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在联合国大会上谴责俄罗斯,呼吁禁止核武器并废掉安理会否决权

新西兰总理 Jacinda Arden 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来源:rnz.co.nz)

【新西兰生活网】就在克里姆林宫威胁进行核战争几天后,新西兰总理走上了联合国的讲台,大声谴责俄罗斯并呼吁全面禁止所有核武器。

新西兰总理雅辛达·阿尔登(Jacinda Arden)于周六凌晨 5 点(新西兰时间)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谴责俄罗斯并呼吁全面禁止所有核武器。她还在她的讲话中要求联合国进行改革,称除非废除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权,否则它或会变得无关紧要。

编者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否决权,简称一票否决权,是指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5个常任理事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各自拥有否决权,能对非程序性事项的安理会决议草案进行否决,以达至对具有强制性的安理会决议的“大国一致”。

“让我们都清楚:俄罗斯的战争是非法的。这是不道德的,”她说。

“这是对《联合国宪章》和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以及这个社区应该代表的一切的直接攻击。”

N立方教育

阿尔登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最近的言论证明他的战争是“基于谎言”。

“哪个声称是解放(人类)的国家,威胁要消灭他们声称要解放的平民?”

8 月,阿尔登为《卫报》撰写了一篇罕见的专栏文章,呼吁各国“从核深渊中后退”。

她周六重申了她的呼吁,称要保证安全、免受“核武器的灾难性人道主义后果”,唯一方法是让核武器不存在。

“在新西兰,我们从未接受过这样一种能保证相互毁灭对方的这样的‘智慧’。”

“一个国家需要相信他们的事业更崇高,他们的力量才会更强大,他们的人民更愿意奉献。”

染发霜

“我们谁也不能站在这个平台上,对我们当中已经有领导人相信这一点的事实视而不见。”

她说,新西兰不会被俄罗斯在核不扩散条约上的“倒退”所阻吓。

阿尔登表示,当俄罗斯在 3 月使用否决权阻止一项结束战争的决议时,安理会未能采取行动捍卫全球和平与安全。

“(安理会)没有履行其职责,是因为一名常任理事国滥用了其特权地位。”

她说,安理会这个机构需要现代化以适应当前的“动荡”。

“联合国要保持其相关性,并确保它真正代表它所代表的广大国家的声音,就必须废除一票否决权,常任理事国必须为国际和平与安全而而履行职责,而不是打着所谓的‘国家利益’的旗号。”

阿尔登再将她的批评扩大到不仅仅是核武器,她还警告各国领导人不要低估一种新的战争武器:“泛滥的虚假信息”。

“如果人们被引导相信战争存在的理由不仅合法而且高尚,你如何成功地结束战争?”

“如果人们不相信气候变化存在,你将如何应对?”

她鼓励各国加入由新西兰和法国牵头的“基督城呼吁”(Christchurch Call )——一项消除在线极端主义内容的承诺。

阿尔登将于周一返回惠灵顿。

染发霜

说说安理会那些事儿

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有权否决安理会决议,这是《联合国宪章》赋予它们的权利,因为它们在建立联合国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根据协商一致通过的决议,任何此类使用否决权的情况从现在起都将引发召开一次联合国大会会议,所有联合国成员都可以对行使否决权的行动进行审查和评论。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的第二天,安理会进行决议投票表决,该决议要求俄罗斯无条件从乌克兰撤军,俄罗斯使用否决权,使得该决议无法获得通过。

列支敦士登常驻联合国代表克里斯蒂安·韦纳韦瑟代表83个共同提案国介绍了未经表决通过的题为“在安全理事会发生投否决票情况时进行大会辩论的长期授权”的草案。

这项将立即生效的决议在例外的基础上,在随后的大会辩论发言名单中给予投否决票的国家优先权,从而请它们对使用否决权背景作出解释。

美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理查德·米尔斯表示:“正如我们从这个会议厅中的许多人那里听到的那样,我们对赋予五常成员的否决权遭到滥用深表关切。特别是,我们对俄罗斯在过去十年滥用否决权的模式感到格外不安。这是一份又长又可耻的清单。”

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芭芭拉·伍德沃德说:“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为了确保全世界人民所寻求的和平与安全,而联合国的建立就是为了提供这种和平与安全。它不能被轻易使用,而且我们认为不应该在不负责任的情况下使用。它不应该阻止安理会履行其职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对该决议投了赞成票的原因。”

法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娜塔莉·埃斯蒂瓦尔-布罗德赫斯特说:”对乌克兰的侵略表明,有必要加强我们的集体安全体系,法国完全致力于安全理事会的改革进程,以使其更能代表当今世界,同时保障其执行和运作性质。这些变化必须严格遵守本组织的基本价值观和《宪章》赋予每个机构的责任。“

酵素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副代表根纳季·库兹明说:”今天作出的决定。尽管它包装得很漂亮,但毫无疑问,它是企图对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施加压力的工具。而这是我们断然拒绝的一种做法,安理会和大会之间的权力划分使我们这个世界组织能够有效地运作了超过75年。“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蒋华说:”本次会议通过的决议赋予联大新的授权意味着建立一种自动触发联大召开会议的机制,这在实践中很可能引发程序上的困惑和混淆。目前难以确定这样的安排能否达到决议的预期目的。“

秘书长古特雷斯4月26日在莫斯科回答记者有关“否决权制度改革”的提问时表示,他认为《联合国宪章》的制定者当年设立否决权的原因,是为了避免常任理事国集团成员之间的对抗,从而引发另一场全球战争。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否决权遭到了滥用。

古特雷斯表示,他对否决权制度的改革不抱幻想,因为修改《宪章》需要联合国大会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这需要五个常任理事国都同意改革。不过,他支持扩大安理会,特别是要增加非洲国家在安理会的代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