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芬德尔回归女室友大不满:这只是国家党买单的政治掩盖!

山姆·乌芬德尔。(来源:1News)
日韩产品推荐

【新西兰生活网】国家党党魁克里斯托弗·卢克森(Christopher Luxon)表示,经过调查,排除了议员山姆·乌芬德尔(Sam Uffindell)在寄宿学校之后的欺凌行为,乌芬德尔本周得以回到了国家党的核心小组。

但是,卢克森没有公布调查报告,而当事人,也就是乌芬德尔的女室友以及她的父亲表示严重不同意。

阅读更多:国家党“霸凌门”调查结果出来了好象又没出来,党魁守口如瓶乌芬德尔翻身回归

此前,乌芬德尔承认在学校时在深夜袭击了一名小男孩,导致他在 16 岁时被要求离开了学校 King’s College。接着又爆出了他在 2003 年半夜对女性室友的欺凌行为。此后他被停职,等待进行独立调查。

阅读更多:国家党议员萨姆:我在学校曾经是个“恶霸”,但我……

据媒体披露,2003 年在大学期间与萨姆·乌芬德尔合租的一名女子告诉 RNZ 的 Morning Report,萨姆是一个咄咄逼人的恶霸,他曾经在半夜猛烈地敲打她的卧室门,尖叫着下流话,直到她从窗户逃走。

关节膏

她说,乌芬德尔会在“过度”饮酒和吸毒后把房子弄得一团糟。在接受 RNZ 采访时,这名女子的父亲证实了他在故事中的角色,并表示他的女儿“非常沮丧”。

“公寓本身完全被毁坏了。没有留下一个象样的家具。没有留下任何瓷器。任何东西都没有把手。都被打烂了。”

他说他当时给了乌芬德尔和其他两个室友“一个严肃的忠告”。

调查报告出来之后,只有国家党党魁克里斯托弗·卢克森(Christopher Luxon)、党主席西尔维娅·伍德(Sylvia Wood)和当事人萨姆·乌芬德尔(Sam Uffindell)才看到过这份完整的报告。

这份调查报告的任何方面,包括摘要等全部均未公开披露。

阅读更多:又吸毒又半夜斯凌女室友,国家党议员萨姆下台,卢克森说问题很严重

党主席西尔维亚伍德周一表示,独立调查员玛丽亚·杜(Maria Dew)对这一事件的调查“没有证实任何关于山姆在 King’s College 期间以外的欺凌行为的指控”。

国家党表示,对于 RNZ 所披露的前室友的上述指控,乌芬德尔并“没有参与”。

这包括了否认她所声称的乌芬德尔冲着她的门大喊脏话、并在公寓里乱砸东西的说法。

但这位女士和她的父亲坚定地坚持她对公寓发生的事情的叙述,并且对乌芬德尔对她说的话深感不满。

她最初说她逃到了朋友家,但后来她说她跑到图书馆,打电话给父亲,父亲把她安排在汽车旅馆过夜。

该女子在调查期间发表了书面声明,但没有进一步接受调查,她认为国家党的这个所谓的“独立调查”只不过是一项政治掩盖工作 – 由国家党购买和支付。

Enagic还原水

而身为党魁的卢克森仍然坚定不移地强调,尽管调查是由国家党买单,不过过程是“独立”和“公平”的,并且坚定不移地表示,不会发布这份调查报告,以及其它细节,因为是要保密。

这位前室友的父亲表示,但他和他的女儿对于报告隐匿了 14 名相关涉事人员的名字还是满意的。

这位父亲强调说,如果乌芬德尔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他就不需要改他的名字,因为照理说这份报告显然撇清了他的任何不当行为。

他告诉 RNZ,他对这名国会议员的政治未来没有既得利益的相关性,但认为国家党错误且不必要地把他的女儿描绘成骗子。

卢克森则不断地为国家党的做法进行辩护,尽管他什么都没有亮出来,但仍然称他“绝对”相信他自己在保密性和透明度之间取得了适当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