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三把火架着烤,新任移民部长太难了

来源:工党官网截图
日韩产品推荐

【新西兰生活网】即将上任的移民部长迈克尔·伍德(Michael Wood)将不得不从一开始就立即行动起来,因为他不仅承担了政府中最困难的职位之一,而且作为新的移民部长,将还有望在少数民族社区中继续保持非常受欢迎的地位。

阅读更多:移民部长和议长都被撤了,新任议长是这位

绝对不可否认,移民方面一直是第六届工党政府的致命弱点,前两位前任部长就因为未能解决这一问题而闻名,无论政府宣传机器的如何自吹自擂。

自从这届政府在 2017 年和 2020 年的第二个任期内上台以来,移民部在服务过程中一直被来自政府的意识形态痴迷,与部门自身的官僚主义,以及效率低下的几个初期问题所淹没。

自 2017 年以来,政府一直致力于大幅减少进入这个国家的移民工人,特别是“低技能移民工人”。

尽管许多专家,包括经济学家、企业和移民相关的专家,一直担心政府当时提出的激进措施是否最终会帮助新西兰的经济,特别是新西兰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处于创纪录的 3% 左右的失业率水平。

以下是需要新移民部长紧急、善意和合理考虑的三个重要问题。

Enagic还原水

临时移民因边境关闭滞留在海外

对于那些由于新西兰关闭边境,而滞留在海外处于困境的临时移民,如何帮助他们,到目前为止,迈克尔·伍德 (Michael Wood)与政府中的任何其他部长一样,他一直坚定地支持其他部长以及内阁作出的决定。

这些移民的签证在过去两年内已过期,并且没有获得任何途径回到新西兰。而即将离任的移民部长明确表示,除了已经做的事情外,别无他法。

数千名年轻人,他们投资了数万纽币来新西兰学习,工作,但突然被拒之门外,而且政府没有考虑让他们重返新西兰学习的途径。

新移民部长迈克尔·伍德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他的上一任在边境封锁的最后两年里做得确实不够,有必要重新考虑。

为新移民的父母开放长期签证

值得新移民部长紧急关注的第二个也是最紧迫的问题是——父母的长期签证。

新西兰的“父母团聚移民”一直处于被冷藏的状态,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对此表达了不满。

新西兰的新移民希望能将他们的老父母从海外带到新西兰,这是一项长期存在的吸引技术移民工人进入新西兰的策略。据传闻,这已成为了许多临时移民做出各自选择的决定性因素。

在 2016 年,由国家党政府冻结了“父母团聚”类的签证,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的一些话题热度,以及所谓的“不可持续的净移民人数”的日益增长的言论,并获得了一些“甜头”。

自那以来,有成千上万的新西兰人及他们的父母已经苦等了六年之久。

本来在 2020 年初工党政府打算重启这类签证,但却引入几乎荒谬的担保人的收入新要求标准,这实际上意味着大多数工人阶级的移民工人没有资格担保父母的签证。

阅读更多:又见曙光!新西兰移民部长说要重启父母团聚类签证

阅读更多:太丢脸!移民局无力处理申请,从而冷藏父母团聚类签证

新的签证计划下,如果按家庭收入来算,夫妇双方的年收入达到$159,120纽币,可以担保父母中的一位,如果担保父母双方,需要年收入总共达到$212,160纽币。

使这一类别在本质上变得高度精英化,这将只允许超级富人的父母进来。

免费培训课程

一向以来,富有善良和同情心的工党政府却作出这样的决定,这触动了大量新移民的内心,完全出乎意料,他们的内心都潜藏着一股巨大的挫败感。

而全球的其他可比国家(例如加拿大,澳大利亚)继续允许“长期父母签证”,将允许技术移民工人带着他们的年迈父母,在他们继续在新西兰生活和工作的同时提供老年护理,并承担他们所有的护理费用。

移民们仍然绝对在心里关注不断变化的全球条件和新西兰的利益,同时在努力去理解为什么政府仍然固执且不考虑允许此类签证,但他们的需求已经演变为需求允许“长期父母签证”。

伴侣签证(partnership visa)

如果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迈克尔·伍德立即关注,那就是解决这个问题,该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本届政府为了配偶签证,而对基于传统婚姻(印度)的关系长期存在的制度偏见造成的。

伍德为自己代表新西兰最具种族多样性的 Mt Roskill 选区(超过 40% 的选民出生在海外)而感到非常自豪,现在需要言出必行,并消除过时的观点了,现行的移民规则中的所谓“伴侣关系”,并不能反映日益多元文化的新西兰的文化多样性。

新西兰的移民规则只考虑两个人只有“住在一起”才有资格获得伴侣签证——但这没有反映在包括印度文化在内的几种非白人文化中,在合法认可的婚姻之前“住在一起”的事实是不可能的。

这个问题导致成千上万的新西兰公民、居民和临时移民工人无法将他们的伴侣带入新西兰,他们被迫与家人分离。

如果迈克尔·伍德能够深入研究移民社区面临的这三个与移民相关的最紧迫的问题,那么他肯定能够做到他的两位前任无法做到的——从而留下令人自豪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