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照片传回来了,汤加千年不遇火山大爆发,失联3天后看到满目疮痍!

【新西兰生活网】发生在汤加的火山喷发,牵动了全球人的心。

1月15日傍晚,距离汤加首都65公里远的一座海底火山,爆发出大量岩浆。

火山喷发造成的声响,连2400公里以外的新西兰人都可以听到。
随之而来的海啸席卷全球,海浪环绕地球足足两圈,导致秘鲁两人死亡,日本有近23万人需要避难。

没有人知道灾难中心汤加的具体情况。

火山爆发后几个小时,一条重要的通信电缆在海底被毁,汤加人无法上网和通话,全国失联。

正是这种毫无消息的情况,才最令人恐惧,让人忍不住做出糟糕的猜测。

还好,在焦急地等待了几天后,汤加的首批照片终于出现了!

这些照片来自新西兰监察飞机的航拍,以及联合国的卫星照。

照片里,可以看到喷发岩浆的Hunga Tonga-Hunga Ha’apai岛基本消失。
这张图是火山爆发之前拍的,可以看到火山口和被植物覆盖的土地。

但现在,除了岛屿最高的两个地方,其他区域全被海水淹没了。

除了Hunga岛外,一些小的离岛也被淹没,最大的岛屿汤加塔布岛的西海岸受毁严重。
原本亮眼的街道、建筑和森林失去颜色,被火山灰笼罩。

汤加首都努库阿洛法的部分建筑被损毁,海水冲垮了房屋。

(之前)

(之后)

汤加塔布岛北侧,面向火山的地方,主要街道被海啸和火山灰侵袭。

(之前)

(之后)

在南部海岸,整条街道的房屋都垮塌。

(之前)

(之后)

在靠近汤加塔布岛的一个小岛上,所有房屋被水和灰淹没。

(之前)

(之后)

汤加塔布岛的机场跑道上也铺满厚厚的灰,导致新西兰的飞机无法降落。

(之前)

(之后)

汤加塔布岛情况还算好的,其他小岛的照片看上去更触目惊心。

这是尤勒瓦岛去年4月拍的照片。

这是前天的照片。

优哈岛去年4月的照片。

现在的样子。

这是诺木卡岛的前后对比图。

汤加有173个岛屿,这样的情况数不胜数。

北京时间今晚19时左右,汤加政府终于首次发布对外声明,称偏远岛屿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

其中有一座岛屿的所有房屋被毁,另一座只剩下两栋房屋没塌。

红十字会估计有8万民众(占全国76%的人口)受到海啸和火山喷发的影响,无法正常生活。

新西兰驻汤加的高级官员彼得·伦德(Peter Lund)说,现在汤加的景色看起来就像“月球的表面”,因为到处都是厚厚的火山灰。

这也是红十字会最担心的。

因为火山灰具有腐蚀性,能轻易污染水源,影响当地的水质和农业。它还能形成酸雨,落到人身上会造成灼伤,直接吸入火山灰也会损害人的肺部。

红十字会联系上汤加政府,让他们告知民众一定要喝瓶装水,全程佩戴口罩,绝对不要碰自来水。

但瓶装水也是有限的,新西兰已经派两艘军舰运送水和其他援助物质,过几天才能抵达。

更快的方法当然是直接开飞机送,但富阿阿莫图国际机场的跑道被火山灰覆盖,如果飞机冒险着陆,可能导致引擎发热、失控,极其危险。

据前线记者芭芭拉·德雷弗(Barbara Dreaver)报道,有200多个汤加人设法清理了100米的跑道,但距离2.5公里的目标还有很大差距。

人们最关心的伤亡情况,因为通信没有完全恢复,目前知道的非常有限。
只能说,没有大家想得那么糟。

目前,汤加正式通报的只有3人死亡,包括一名65岁的汤加女性,一名49岁的汤加男性,和50岁的英国女子安吉拉·格洛弗(Angela Glover)。

安吉拉是唯一一个公开身份的死者,她的家人发现尸体后,直接告知了媒体。

安吉拉来自英格兰的布莱顿市,和丈夫结婚后,她就定居在汤加。

她在这里建了一个名为Taws的动物福利协会,主要是给流浪狗找住所,她已经也领养了5条。

海啸来袭时,安吉拉和丈夫回家想把狗带走,但海浪来得太快了,为了救一条狗,安吉拉被水冲走,丈夫抱着一棵树活了下来。

之后几天,他找到了她的尸体。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好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得不多。

红十字会的协调员凯蒂·格林伍德(Katie Greenwood)说,从目前收集的报告看,总体受灾情况没人们想得那么严重。

“我们认为,从我们目前汇总的信息看,这些人口中心的情况不像我们最初担心的那样是毁灭性的。这确实是个好消息。”

记者芭芭拉·德雷弗分享的各村子情况,也大多是受灾程度低,没有明显的伤亡。

现在,援助机构和汤加政府的头等大事,是送水和抢修卫星电话。

送水已经说过了,抢修卫星电话是因为它是唯一不靠海底电缆,能和外界联系的方式。

电缆公司说受损的电缆至少需要两周时间才能修好,焦急的汤加人可等不了那么久,只好选择信号差但至少能用的卫星电话。

汤加议会的会长法塔菲希·法卡法努阿(Fatafehi Fakafanua)说,目前的卫星设备有些损坏,计划找澳大利亚运送维修工具和技术人员,尽快修好它。
在保证政府能顺利通话后,也让民众能和海外的家人联系。

救援过程中,红十字会也不断提醒救援人员保持防疫。汤加一直到去年10月才有第一例新冠病例,这次外来人员涌入,可能导致疫情在岛上传播开。

现在的汤加看上去风平浪静,是否意味着灾难已经过去了呢?

答案是,不一定,火山也许还会喷发。

奥克兰大学的火山学教授肖恩·克罗宁(Shane Cronin)说,此次火山喷发算得上是“如期而至”。他通过检测火山灰,发现每过1000年这里就会发生大型火山喷发,最近的一次是公元1100年。

1月15日就是一次大型喷发,之后的Hunga岛会在数周,甚至数年处于火山活跃期,不断喷发岩浆。

就算不管小型喷发,大型喷发可能还会继续,因为他无法确定Hunga岛是否过了喷发峰值。也就是说,未来可能出现比1月15日更猛烈的情况。

在推特上,克罗宁提醒救援队多加小心,他认为火山的情况没有稳定。

这个道理,救援队应该也是懂的,但是为了救人,只能冒着危险过去了。

很多人把汤加的火山喷发,和1815年印度尼西亚的坦博拉山喷发作对比,认为这次喷发可能会让“无夏之年”再现,从而降低全球温度。

1815年,大约150立方公里的火山灰喷入大气的平流层中,导致第二年的全球平均气温下降了3摄氏度。

美洲、欧洲和亚洲都出现气候异常,6月份出现大风雪,河流结冰,甚至有人冻死。
农作物在夏天也出现霜冻,全球粮食短缺,云南也出现饥荒。

这在当时是很可怕的事,但如今有些“聪明人”提出:既然现在地球在变暖,那么火山喷发降温就是有利的。

对这个观点,大部分科学家都说不可能。

气候学家吉姆·塞林格(Jim Salinger)说,此次汤加的火山喷发把0.4兆吨的二氧化硫送入平流层,这个数字虽然很大,但不会对全球气候产生影响,只会影响局部气候。

“接下来两个月,我们可能会看到壮美的落日,那是因为硫酸雾从平流层缓慢下降。但我预计,我们这片区域的降温幅度,最多到零点几度。”

维多利亚大学的气候学家詹姆斯·伦维克(James Renwick)也同意这个观点。

他认为火山灰会减少热带特定区域的光照,但对全球气候不会产生影响。

因为汤加的火山可能还在持续,所以火山爆发指数VEI还没有得出来。包括肖恩·克罗宁在内的科学家预测爆发指数大约是5,而坦博拉山的爆发指数足足有7。

这场火山喷发,它不会是人类的末日,也不会是解决全球变暖的良药,
它更像是冷酷无情的,1000年出现一次的定时炸弹。

当然,对汤加人来说,这是摧毁家庭、事业和梦想的飞来横祸,
希望之后不会出现大的火山喷发,至少让救援行动安稳进行下去吧……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0410717/Tonga-eruption-images-extent-destruction.html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2/jan/18/tonga-volcano-first-pictures-after-eruption-show-islands-blanketed-in-ash-as-two-deaths-confirmed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60019814
https://news.un.org/zh/story/2022/01/1097662

——————–

KameT2008 :唉哟,总人口才10万多受灾的近8万,真是天灾国难啊,但愿不再有人员伤亡!

劈叉捡硫磺皂:愿平安吧,小国真的太难了

天儿也太热了:岛屿上的人也太惨了,家园都被摧毁了

海蓝时变鲸:所以说人在大自然面前是如此渺小

愤怒小白免:本来是偏安一隅的岛民,一夕之间山河碎断家破人亡,这种心境我是真不能感同身受,太艰难了,怕是切肤之痛也比不了万一