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车人员都快崩溃:“还得多少人在等死?”

圣·约翰救护车(St John Ambulance),图片:1 NEWS 视频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救护车工作人员是我们卫生服务的第一线,但他们却说,他们要崩溃了,他们是需要支持的人。

救护服务需求飙升

“我认为说‘紧张’还是轻描淡写了,我们正处于崩溃的边缘!”一位匿名的圣·约翰救护车(St John Ambulance)护理人员告诉 1News。

新西兰各地对救护车服务的需求飙升,导致一些没有生命危险的患者需要等待数小时才能等来救护车。

阅读更多:女子跌倒后雨中苦等5小时,奥克兰救护车太抢手了?

救护车业务副总裁丹·奥斯(Dan Ohs)表示,今年的需求远远超出了他们对每年这个时候的预测上限。

与去年相比,今年多了 30,000 多个急救请求。

染发霜

“这绝对是一场完美的风暴。我们是有史以来最忙的。对于我们的服务、我们的员工和我们的患者来说,这是我们遇到过的最具挑战性的形势。”

对于那些苦候求救者来看,他说这种情况“就象你奶奶从晚上 9 点到早上 7 点都躺在浴室地板上(等着)一样。”

“因此如果患者不涉及生命危险,由于服务紧张,你就会排在队列的后面,只能是等着。”

圣·约翰说,过去 4 周里,对于由全科医生转介的从家里转诊的患者,奥克兰的救护车接载时间最长的是 15 小时。

“这比我们希望人们在社区等待的时间要长得多,”他说。

圣·约翰说,服务中的持续空缺(目前缺 125 人)和医院的“斜坡” – 救护车运到医院急诊科需转移所耽搁的时间 – 正在加剧整个系统的压力。

“我们看到多达 7.5% 的时间被停在急诊室——算起来是每天 107 小时。我们有很多时间是耽搁的……而不是在外面为社区服务,”奥斯说。

他补充说,有的时候有高达 8% 的员工生病了。

但这位匿名的护理人员说他们没有生病,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了:

“员工生病不是因为流感,他们是因为倦怠而生病,因为他们无法面对另一个 12 小时的夜班和在凌晨 3 点钟的用餐时间。”

圣·约翰表示,正在努力提供支持,有 100 多名新的学员将在 11 月底之前到岗,还有在进行海外招聘人员。他们还与政府签订了一份为期四年的新合同,以增加奥克兰的资源。

救护车服务应当国有化

代表全国许多护理人员的第一工会(First Union)的全国救护车组织者费·麦肯(Faye McCann)呼吁救护车服务回归国有。

Enagic还原水

“新西兰人需要他们可以依赖的救护车服务,而不是依靠他们的捐款,我们的成员对此感觉非常强烈,”

“救护车服务采用慈善机构合作的方式,对新西兰来说是错误的模式。”

然而,圣·约翰仍然觉得有能力提供这项服务。

丹·奥斯说:“最终在圣·约翰,我们认为我们在运行紧急服务方面做得很好。然而,我们认识到围绕改进的讨论总是在持续进行。”

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些改进是否足够快,人们是否等得及,这是该服务面临的最大问题。

这位匿名的护理人员说:

“我将成为那些很快就会离开的人之一,因为我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