,从而使纳税人付出了代价。(图片:Stuff)

这些数字仅涉及核心公共部门机构,还不包括(通常是高薪的)情报机构、警察和官方实体,例如交通局、ACC 和消防救援中心。

根据希普金斯的说法,当考虑到 2017 年的 80,000纽币其实相当于现在的 100,000 纽币或更多时,其实这部分高收入的公务员的总体比例是有所下降的。

他说,政府一直专注于“特意给那些收入低于 100,000 纽币的人加薪”。

“我很自豪地说,对于我们工资最低的员工来说,这段时间的平均工资有所增加——例如,社会、卫生和教育工作者的平均工资上涨了 5%——这是国家党经常忘记的群体。”

“公共服务部们的工资在工资分布的底部和中间通常比靠近顶部的人增加幅度更多。例如,最高收入(第 95 个百分位)的年增长率为 1.5%,而最低收入(第 5 个百分位)的增长率为 6.6%。”

公共服务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下令在 2021 年将公共部门的工资冻结三年。(图片:Stuff)

数据显示,绝大多数收入在 100,000 纽币及以上的公共服务机构包括一些雇用高素质员工的机构:外交和贸易部占 64%,财政部占 65%,严重欺诈办公室占 81%。

较小的规模但收入在 100,000 纽币及以上具较高比例的机构包括:占 70% 的妇女部、占 65% 的太平洋人民部、占 67.3% 的国防部和占 73.4% 的公共服务委员会。

占比较低的机构中,较多的是提供直接服务的一线机构。惩教区收入 100,000 纽币或以上的工人比例最低,为 13.9%。

社会发展部为 18.6%,海关为 22.2%,环境保护部为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