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开边境九个月,澳洲仍有35%中国留学生未返回

中国留学生孙锦茹和印度留学生巴格利亚因新冠疫情而被拒在澳大利亚国门外。他们于2022年来到墨尔本深造。(ABC News: Pat Rocca)

【新西兰生活网】自澳大利亚国门重新开放以来,成千上万名留学生已经返回维州就读,但一些国际学生仍在上网课,或根本没有踏上澳大利亚的土地。

最新数据显示,自去年12月以来,已有3.7万名国际学生重返维州就读。

室内设计专业学生孙锦茹(音,Jinru Sun)就是其中之一。

她说,2020年一年她都在中国远程学习,现在对于能重返墨尔本感到激动不已。

2021年,她决定办理休学,直到能自己能回到墨尔本学习为止。

“我更喜欢与我的辅导老师和同学们面对面交流,并享受这里很酷的图书馆,”她说。

她喜欢住在墨尔本,她说这是一座具有包容性和创意的城市。

“这里有来自不同背景,不同文化的人们,他们都来到这里,”她说。

在新冠疫请导致她于2022年之前无法返回墨尔本,孙锦茹不得不中断一年她的设计课程。(ABC News: Pat Rocca)

并非所有学生都已返澳

维州现在有105,600名国际学生,而在新冠疫情之前,这个数字大约在15.5万名。

在维州的129,300名学生签证持有人中,约有18%的人仍在海外或在海外通过网课学习。

维州政府正投入更多资金,将墨尔本打造成为一个留学目的地,并为此做市场推广,希望能使国际教育产业恢复到从前的水平。

作为一项新五年国际教育恢复计划的一部分,政府将继续投资于设在海外的墨尔本留学中心(Study Melbourne hubs)。在那里,海外学生可以学习、社交。

这些中心目前已在上海、吉隆坡和胡志明市启用,并在印度、斯里兰卡和尼泊尔设立了临时中心。

墨尔本留学中心正在海外得到设立,以吸引国际学生重返维州深造。(Supplied: Victorian government)

维州政府还在扩展其全球教育网络(Global Education Network)计划,派遣维州代表到哥伦比亚、韩国、日本和越南推销维州的教育产业。

这个总值5300万澳元的计划还包括延长和扩展国际学生的半价公交卡优惠。

贸易部长蒂姆·帕拉斯(Tim Pallas)说,该计划意识到学生和教育产业在新冠疫请高峰期所面临的困境。

“整个社会都受到了影响,但也许教育产业比其他产业受到的影响更严重,”他说。

“我们需要一些年才能达到15.5万名留学生的水平,但从明年开始,我们将看到国际学生的坚实回归。”

维州国库部长蒂姆·帕拉斯说,教育出口产业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打击。(AAP: Erik Anderson)

尽管许多课程仍可以在网上进行,而且一些课程可能会转向更持久的线上线下混合模式,但像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这样的大学还是希望学生本人能够重返澳大利亚就读。

RMIT校长谢尔曼·杨(Sherman Young)教授说:“我非常清楚,我们大多数学生接受面对面的、实际存在的教育的好处在哪里。”

他说:“看到[返校的]学生不仅参与他们的学习,而且参与我们知道同样重要的与社会的联系,这真是太棒了。”

“我不想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即国际教育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这真的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他说。

留学生比以往更容易找到工作

巴特那·巴格利亚(Bhavya Bagaria)在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 )就读商科课程,他说现在是留学生考虑重返澳大利亚的大好时机,因为留学生找工作很容易。

他说,自从今年从印度孟买来到澳大利亚之后,他已经能够获得与他所学学位相关的有偿工作。

在巴特那·巴格利亚来到澳大利亚就读前,他一直通过网课在迪肯大学学习。(ABC News: Pat Rocca)

“我听到我所有的大学朋友也是这么说,”他说。

“鉴于失业率如此之低,国际学生有很多机会在学习期间获得实习经验。”

但是,对于所有留学生来说,回到澳大利亚并不那么简单,尤其是在仍存在旅行限制的情况下,比如中国。

孙锦茹通常会在学期结束后的假期里回国探望在中国的家人,但由于新冠疫情限制措施的持续变化,以及买不到机票或者买不到能负担得起的机票,她没能如愿以偿。

她说:“我希望这种情况到今年年底会有所改善。”

国际教育顾问德克·缪德尔(Dirk Mulder)说,他预计中国的国际旅行限制措施放松后,会有大批的中国留学生来澳大利亚。

中国学生是迄今为止最大的留学生群体,联邦教育和技能部门(federal education and skills department)的数据显示,中国留学生中约有35%的人仍在海外。

缪德尔先生说:“中国仍在逐渐走出相当严重的封城状况,所以当中国留学生的流动性开始增强,我认为[在海外学习]的留学生人数会明显减少。”

“当然,我会认为明年第一学期[留学生人数]会出现相当强劲的反弹。”

本文授权转载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